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火龙走水
    陈平安回到铁匠铺子,劳作之后,趁着吃饭休息的时候,陈平安端着碗,找到和阮姑娘一起蹲在檐下的阮师傅,陈平安说要借钱,可能要十五六两银子。阮邛甚至没有询问陈平安借钱的理由,停下筷子,斜瞥一眼草鞋少年,蹦出两个字,“滚蛋。”</p>

    陈平安赶紧乖乖跑路。</p>

    阮秀皱眉道:“爹,你就不能好好说话?”</p>

    阮邛冷哼道:“没揍他就已经算很好说话了。”</p>

    阮秀打抱不平道:“人家这么辛辛苦苦给你当学徒,工钱一文钱也没收,天黑那段时候,所有人都待在屋里呼呼大睡,要么就是闲聊,只有陈平安还在从井里搬土,一趟趟的,忙这忙那,一点也没闲着,这些时候谁做事最勤快,爹,你心里没数?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人家问你借十五六两银子,怎么就过分了?”</p>

    阮邛黑着脸不说话,心想爹我就是心里太有数了,才想砍死这个挖墙脚的小王八蛋。</p>

    要是这少年有正阳山搬山猿的修为本事,爹早就学那齐静春,将其打个半死才痛快。只是一想到这里,阮邛有些灰心丧气,虽说自己哪怕抛开此方天地的圣人身份,胜过搬山猿,依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想跟齐静春那样一脚定胜负,显然不可能。</p>

    阮邛只好安慰自己,自己虽然是名义上的兵家剑修,但自己的真正追求,非是那战阵厮杀的强弱高低,而是成为这座天下名列前茅的铸剑师,铸造出一把有希望蕴养出自我灵性的活剑,使得天地间多出一位有生有死、能修行、可轮回、甚至可以追求大道的真正生灵。</p>

    阮邛放下碗筷,抬起头望向天空,莫名其妙骂娘起来,“真以为齐静春死了之后,你们就能够无法无天了?我的规矩已经明明白白跟你们说了,现在既然你们不遵守,就拿出能够不守规矩的本事来,如果没有,那就去死吧。”</p>

    眼见四周无人,原本蹲着的阮邛拔地而起,如一道雪白长虹炸起于大地,激射向高空云海。</p>

    云海之上,有几位宫装女子、妇人和锦衣玉带的男子,联袂御空而行,言笑晏晏,俱是风流潇洒的神仙中人,时不时俯瞰昔日骊珠洞天的大地全貌,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谈笑之间有风生。</p>

    砰然一声巨响。</p>

    一位雍容华贵的金钗妇人那颗脑袋崩裂开来。然后是她身边的一位貌美少女,脑袋也开了花。依次下去,男男女女,无人例外。</p>

    阮邛身形悬停在金光绚烂的云海之上,眼神凌厉,环顾四周,冷笑道:“怎么,就只用这么点小杂鱼来试探我阮邛的底线?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我阮邛虽然就是个打铁的,远远比不得齐静春,可要说在此地斩杀一两个不长眼的十楼修士,有何难?那么从现在起,这儿规矩多出一条,诸位听清楚喽,哪怕躲你在边界线之外觊觎骊珠福地,只要我阮邛哪天心情不好,一样把你抓进福地上空,然后将你的脑袋打烂,信不信由你们。”</p>

    阮邛才说完,往边境线外一闪而逝,下一刻只见他单手按住一位老人的头颅,抓回界线之内后,五指一按,仙风道骨的老人苦苦求饶道:“阮师!阮师!有话好好说!老夫是附近紫烟河的……”</p>

    不等老人说完,阮邛便捏爆了那名仙师的脑袋,将尸体随手丢出自家福地版图之外,不过那抹从尸体内逃窜而出的碧绿虹光,阮邛仅是冷冷瞥了一眼,并未痛打落水狗。那条长短不过三尺有余的绿虹,疯狂飞掠将近千里,一头扑入一条淡淡紫烟升腾缭绕的大河,河水之盛大壮观,远胜大骊疆域一般的大江之水。</p>

    五指犹有血迹的阮邛高声道:“甲子之内,一律如此。”</p>

    远处云海当中,有女子修士借着云雾隐匿身形,愤懑道:“手段如此血腥残忍,哪里是巍巍然坐镇一地气运的圣人所为。”</p>

    阮邛气笑了,“呦呵,学聪明了,躲那么远才嘀嘀咕咕,觉得我拿你没辙是吧?他娘的,老子又不是齐静春那读书读傻了的家伙,你跟我一个兵家剑修讲道德礼仪,你脑子有坑吧?”</p>

    阮邛一臂倾斜向下,双指并拢,心中默念道:“天罡扶摇风,地煞雷池火,急急如律令!”</p>

    刹那之间,天上地下有两处气息迅猛翻涌,如两座刚刚现世的泉眼。</p>

    另一处有温厚嗓音急促提醒道:“不好,是阮邛的本命风雷双剑!兰婷,速速撤退!阮邛的本命之物,异于常人,并不蕴养在窍穴当中,存在于他四周的三千里天地之间,跟随他的那两尊兵家yin神,四处游走……”</p>

    云海之上,有一抹流光溢彩的绿sè萤火,拼死往外逃命而去,萤火之外,又有一枝枝晶莹剔透的桃花萦绕盘旋,为主人护驾。</p>

    这抹幽绿流光差不多一口气掠出八百里后,就被从天而降的一根青sè丝线,从头颅当中贯穿而过。</p>

    为她仗义执言的那个男人,见机不妙,便早早以独门遁术消失。</p>

    天上为之寂静,再无人胆敢聒噪出声。</p>

    阮邛冷笑一声,不再跟这群心怀不轨的鬼蜮之辈计较,身形落回铁匠铺附近的溪畔,满身煞气和血腥气的铁匠,伸手在溪水中冲刷掉血迹。</p>

    阮邛叹了口气,感伤道:“齐静春,你要是有我一半的不讲道理,何至于走得如此憋屈?”</p>

    ————</p>

    岸上,陈平安正在进行一个时辰的走桩,在返回途中,练习完毕,正在舒展放松筋骨,陈平安突然看到阮师傅从溪边走上岸,犹豫了一下,放缓脚步,不去碰钉子。不知为何,陈平安总觉得阮师傅对自己印象算不上好,看待自己的眼神,跟姚老头有点像,透着股嫌弃。</p>

    阮邛也没搭理少年,自顾自大踏步走回铁匠铺子。</p>

    陈平安蓦然回头,望向溪水。</p>

    平静如常,并无异样。</p>

    但是陈平安方才冷不丁心一紧,如芒在背,就像是溪水当中有冤死的水鬼,盯住了自己,很荒诞的感觉。</p>

    只是视线当中,溪水潺潺,欢快柔和。</p>

    陈平安不死心,捡起几粒轻重正好的石子,转身沿着溪水往下游走去,仔细打量着溪水里的动静,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p>

    陈平安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光天化日之下,溪水竟然给人一种yin气森森的观感,陈平安哪怕那么多次潜入青牛背下的深坑,也不曾有过如此清晰的厌烦感觉。陈平安如今能够确定一点,世上有着匪夷所思的精怪妖物、孤魂野鬼,以前齐先生在小镇,所以万邪不侵,如今齐先生不再了,说不定当下就是鬼魅四处作祟的境地,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哪怕阮师傅是下一任所谓的“圣人”,陈平安也不敢掉以轻心,说到底,陈平安还是更加信任齐先生,对于不苟言笑的阮师傅,敬畏之心肯定有,亲近之心则半点无。</p>

    陈平安之所以胆敢跟着感觉走,主动查寻溪水中的古怪,在于阮师傅前脚才走,陈平安不觉得如果真有水中鬼物,胆敢在圣人的眼皮子底下,出水扑杀自己。再说了,陈平安如今袖中藏着齐先生赠送的那对山水印,其中一方正是“水”字印,所以少年胆气尤其粗壮。</p>

    陈平安先后丢完两把石子后,正要弯腰拾捡,不远处有人问道:“你做什么?”</p>

    少女青衣马尾辫,原来是阮秀。</p>

    陈平安一直在全神贯注对付水中,没有察觉到阮姑娘的靠近,也没有藏掖,不怕她笑话,伸手指了指溪水水面,老实回答道:“我觉得水里有脏东西,就想着能不能用石子把它砸出来。”</p>

    阮秀望向溪水,凝神望去,脸sè一沉。</p>

    陈平安问道:“是不是真的有问题?”</p>

    阮秀摇摇头,“看不出来。”</p>

    陈平安笑道:“应该是我疑神疑鬼了。”</p>

    阮秀低声道:“你先回去,我要在这边吃点东西再回铺子,我爹问起的话,你就说没看见。”</p>

    陈平安点头道:“没问题。”</p>

    他记起一事,从地上找出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问道:“阮姑娘,我能不能问你有些字是什么意思,怎么个读法?”</p>

    阮秀顿时如临大敌。</p>

    读书?</p>

    书本这种东西,根本就是世上最恐怖的敌人了。随便翻开一页书,每个文字都像是排兵布阵的大修士,对阮秀耀武扬威,阮秀实在是每次看到就头疼,原本她跟随父亲阮邛进入小镇后,是应该去学塾读书的,完全不用帮忙打铁铸剑,但是打死不去,今天肚子疼,明天脑袋热,后天有可能下雨,大后天脚崴了……阮邛实在是懒得再听到那些蹩脚借口,才放过阮秀一马。</p>

    只是今天阮秀不愿在少年面前露怯,强自镇定,笑容牵强道:“你先写写看。”</p>

    当陈平安用石头在地面刻出两个字后,阮秀摇身一变,神采飞扬,自信笑道:“这两个字啊,太简单了,我很小就晓得它们了,一个神字,一个庭字,合在一起,就是一个人体穴位的称呼,神庭,所谓的窍穴,我们人之所以是万灵之长,许多修成大道的精魅妖物,最后不得不幻化为人,就在于人之身躯最适合修行,三百六十五座大小窍穴,皆是金山银山似的宝藏,古人有云,窍穴,即是‘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我们人的三魂六魄,就像是吃百家饭的小孩子,这家里吃一碗饭,那家里喝一碗水,然后不断温养孕育,成长壮大。”</p>

    阮秀娓娓道来,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按住自己的脑袋,微笑道:“至于这神庭,就在这里,你捋起头上的发际线,往上五分距离,这个窍穴,对于我和我爹这样的兵家剑修,算不得如何重要,嗯,用我们的行话来说,便不属于‘兵家必争之地’,可有可无,倒是那些靠香火生存的玩意儿,此处窍穴至关重要,不过我爹说过,那些神神鬼鬼,没有大出息,神通再大,鬼道再宽,也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可怜虫,不值一提。”</p>

    陈平安全部听不懂,只能死记硬背,之后又分别问了“巨阙”“太渊”。</p>

    阮秀也一一作答,少女虽然不爱读书,那也只是不喜欢那些儒家圣贤的经典书籍,对于兵家修行和练剑铸剑,少女喜欢得很,这些窍穴名称,她自小就烂熟于心。</p>

    不等陈平安开口求人,少女就大大咧咧笑道:“以后有空的时候,我把三百六十五个窍穴名称、方位和用处,一一告诉你。”</p>

    陈平安笑道:“麻烦阮姑娘你了。”</p>

    阮秀问道:“那么多次让你帮我买糕点,你觉得麻烦吗?”</p>

    陈平安摇摇头。举手之劳,当然不麻烦。</p>

    阮秀开心笑道:“这不就得了。”</p>

    她突然有些遗憾惋惜,“窍穴这些东西,哪怕知道了,其实意义不大,世间修行,之所以有那么多旁门左道和歪门邪道,就在于各自的养气、炼气路数不同,差以毫厘失之千里。我家当然也有自己一脉相承的散气和养气两大心法,可是无法外传的,这不是我爹答应不答应的问题,陈平安,对不起啊。”</p>

    陈平安又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物,赶紧笑着解释道:“没事没事,我就是想多认识一些字,没有想那么多。再说了,我自己有一部拳谱可以练习,只是这个拳谱上的拳桩,我就已经差点练不过来了,哪能分心。”</p>

    阮秀释然而笑,轻轻拍了拍胸脯,“那就好。”</p>

    颤颤巍巍,风景这边独好。</p>

    陈平安赶紧收敛无心的视线,起身正sè道:“阮姑娘,回头等你空闲,我反正可以晚点回泥瓶巷。”</p>

    阮秀跟着起身,点头笑道:“好的。”</p>

    陈平安小跑向铁匠铺子。</p>

    阮秀走下岸,来到溪畔,她先掏出一块帕巾,丢了块糕点到嘴里,慢慢咀嚼回味。</p>

    等到大概陈平安到达小镇后,她才伸手卷起一截袖管,露出那只猩红sè的镯子,望向清澈的溪水,沉声道道:“火龙走水。”</p>

    那只手镯瞬间液化,有一活物苏醒,不断挣扎扭曲,最终变成一条通体火焰缠绕的小蛟龙,它首尾衔接,刚好环住少女的手腕。</p>

    随着青衣少女一声令下。</p>

    这条原本长不足一尺的赤红蛟龙,一跃向溪水。</p>

    一丈,三丈,十丈。</p>

    火龙亦可走于水!</p>

    阮秀命令道:“可以了。”</p>

    身躯长达十丈的火龙不再继续增长,但是附近溪水全部蒸发殆尽,不仅如此,上游溪水如同吓破胆的溃败士兵,死也不敢继续冲锋陷阵,就拥簇积压在一起,使得溪水水面不断上升,而下游溪水则继续一冲而去。</p>

    阮秀眯眼望去。</p>

    静待水落石出。</p>

    她走在河床干涸的溪水底部,跟随着那条十丈火龙向前行去。</p>

    如今洞天破碎,四位圣人精心布置的禁制,也随之消失,所以已经不禁术法神通。</p>

    这也是阮邛为何要订立规矩并且一出手就雷霆万钧的根源,此处哪怕曾是三十六小洞天当中,占地最小的一个,也最不以天材地宝见长,但终究是小洞天出身的一块福地,种种好处,仍是大大裨益修行,如今没了大阵牵制,一旦无人约束,外界修士蜂拥而入,鱼龙混杂,心思不纯,到最后小镇六千多人,除去那些侥幸活下来的老乌龟大王八,其余凡人,估计一天之内就会死绝。</p>

    兵家行事,其实也重规矩,但是更讲究变通,远比儒家要灵活多变,能够因事因地而异,便宜行事。</p>

    约莫一炷香后,不断在河床当中左右扑腾的火龙好,像终于逮住了那个狡猾的目标,一爪凶猛按下,缓缓低垂头颅。</p>

    阮秀走到火龙头颅附近,低头望去,火龙爪下,是一位蜷缩起来的妇人,她被爪子一把抓住腰肢,她有一头及腰的青丝,死死护住全身。</p>

    她好奇问道:“小小河神,也敢在我家门口撒野?我爹当年连斩六位江水正神,你没听说过吗?”</p>

    从干枯老妪变成年轻妇人的河婆哀求道:“大仙大仙,奴婢只是经过此地,绝无害人之心啊。何况奴婢斗胆泄露yin神气息,是希冀着帮助阮圣人增加溪水的水重,想着能够尽一点绵薄之力而已,大仙莫要生气,若是觉得小的相貌丑陋,碍眼惹人烦,小的以后便只敢在夜间游走……”</p>

    阮秀直截了当问道:“你认识陈平安?”</p>

    被火龙按住腰肢的河婆,容貌迅速衰老,却只敢可怜呜咽,小鸡啄米点头道:“认识认识,小的本是杏花巷人氏,那陈平安是泥瓶巷的孤儿,偶有交集,但是并无恩怨啊,奴婢只是最近很少在溪边看到小镇之人,今日看到那少年练拳,觉得好奇,便多瞧了几眼,哪里想到便惹来了此等泼天大祸,大仙念在奴婢不懂规矩的份上,手下留情啊……”</p>

    阮秀挥挥手,火龙重新化为一只花纹古朴的红sè镯子,戴在少女手腕上。</p>

    阮秀依旧站在远处,身后就是汹涌而至的迅猛溪水。</p>

    但是让河婆心惊胆战的一幕出现了,溪水如遇高高在上的天敌,未战先降,自动绕行,往下游涌去。</p>

    更可怕的是,河婆能够感知到这位青衣少女,根本没有动用任何道法神通。</p>

    阮秀笑眯眯道:“别发呆,说说看杏花巷和泥瓶巷的事情,所有的,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p>

    重获自由之身的河婆,姿容皮囊开始缓缓恢复青春,但是下一刻,她骤然惊惧得忍不住尖叫起来,原来那一头鸦青sè的瀑布青丝,在缩减长度,她撕心裂肺道:“为何我的道行在流逝!”</p>

    青衣少女吃着糕点,含糊不清道:“啊?这样啊,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我是天生火神之体,与水是天敌。”</p>

    河婆强自冷静下来,默默垂泪哀求道:“求大仙大发慈悲,饶过奴婢的这次无心冒犯。”</p>

    阮秀认真想了想,“以后我会喊你过来讲故事,放心,我到时候会隐藏本命气息。”</p>

    河婆哭丧着脸,不敢拒绝,只得答应下来。</p>

    阮秀走向岸边,回头道:“下不为例啊。”</p>

    河婆连连说道不敢。</p>

    少女上岸后摇晃着马尾辫,走向铁匠铺子。</p>

    河婆身躯没入溪水,一张脸庞充满狰狞怨恨,不过数次吃亏之后,她开始懂得死死压抑住这股戾气。</p>

    一串起于别处的别人心声,却在她心头重重响起。</p>

    “蠢货,收起你的无知,你知不知道,那少女将来证道契机为何事?就是杀尽一洲江河水神,你小小河婆,还敢对此人心怀杀心?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人家就算伸长脖子让你杀,最后也只会是你死!你知不知道,她对水中任何yin物的感知,是何等敏锐?所以你此刻心中所想,没有猜错,她将来第一个要杀的河神,就是你!所以接下来好好想一想如何补救,这桩原本灭顶之灾的祸事,亦是你得到大机缘的种子。”</p>

    “这是最后一次提醒你了,你再有丝毫逾越规矩的举动,不用其他人出手,我自己就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p>

    河婆在声音消失后,她痴痴呆呆悬停在水中,身躯摇曳生姿,却了无生气。</p>

    大道缥缈不定,让人心灰意冷。</p>

    ————</p>

    阮邛在铸剑室看到自己女儿蹦蹦跳跳进来,没好气道:“欺负一个不成气候的河婆,很高兴吗?”</p>

    少女笑容灿烂道:“那就等她成为江河之神,我再欺负她。”</p>

    阮邛皱眉道:“秀秀,千万别不把河神江神当回事,到底是纳入一洲山川湖海谱牒的正统水神,虽然比不得各国的五岳正神,但在水中杀它们,并不轻松。”</p>

    少女哦了一声,随口道:“那就让他们无水可栖嘛。”</p>

    阮邛心头一震,随即迅速压下嘴角即将浮现的笑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