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远行
    在齐静春放下那双筷子之前的两天,小镇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兆头,铁锁井水位下降得很厉害,槐枝从树干断裂坠落,枝叶皆枯黄,明显不符合春荣秋枯的规矩,还有小镇外横七竖八躺着许多泥塑木雕神像的地方,经常大半夜传来爆竹一般的炸裂声,好事者跑去一看,靠近小镇一带,去年冬肯定还存世的那拨泥菩萨木神仙们,竟然已经消失大半。</p>

    从福禄街和桃叶巷动身的牛车马车,就没有断过,在那大幅青石板铺就的街面上,连大半夜都能听到扰人清梦的牛马蹄声。</p>

    那些衣衫华美、满身富贵气的外乡人,也开始匆匆忙忙往外走,大多神sè不悦,三三两两,经常有人朝小镇学塾方向指指点点,颇为愤懑。</p>

    小镇东门的光棍郑大风没了身影,窑务督造衙署也没有要找人顶替的意思,于是小镇就像没了两颗门牙的人,说话容易漏风。</p>

    刘灞桥和陈松风沿着原路返回,在两人能够看到廊桥轮廓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刘灞桥沿着一条小径走到溪畔,蹲下身掬了一捧水洗脸,约莫是嫌弃不够酣畅淋漓,干脆撅起屁股趴在地上,将整个脑袋沉入溪水当中,最后猛然抬头,大呼痛快,转头看着大汗淋漓的陈松风,刘灞桥打趣道:“一介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啊。”</p>

    陈松风只是掬水喝了口溪水,嗓子沙哑道:“我当初之所以辛辛苦苦成为练气士,只是希望强身健体,能够多活几年,多看几本书而已,如何比得上你们剑修,何况在这处骊珠小洞天,剑修之外的练气士最吃亏,一不留神,运转气机,就要损耗道行,境界越高,折损越多,不曾想我修为低下,反而成了好事。”</p>

    刘灞桥拍了拍肩膀,“不如改换门庭,加入我们风雷园练剑,以后我罩你。你想啊,成为一名剑修,御剑凌风,万丈高空,风驰电掣,尤其是雷雨时分,踏剑穿梭其中……”</p>

    陈松风突然笑道:“听说风雷园被雷劈次数最多的剑修,名叫……”</p>

    刘灞桥伸出一只手掌,“打住!”</p>

    剑修亦是练气士之一,只不过比起寻常练气士,体魄要更为靠近另一条路上的纯粹武夫,简单说来,就是筋骨肉和精气神,剑修追求两者兼备,其他练气士,体魄一事,只要不拖后腿就行,并不刻意淬炼,当然,练气士在养气、炼气的同时,对于身体的完善,其实就像春风化雨一般,始终在打熬磨砺,可是比起剑修,锤炼体魄之事,无论是力度还是次数,远远不如,更不可能像武夫那么一心一意、孜孜不倦。</p>

    对于世间练气士而言,存在一个共识,身躯皮囊,终究是不断腐朽之物,够用就行。能够侥幸修炼成金刚不败之身、无垢琉璃之躯,那是最好,不能也无妨,切莫钻牛角尖,误了大道根本。</p>

    刘灞桥随口问道:“你家那位远房亲戚,到底是第几境的武人?”</p>

    陈松风无奈道:“我如何知道这等机要密事?”</p>

    刘灞桥想起那天在衙署正堂爆发的冲突,感慨道:“宋长镜实在是太强了,最可怕的这位大骊藩王还如此年轻,一般的第八、第九境武人,谁不是半百、甲子年龄往上走的,甚至百岁也不算高龄,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化,宋长镜才将近四十岁吧。难怪当初要被那人笑称‘需要压一压气焰’。”</p>

    陈松风轻声道:“应运而生,得天独厚。”</p>

    上五境修士,神龙见首不见尾,很难寻觅。但是武人当中的第八、第九境,往往天下皆知,与世俗王朝也离得不远。何况武道攀升,靠的就是一场场生死大战,于生死一线,见过生死,方能破开生死,获得一种类似佛家“自在”、道家“清净”的超然心境。</p>

    除了两名大宗师之间的切磋,第八、第九两境武人,最喜欢欺负中五境里的顶尖练气士,尤其是宋长镜这样的第九境最强者,几乎可以说是上五境之下无敌手,也就只有练气士当中的剑修能够与之一战,但也只能争取让自己输得不那么难看,赢得一个虽败犹荣的说法。</p>

    不过这其中存在一个隐晦原因,才使得第九境武道强者肆无忌惮,那就是中五境里的最后一层楼,第十楼大修士,根本已经无心世俗纷争,甚至连家族存亡、王朝兴衰也顾不得,为的只是那“大道”二字了。</p>

    刘灞桥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宋长镜要我出了小镇后去,凭自己本事取走符剑,要不要给风雷园打声招呼呢,让他们早早摆好庆功宴?”</p>

    陈松风哭笑不得,望着深不过膝盖的潺潺流水,想到宋长镜以及这位藩王身边的风流少年,陈松风隐隐约约感受到一种大势凝聚的迹象,决定这趟返回龙尾郡陈氏祖宅后,必须说服家族押注在大骊王朝,哪怕没办法孤注一掷,也要让陈氏子弟趁早融入大骊庙堂。</p>

    陈松风呢喃道:“大骊气象,已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因此我陈氏要扶龙,不可与人争着附龙而已。”</p>

    刘灞桥问道:“你嘀嘀咕咕个什么?”</p>

    陈松风站起身,甩了甩手,笑道:“你好像跟那泥瓶巷少年很投缘啊。”</p>

    刘灞桥跟着起身,大大咧咧道:“萍水相逢,聚散不定,天晓得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p>

    两人一起踩着溪畔春草走上岸,陈松风问道:“听说南涧国辖境内的那块福地,要在今年冬对外开放,准许数十人进入,你当下不是仍然无法破开瓶颈吗,要不要下去碰碰运气?”</p>

    刘灞桥冷笑道:“坚决不去,去蚂蚁堆里作威作福,老子臊得慌。”</p>

    陈松风摇头道:“我家柳先生曾经说过,心境如镜,越擦越亮,故而心境修行,能够在道祖莲台上坐忘,当然大有裨益,可是偶尔在小泥塘里摸爬滚打,未必就没有好处。去福地当个抛却前身、忘记前生的谪仙人,享福也好,受难也罢,多多少少……”</p>

    不等陈松风说完,刘灞桥已经嚷嚷道:“我这人胜负心太重,一旦去了灵气稀薄的福地,若是无法靠自己的本事破开禁忌,重返家乡,那我肯定会留下心结,那就会得不偿失,弊大于利。再说了,要是不小心在福地里给‘当地人’欺负,又是一桩心病,等我还魂回神之后,哪怕需要耗费巨大代价,我肯定也要以‘真人真身’降世,才能痛快,只是如此一来,不是有违我初衷本心?”</p>

    刘灞桥双手抱住后脑勺,满脸不屑道:“说句难听的话,如今咱们东宝瓶洲那三块福地,谁不心知肚明,早就变味了,已经成为那些个世俗王朝的豪阀子弟,花钱下去找乐子的地儿,难怪被说成是仙家治下的青楼勾栏之地,乌烟瘴气。”</p>

    陈松风笑道:“也不可一概而论,不说我们这些外乡人,只说那些当地人的话,不乏惊才绝艳之辈。”</p>

    刘灞桥白眼道:“一座福地,那么多人口,每年能有几人脱颖而出?一个都未必有吧,这些成功来到我们这里的,百年当中,最终被咱们记住名字,又能有几个?屈指可数吧。所以我就不明白,这些个福地为何如此受人推崇,还有人扬言,只要拥有一块福地的一部分统辖权,好处不比拥有一位上五境修士来得少,疯了吧。”</p>

    陈松风笑道:“福地收益,细水流长啊,偶尔还能蹦出一两个惊喜,最关键是所有的好处,属于坐享其成,谁不乐意从其中分一杯羹?”</p>

    洞天走出去的人,命多半好。福地升上来的人,命尤其硬。</p>

    刘灞桥问道:“你好像不太喜欢那个姓陈的少年?”</p>

    陈松风想了想,选择袒露心扉,“如果出于个人,我对少年没有任何意见。但如果就事论事,他的存在,其实让我们整个家族都很尴尬。骊珠小洞天的陈氏子弟,本就是本洲的一个笑话,小镇之内,一个人数不算少的姓氏,仅剩一人,其余全部成了别家奴婢,沦为笑谈,实属正常。在龙尾郡陈氏眼中,我们和小镇上的陈姓之人,虽说远祖相同,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谈不上丁点儿情分,但是所有龙尾郡陈氏的对手,岂会如此看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泥瓶巷少年干脆也成了大户人家的下人,也就罢了,当时当世一场大笑过后,很难多年持续成为一桩谈资,可这个少年的咬牙坚持,孤零零的存在,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外边许多人甚至在打赌,小镇这一支这一房这一个陈氏子弟,何时不再是那个‘唯一’。”</p>

    刘灞桥皱眉道:“这又不是那少年的错。”</p>

    陈松风笑道:“当然,少年何错之有,可是世上终究有些事情,很难说清楚道理的。”</p>

    刘灞桥摇头道:“不是道理很难说清楚,事实上,本来就是你们没道理,只是因为那个少年太弱小,所以才让你们能够显得理直气壮,加上你们龙尾郡陈氏的声势,比少年大许多,可是比起身边那些看笑话的人,又很一般,所以处境愈发尴尬,到最后,不愿意承认自己无能,只好反过来暗示自己,认为那个少年才是罪魁祸首。我相信如果不是这座骊珠洞天不容易进入,那个让龙尾郡陈氏难堪的陋巷少年,早就被龙尾郡陈氏子弟,悄悄找个由头做掉,或是某个附庸家族的家伙,杀之邀功了。”</p>

    陈松风脸sè涨红,一时间竟是有几分恼羞成怒。</p>

    刘灞桥抱着后脑勺,扬起脑袋望向天空,仍是优哉游哉的慵懒神sè,“我知道你陈松风不是这样的人,可惜像你这样的人,到底少,不像你的人,终究多。”</p>

    “就说正阳山那头搬山猿,自己拿不到剑经,害怕我风雷园拿到,就要一拳打死那刘姓少年,你觉得这样讲理吗?我觉得这样很不讲理。可是有用吗?没用啊,我连正面挑衅老猿也不敢。”</p>

    刘灞桥叹了口气,松开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自嘲道:“我呢,就是口拙嘴笨,拳头也不够硬,剑还不够快,要不然我这肚子里,真是积攒了一大堆道理,想要跟这个世道,好好说上一说。”</p>

    陈松风吐出一口气,“所以你觉得那个少年不错?”</p>

    刘灞桥转头望向大日坠落的西边高山,“觉得不错?怎么可能。”</p>

    陈松风有些疑惑。</p>

    刘灞桥笑道:“我一看到那个少年,就自惭形秽。”</p>

    陈松风觉得匪夷所思,摇头笑道:“何至于此?”</p>

    刘灞桥把到了嘴巴的一些话咽回去,省得伤感情。陈松风这个家伙,虽然没那么合胃口对脾气,可是比起一般的读书人,已经好上许多,自己就知足吧。</p>

    话痨刘灞桥就这么一路沉默下去。</p>

    ————</p>

    夜幕深沉,陈平安自制了三支火把,三人举火而行。</p>

    最后来到一座高山山脚,陈平安擦了擦额头汗水,对宁姚说道:“宁姑娘,跟她说一下,这是一座朝廷封禁之山,她有没有忌讳?”</p>

    宁姚转告陈对后,后者摇头。</p>

    陈对举目望去,她无比确定,颍yin陈氏的祖坟,肯定就在此地。</p>

    游子还乡,心有感应。</p>

    陈对缓缓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她蹲下身,用手指在地面上写了一长串字符,写完之后,嘴唇微动。最后她用手掌缓缓抹平所有痕迹,起身后,脚步绕过符文销毁的地方,率先登山,甚至不用陈平安指路。</p>

    三人来到半山腰某处,陈平安指向不远处,一座小土包上生长有一棵树,主干古怪,极其之笔直,竟是比青竹还直,陈平安如释重负,点头道:“就是这里了。”</p>

    陈对沉声道:“你们去山下等我。”</p>

    宁姚扯了扯陈平安袖子,示意一起下山。</p>

    陈对放下书箱,一件件一样样,小心翼翼拿出那些精心准备的祭品,用以祀神供祖。</p>

    中途陈对有刹那间的恍惚失神,痴痴望向那棵小树,热泪盈眶,喜极而泣,喃喃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p>

    最后女子无比虔诚地对着那座小土包,行三叩九拜的大礼。</p>

    之后陈对伏地不起,颤声道:“我颍yin陈氏,叩谢始祖庇护!”</p>

    山脚,陈平安和宁姚一人坐在背篓一边,背对而坐,宁姚问道:“之前有段路程,你为何故意要绕远路?”</p>

    陈平安愣了愣,震惊道:“宁姑娘,连你都看出来啦?”</p>

    宁姚握手刀鞘,往后一推,刀鞘顶端在少年后腰一撞,“把‘连’字去掉!”</p>

    草鞋少年龇牙咧嘴,轻轻揉腰,放低声音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有老大一片山崖,全是那种被你们称为斩龙台的黑sè石头,我怕给她看去了,然后她也是识货的,到时候万一她起了歹心咋办?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p>

    宁姚笑道:“守财奴,你还不是担心她想法子搬走它,害得你两手空空。”</p>

    陈平安傻呵呵笑道:“宁姑娘,你这么耿直,朋友一定不多吧?”</p>

    哎呦。</p>

    蓦然又是一阵吃疼的陈平安,赶紧腾出只手,去揉腰另外一侧。</p>

    陈平安突然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宁姚后背,问道:“吃不吃野果子?我来的路上摘了三个,被我藏在袖袋里了,她应该没瞧见。”</p>

    宁姚没好气道:“这个时节的山果,能好吃?”</p>

    陈平安转身,递过去两颗桃子大小的通红野果,笑道:“宁姑娘,那你就是不晓得了,这种果子还真就只有在春天才能吃着,冬末结实,初春成熟,这会儿彻底熟透,一口下去,啧啧啧,那滋味,不小心舌头都能咬掉。更奇怪的是,咱们这里那么多座山,果子就只有这附近有,我当年也是跟姚老头来找一种泥土,他告诉我的,其它地方,也有些野果子味道不错,可我吃来吃去,啃东啃西,觉得都不如这种。”</p>

    宁姚接过两颗果子,打定主意难吃的话,一定要把剩下那颗还回去,“还吃来吃去啃东啃西,你是山里的野猪啊?”</p>

    陈平安咬着野果,笑道:“小的时候家里穷,可不是逮着什么就吃什么,你还别说,有一次还真因为瞎吃东西,把肚子给吃坏了,痛得我在巷子里满地打滚。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打雷擂鼓似的。”</p>

    只可惜宁姚忙着吃果子,没听清楚少年最后说了啥,第一口咬下去,就觉得这果子甘美异常,果肉下肚后,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身体如同一座铺设有地龙的屋子,野果就是一袋袋炭火。宁姚闭上眼睛,感受五脏六腑,虽说通体舒泰,但是其余并无异样,这意味着这种野果,大体上可以位列神仙脚下的山上之物,但也仅限于此,肯定可以在世俗王朝能卖出高价,却也不至于让修士眼红。</p>

    对于山下的凡夫俗子而言,则无疑是延年益寿的无上珍品。</p>

    早知道如此,宁姚就干脆不接这果子了。</p>

    宁姚有些惋惜,抹了抹嘴,转身把剩下的野果递过去,“不好吃,还给你。”</p>

    陈平安悻悻然收回去,有些失落,他还以为宁姑娘会觉得不错呢。</p>

    宁姚双手轻轻踢着背篓,随口问道:“是留着给那个叫陈对的女子?”</p>

    陈平安摇头道:“给她干什么,非亲非故的,当然是留给刘羡阳了。”</p>

    宁姚突然好奇道:“如果阮秀在这里,你是不是不给陈对,给阮秀?”</p>

    陈平安点头道:“当然。”</p>

    宁姚又问,“那如果你手上只有两颗野果,你是给我,还是给阮秀?”</p>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一颗给你,一颗给阮秀啊。我看你们吃就行的。”</p>

    陈平安又遭受偷袭,揉着后腰,无辜道:“宁姑娘,你干嘛?”</p>

    宁姚再问,“如果只有一颗的话?”</p>

    陈平安呵呵笑道:“给你。”</p>

    宁姚:“为啥?”</p>

    陈平安既狡黠又实诚道:“阮姑娘又不在这儿,可宁姑娘你在啊。”</p>

    少年后腰瞬间遭受两下重击,疼得陈平安赶紧起身,蹦蹦跳跳,如此一来,害得宁姚一屁股跌入那只大背篓。</p>

    陈平安赶紧把她从背篓里拉出来。</p>

    宁姚倒也没生气,只是狠狠瞪了一眼陈平安。</p>

    陈平安重新扶好背篓,两人再次背对背而坐。</p>

    宁姚问道:“你知道那棵树是什么树吗?”</p>

    陈平安摇头道:“不知道,我只在这个地方看过,其它山上好像都没有。”</p>

    宁姚沉声道:“相传若是有家族陵墓生出楷树,是儒家圣人即将出世的祥瑞气象,且这位圣人,必然极其刚直,一身浩然正气,所以在你们这座天下,必定会得到格外的青睐。”</p>

    陈平安哦了一声。</p>

    什么儒家圣人,祥瑞啊正气啊,这位草鞋少年都听不懂。</p>

    宁姚问道:“你就不羡慕山上那个女人?也没有想过为什么这棵楷树,不是长在自家祖先坟上?”</p>

    陈平安答非所问,开心道:“今年清明节,我还能给爹娘上坟,真好。”</p>

    宁姚猛然站起身,这次轮到陈平安一屁股坐进背篓。</p>

    宁姚在一旁捧腹大笑。</p>

    ————</p>

    小镇学塾仅剩下五个蒙童,出身高低不同,年龄大小各异,其中以一个身穿大红棉袄的小女孩,虽然出身于福禄街,但是她在学塾里从不欺负人,不过也不喜欢凑热闹,从来只喜欢自己胡乱逛荡。小镇最西边那户人家,李二的儿子李槐,也在这座乡塾求学,他爹娘带着姐姐离开了小镇,唯独留下了他,李槐非但没有哭闹,反而高兴坏了,终于不用受人管束了,只是到了晚上,这个寄住在舅舅家的孩子,做了噩梦醒来后,就开始撕心裂肺嚎叫,结果被惊醒后的舅舅舅妈联手镇压,一个使用鸡毛掸子,一个使用扫帚。</p>

    其余三人,分别来自桃叶巷,骑龙巷,杏花巷,两男一女。</p>

    齐先生在下课后,送给他们一人一幅字,要他们妥善保管,仔细临摹,说是三天之后他要检查课业。</p>

    那是一个齐字。</p>

    在蒙学散去之后,垂垂老矣的扫地老人,沐浴更衣后,来到齐先生书房外,席地而坐。</p>

    老人开口询问一个关于“春王正月”的儒家经典之问。</p>

    齐静春会心一笑,为之解惑,讲述何谓春,何谓王,何谓正何谓月。</p>

    这就是儒家各大书院特有的“执经问难”,课堂之上,会安排有一位“问师”,向讲学之人询问,可以有一问数问,十问甚至百问。</p>

    这一场问对,发生于齐先生和老人的第一次见面。</p>

    那已经是八十年前的陈年往事了。</p>

    不过当时齐静春是询问之人,回答之人,则是两人共同的先生。</p>

    老人问完所有问题后,望向齐静春,“可还记得我们去往山崖书院之前,先生的临别赠言?”</p>

    齐静春笑而不言。</p>

    老人自问自答,“给我的那句,是‘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给你的那句,是‘学不可以已。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p>

    老人突然激动万分,“先生对你,何等器重,希望你青出于蓝!你为何偏偏要在此地,不撞南墙不回头?为何要为一座小小城镇,不过五六千人,就舍去百年修为和千年大道全部不要?!若是寻常读书人也就罢了,你是齐静春,是我们先生最器重的得意弟子!是有望别开生面、甚至是立教称祖的读书人!”</p>

    老人浑身颤抖道:“我知道了,是佛家误你!什么众生平等!难道你忘了先生说过的明贵贱……”</p>

    齐静春笑着摇头,道:“先生虽是先生,学问自然极大,可道理未必全对。”</p>

    老人被震惊得无以复加,满脸错愕,继而怒喝道:“礼者,所以正身也!”</p>

    齐静春笑着回复一句,“君子时诎则诎,时伸则伸也。”</p>

    看似无缘无故,隔着十万八千里,但是老人听到之后,脸sè剧变,满是惊疑。</p>

    齐静春叹了口气,望向这位跟随自己在此一甲子的同门师弟,正sè道:“事已至此。那几个孩子,就托付给你送往山崖书院了。”</p>

    老人点点头,神sè复杂地起身离去。</p>

    齐静春自言自语道:“先生,世间可有真正的天经地义?”</p>

    ————</p>

    两辆马车在天远远未亮的时分,就从福禄街出发,早早离开小镇。</p>

    晨曦时分,一个草鞋少年带着两只大布袋子,动身去往窑务督造衙署外等人。</p>

    一只袋子,装着一袋袋金精铜钱,另外一只,装着他觉得最值钱的蛇胆石。</p>

    但是等到天大亮,衙署门房提着扫帚出来清扫街道了,少年也没有看到出发的马车。</p>

    他只好厚着脸皮去问,问衙署名叫陈对的那拨客人,什么时候才从福禄街出发。</p>

    门房笑着说他们啊,早就离开小镇了。</p>

    草鞋少年目瞪口呆,刘羡阳那家伙不是跟自己约好了天亮以后,才动身吗?</p>

    那一刻,少年视线有些模糊。</p>

    跟门房道谢之后,少年就开始转身狂奔。</p>

    跑出小镇,少年一口气跑了将近六十里路,最后沿着一道斜坡,精疲力尽的少年走到坡顶,看着蜿蜒的道路,一直向前延伸出去。</p>

    少年蹲在山顶,脚边放着没有送出去的铜钱和石头。</p>

    一个佩剑悬刀的少女悄无声息坐在他身边,气喘吁吁,气呼呼道:“你不是掉钱眼里的财迷吗,怎么这么大方了?全部家当都要送出去?就算刘羡阳是你朋友,也没你这么大手大脚的啊。”</p>

    少年只是抱着头,望向远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