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两颗人头
    天才壹秒記住剑来 jianlaixiaoshuo,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p>

    个子矮小却体态妖娆的丰韵妇人,掏出一串做工精致的崭新钥匙,打开院门,推门而入的时候笑道:“总算有用武之地了。”</p>

    妇人瞥了眼墙脚根的鸡笼,那边传来一阵阵扑簌扑簌的家禽振翅声,她愣了愣,“还没饿死?”</p>

    “还是得谢我啊,帮你找了这么个好邻居,邻里和睦,天下同春嘛。”她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缘由,转头望向隔壁,发现自己个子不高的缘故,看不到那边的光景,只好走到那堵黄泥墙边,踮起脚跟,发现隔壁只有空落落的院子,觉得无趣乏味,很快收回视线,走向正屋大门,又掏出钥匙开门,跨过门槛后,伸出手指在桌子上一抹,纤尘不染,妇人有些不太高兴,像是有外人擅自主张在自家闺女脸上涂抹胭脂,好看归好看,可当爹做妈的当然不乐意。</p>

    跟随妇人来到泥瓶巷的三名扈从,魁梧男子留在院外泥瓶巷当中,闭目养神。</p>

    面白无须的眯眼老人走到院中。</p>

    唯独那名捧剑女子跟随妇人走入正屋。</p>

    妇人独自走入宋集薪的住处,环顾四周,床榻书桌皆有,书桌上还留下一些价格不菲的清供雅玩,应该是主人不愿随身携带,便干脆弃之不用了。妇人走到书桌旁,发现正中央还叠放着三本书籍,随手一翻,并无出奇,只是寻常学塾蒙童的入门书籍,《小学》,《礼乐》,《观止》,是大骊王朝豪阀市井贵贱通用的蒙学经典,妇人发现三本书旧归旧,却没有半点泥垢污渍,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某个人的形象,妇人摇摇头,随口问道:“杨花,《小学》这本书在大骊京城市价多少?”</p>

    背对房门的捧剑女子嗓音天生清冷,恭谨回答道:“奴婢回娘娘的话,多则六十文,少则四十文。”</p>

    妇人哦了一声,啧啧道:“看来是儒家圣贤们的道理越大,越不值钱啊。”</p>

    妇人重新将三本蒙学经典叠放于原位,轻轻拍了拍摆在最上边的《观止》,她流露出一丝讥讽,冷笑道:“要不是有小说家帮着推波助澜,千百年来不遗余力地行走于大城雄镇、市井巷弄,为其美言,自己则心甘情愿做那不入流的稗官野史,儒教也坐不了这座天下,肯定坐不稳。”</p>

    院内老人轻轻咳嗽一声,低声道:“娘娘还需慎言,此地不宜畅所欲言。”</p>

    妇人笑道:“放心便是,齐静春死后跟上边达成协议,所以这里不会有人再盯着了,你以为没了齐静春,死水一潭的骊珠洞天,一个几千年都没有出过大纰漏的地方,当得起那些大人物的重视?”</p>

    老人仍是坚持己见,“娘娘还是小心为妙。”</p>

    妇人嫣然一笑,柔声道:“行了行了,我不牢骚这些便是。徐浑然,这点你真得学学梁崧,人家就比你懂得察言观sè。所以要我看啊,大骊朝野说梁崧虽然是你的弟子,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点也没冤枉你。至于我家叔叔故意用话刺你,说什么弟子不必不如师,徐浑然你倒是不用在意,他就是那么一个人,稍稍听说几句读书人的话,就喜欢乱掉书柜。”</p>

    名叫徐浑然的老人哭笑不得,唯有一声叹息,心想没有娘娘你这么安慰人的。</p>

    只是一想到南下途中与那位藩王的擦肩而过,老人心情陡然凝重起来。剑来jianlaixiaoshuo当时宋长镜虽然看着疲态,像是一场生死大战之后重伤未愈,可他既然敢当着自己的面,主动掀起车窗帘子,那么就意味着宋长镜极有可能在武道一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虽然跻身第十境的可能性极小,但是到了第九境巅峰后,宋长镜每一次向前走出,哪怕只有半步,那么对于七八境武道宗师而言,小小半步的差别,可能就是相当于他们的一境之差。</p>

    这位面白无须的老人,享誉大骊朝野,被誉为大骊第一剑师,师字这个后缀,如诸子百家中,某人姓氏之后的“大家”二字,分量很重。那名死于宋长镜之手的天才剑修梁崧,正是徐浑然最得意的弟子,老人将其视为己出,此仇不可谓不大。</p>

    徐浑然喜好在袖中养剑,剑名为白雀。寸余长短,却杀力极大,传言瞬间可以来回飞掠百余里,剑已回袖,人尚未死绝,手段凌厉,鬼神莫测。</p>

    妇人在那张床上坐下,抬手拍了拍床板,“算不上富贵人家的日子,不过还挺自在。”</p>

    怀抱长剑的年轻女子轻声道:“娘娘对殿下用心良苦,苦其心志,劳其筋骨。”</p>

    妇人站起身,笑道:“这话就虚伪了,真正受苦的孩子,是隔壁那个孤儿,我家睦儿可称不上吃苦。”</p>

    她走到墙壁前,想了想,喃喃道:“福禄街卢氏送给咱们的几页古书,上边记载的法术神通,历史久远,已经不可考据,跟当今道教几大符箓派差异很大,我记得其中一页,记载了一门有趣的小法术,咒语是什么来着?哦,记起来了,试试看。”</p>

    妇人背对着门口的年轻女子,笑道:“你直接去隔壁院子等我开门。”</p>

    “天地相通,山壁相连,软如杏花,薄如纸页,吾指一剑,急速开门,奉三山九侯先生律令!”</p>

    妇人手中并无最重要的那张符纸,只是口诵咒语,伸出手指向前一点,然后便闲庭信步,穿墙而过,身后带起一阵轻微涟漪。</p>

    妇人走到一座家徒四壁的破败屋子,感慨道:“有些人命好,随便怎么折腾都是享福。有些人命不好,生来就是吃苦的。投错了胎,你能跟谁说理去?就算找到了正主,可你敢开口吗?小家伙,以后知道真相,在找我报仇之前,你最少要跟云霞山、正阳山和书简湖这三方打交道,等你找到我,牛年马月了,这还是你先要活着走出大骊版图才行。”</p>

    她转头看了眼墙壁,“三山九侯先生,又是什么身份?我们东宝瓶洲可没有这么一号人物,难道是失去香火和金身的上古神人?若是如此,为何这个小法术依旧管用?”</p>

    她暂时琢磨不出答案,想着回到大骊京城再去查一查,或者找崔瀺问一问也不是不可以,反正近水楼台,不问白不问。她走去开门,拔出门闩后没能拉开,才记起门外肯定上锁了,只得稍稍用力,强行扯断了那把铜锁,拉开门后,看到院门大开,她看着捧剑侍女和剑师徐浑然,问道:“你们就这么破门而入?还讲不讲道理了?回头自己找人修好,别忘记。”</p>

    她走向院门,补上一句,“屋门的锁也换上一模一样的。”</p>

    老剑师和捧剑女子显然对此习以为常。</p>

    站在泥瓶巷中的魁梧男子皱了皱眉头。</p>

    妇人走出院子后,突然停下脚步,“杨花,你按照我家睦儿七岁时的步子大小,往右手边走上六十三步。”</p>

    捧剑女子领命前行,六十三步后停下身形。</p>

    她身后的妇人侧过身,面对高墙,“应该就是这里了。”</p>

    妇人看着并无半点奇怪的泥土墙壁,恨恨道:“宋煜章该死。”</p>

    她很快恢复雍容恬淡的平常神sè,笑问道:“这桩秘事,当年你是听我说过的,你觉得症结在何处,我能为睦儿做点什么?”</p>

    年轻女子摇头道:“奴婢不知,也不敢妄自揣测。”</p>

    妇人叹了口气,有些伤感,“我家睦儿的心结有两个,第一个,当然是那场大雨中,被一个贫贱泥腿子从巷外一路追杀到这里,掐住脖子,按在墙壁上动弹不得,以他的性子,肯定气愤难平。那会儿睦儿年纪尚小,除了丢尽了颜面,睦儿肯定也被杀气腾腾的同龄人吓得不轻。”</p>

    妇人眼神骤然凌厉起来,伸出手掌,手心轻轻贴靠在粗糙不平的泥墙上,“第二个心结呢,就很有意思了。以至于有意思到了事后让我家睦儿,可能是人生第一次知道愧疚的滋味。所以他跟老龙城的苻南华见面后,那笔交易的添头,始终下不了决心,将要杀之人,从刘羡阳换成那个少年。”</p>

    年轻女子终于有些好奇,不过侍奉这位夫人,无异于伴君如伴虎,自然不会傻到开口询问。</p>

    妇人收起手掌,在捧剑女子手臂的袖子上擦了擦,开始转身走向巷口,一下子流露出些许娇憨神态,虽说已为人妇已为人母,竟是别有一番风韵,她气呼呼道:“睦儿不过是说你陈平安生于五月初五,克死了爹娘后,因为居住在祖宅,就连累爹娘无法投胎转世,所以最好别住在家里,要赶紧搬出去。”</p>

    妇人越说越气恼,“说几句玩笑话,算得了什么?你陈平安信以为真,因为自己愚蠢而坏了不可去龙窑烧瓷的破烂誓言,怎么就能够怪到我家睦儿头上呢?更何况你一个小贱种的誓言,值得了几个钱?我家睦儿何等金贵,白璧微瑕,这是俗世俗人的说法。修行之人,若是相信这个,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哪怕是能够与国同寿的上五境练气士,谁不在苦苦追求真正的不朽金身、无垢之躯?你一个市井少年,怎么赔?你赔得起吗?!”</p>

    妇人咬牙切齿道:“小贱种,真是造孽!”</p>

    一缕金sè剑穗轻轻躺在胸脯上的捧剑女子,脸sè平静。</p>

    剑师徐浑然对此更是置若罔闻,毫不上心。</p>

    唯有那名走在最后边的魁梧男子,再一次皱眉。</p>

    妇人在即将走出泥瓶巷的时候,猛然转身。</p>

    几乎同时,年轻女子和老剑师就分别向左右两侧挪步,为妇人让出视野。</p>

    妇人此时已经满脸笑容,既妩媚,又纯真,有种矛盾的诱人,她柔声问道:“怎么,王毅甫,你觉得不对?”</p>

    男人沉声道:“虽然不知更多的内幕,但是我确实觉得这样不对。”</p>

    妇人没有丝毫意外,反而大笑道:“不愧是卢氏王朝头号猛将王毅甫!”</p>

    习惯性眯眼看人看物的老剑师,几乎已经看不到眼睛,一身剑气充斥于狭窄小巷。</p>

    不断有泥墙碎屑摔落地面。</p>

    捧剑女子悄然后退一步,像是要给剑道宗师徐浑然让出更多的战场空间。</p>

    她望着不远处的魁梧男人,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笑意。</p>

    一条断了脊梁的丧家之犬,也敢乱吠?</p>

    这个名为王毅甫的男人,曾是卢氏王朝大将之一,出身头等将种门庭,祖辈皆是沙场大将,王毅甫归降之前,身份相当于大骊王朝的上柱国。大骊军神宋长镜很久之前,就点名要跟王毅甫痛痛快快打一场,此人领军打仗本事,算不得出类拔萃,但是个人武力极高。虽然是练气士,却拥有第八境武人的雄厚体魄,精通刀法,能够驾驭那尊著名玉石的强大yin神随同作战,可谓卢氏王朝屈指可数的真正高手。</p>

    妇人伸出羊脂美玉一般的小巧手掌,晃了晃,“徐浑然,不用紧张,王将军是讲道理的人,就是为人过于正直了一些,如今身处一个阵营,别一言不合就要打打杀杀的。我很不喜欢。”</p>

    徐浑然默默收起了一只袖管内浩浩荡荡的剑气。</p>

    只是妇人在下一刻又说道:“我只会将王毅甫舍了性命和尊严也要护住的人,不送往之前说好的地方,而是送入皇宫,或是教坊司?”</p>

    与她对视的王毅甫双拳紧握,青筋暴起,眼珠子泛出血丝。</p>

    妇人云淡风轻道:“之前只说保住性命即可,所以你王毅甫可别把我的菩萨心肠,当做天经地义的事情。”</p>

    王毅甫突然笑道:“娘娘说得对,是属下错了。”</p>

    妇人笑道:“知错就好,那你等下出了这条泥瓶巷,就不用跟着我们了,去把上上任督造官大人的脑袋,摘下来,然后随便找个木盒子装好,以后我可能用得着。”</p>

    王毅甫错愕道:“宋煜章是皇帝点名要求来这里的官员,娘娘你之前也说过,此人在礼部和钦天监都有靠山,为何要杀他?”</p>

    妇人笑着反问道:“杀人还需要理由?那我当这个娘娘做什么?”</p>

    王毅甫叹了口气,抱拳低头道:“属下领命。”</p>

    四人先后走出泥瓶巷后,王毅甫与其余三人分道扬镳。</p>

    等到那个归降大骊效忠娘娘的魁梧男人,身影彻底不见,徐浑然忍不住出声讥讽道:“好一个铁骨铮铮王毅甫,哈哈,如今连骨头和骨气一并没了。”</p>

    妇人并未往人多处的大街走去,而是拣选了一条僻静巷弄,自嘲道:“真以为我做了某件事情,分不清好坏?”</p>

    老剑师一时间不知如何答复,干脆就闭嘴不言。</p>

    妇人抬头望着蔚蓝天空,没来由感慨道:“只有身临其境,才发现齐静春这个读书人,真的很厉害啊。”</p>

    “是我们大骊对不住他。”</p>

    “如此千古奇男子,只恨不能为我大骊所用,难怪陛下这些日子心情郁郁,经常叹息。”</p>

    “只可惜齐静春再厉害,终究还是死了。”</p>

    妇人一路唏嘘,竟然全是肺腑之言。</p>

    当妇人沉默许久,不再说话。徐浑然记起一事,先是挥袖,剑气遍布四周,然后低声问道:“娘娘,杀一个骤然富贵的陋巷少年而已,我们是不是有些大题小做了?”</p>

    妇人好像根本懒得回答这种问题,随口道:“杨花,你来说。”</p>

    捧剑女子冷声道:“狮子搏兔,一击致命。”</p>

    老剑师哑然。</p>

    妇人扯了扯嘴角,“我家叔叔虽然是个武人,但是有一句话说得极妙,对付任何敌人,千万千万别送人头给他。”</p>

    ————</p>

    不同于下榻桃叶巷的礼部同僚,宋煜章独自住在骑龙巷,是一栋主人刚刚搬走的宅院。</p>

    宋煜章开着屋门,坐在桌旁,有一只酒壶,旁边是一碟盐水花生米,和一大碗白酒,这位昔年的督造官大人,在小镇这边扎根整整十五年,吃什么喝什么,入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滋味。</p>

    当他看到院中凭空出现一位魁梧男子,刚刚端起酒碗的宋大人笑了笑,“总算来了。”</p>

    他高高抬起白碗,问道:“能不能等我喝完这碗酒。”</p>

    那位不速之客稍作犹豫,点点头。</p>

    宋煜章似乎是怕客人等急了,一口就喝光了小半碗烧酒,脸sè红润,问道:“能不能帮我捎一句话给那个叫宋集薪的少年,嗯,以后他应该会被称为宋睦了。”</p>

    这个中年男人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能不能告诉他,那个叫宋煜章的家伙,这么多年下来,一直很想跟他要一副春联?”</p>

    魁梧男人这一次果断摇头道:“不能!”</p>

    宋煜章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后,满脸释然,轻声道:“年少时喜读游记,看到东宝瓶洲最南端的老龙城,常年有大潮拍岸,天下壮观。那就当这一碗大骊酒,是那南海大潮之水。”</p>

    王毅甫大步上前,一手拧断这名大骊礼部官员的脖子。</p>

    杀人之后,王毅甫心中毫无快意,轻轻让其趴在桌上如酩酊大醉状。</p>

    身为亡国之人,败军之将,王毅甫给自己倒了一碗酒,默默喝着,最后跟桌那边的那个死人说了句话:“原来读书人,也有大好头颅。”手机用户请浏览jianlaixiao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