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碎瓷
    一堆破碎瓦砾当中,老猿耳朵微动,听到细微动静,咧咧嘴,弯腰拿起一块破瓦,掂量一番后,起身后迅猛砸出,瓦片如刀切豆腐一般,轻而易举穿透墙壁和屋顶,带着风雷之声破空而去,瓦片去向正是那阵声音发起之地。</p>

    只可惜老猿却没有看到少年的踪迹,他脚尖一点,魁梧身躯拔地而起,一脚踩在一根旧屋栋梁上,借着反弹之力高高跃出屋顶窟窿,落在屋脊上。</p>

    老猿看到极远处,背负木弓的少年站在一处屋脊翘檐处,神sè凝重地望向白衣老猿。</p>

    老猿也知道自己失算了,方才丢掷瓦片出手,动静过大,估计已经打草惊蛇,让那个泥瓶巷的小泥腿子意识到不妙,彻底没有了依靠弓箭那点距离优势来占便宜的心思。老猿笑着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手中并无物件,然后伸出手指勾了勾,示意少年大可以继续玩花哨手段,他愿意奉陪到底,继续舒展筋骨。</p>

    若说是老人是耍诈,还真冤枉了这头正阳山护山猿,千年修行,千丈真身,其身法手段,便是赞誉为顶天立地也不为过。</p>

    在搬山猿修行路上的漫长岁月里,尤其是在正阳山开山立派的早期,弱小山门,四面树敌,虎狼环视,正阳山的开山鼻祖战死之后,作为头号大将,老猿什么样的死战血战没有经历过?今日这场小巷中屋顶上的“小打小闹”,跟以前的厮杀,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于当年那些荡气回肠的大战之中,顶尖修士和大炼气士们,也是以法宝重器遥遥牵制老猿,根本不敢正面搏杀,如人间俗世沙场上来去如风的大羌轻骑,绝对不会直接装上大骊的重甲武卒,而是快刀子慢割肉,一点一点寻找契机,慢慢削去铁桶战阵的表层。</p>

    如今老猿能算是藩王宋长镜之外,被此地天道压制最多的角sè之一。那名悬佩虎符的兵家宗师,因为身份特殊的缘故,被此方天地“青睐”,故而虽然修为极为不俗,但是影响并不明显。</p>

    此时此刻,面对一个异于寻常小镇百姓的矫健少年,老猿竟然找到了一丝当年浴血奋战的快意。</p>

    老猿不否认,少年给了自己很多意外惊喜,会计算人心,会设置陷阱,会发挥地利,当然,最重要的是胆子还不小。</p>

    老猿抬头看了眼天sè,西日下坠,暮sè已至,视线将会越来越受到影响。而他对于小镇地理形势,完全不熟悉,这大概就是那名少年的凭仗之一,马马虎虎能算是一张护身符。</p>

    老猿开始狂奔,势若奔马,一步就能跨出丈余距离,骇人听闻。</p>

    少年在老猿动身的瞬间,就转身飞奔,没有沿着连绵不绝的巷弄屋脊去往北边,毕竟那里有福禄街和桃叶巷,大户扎堆,藏龙卧虎,万一有人为老猿出头,陈平安不觉得自己有本事逃出围剿。所以陈平安果断往西边逃,因为南边廊桥方向,视野开阔,无处藏身,按照两人脚力对比,陈平安估计自己一旦失去障碍遮蔽,很难逃过搬山猿的追杀。</p>

    出了小镇往西,就是深山老林,草木葱茏,许多隐秘小径上,还放有许多猎户下的套子。</p>

    山路难行,若是不依循旧有道路,更是极其艰辛,这一点陈平安比谁都清楚。</p>

    少年想得没有错,只是他错估了老猿,要知道老人作为正阳山的护山猿,对于山川之事,了解之深,远比少年深刻长远。</p>

    当少年跃下最后一座屋顶,落地之时,双膝弯曲,巧妙卸去一部分下坠力道,快速扭头瞥了眼后方景象,继续弓腰前冲。</p>

    在奔跑途中,那副木弓和箭囊皆不知所踪。</p>

    山林之中,一旦陈平安选择抛弃祖祖辈辈踩踏而出的小路,去“慌不择路”,那么它们必然会成为累赘。</p>

    眼见着那少年就要泥鳅入水,老猿心情有些烦躁,回望一眼福禄街李家宅子的方向。其实一旦入山,老猿不敢说占尽地利,但是绝对比在小镇跟着那个小兔崽子东跑西窜,要来得更加游刃有余。</p>

    老猿下定决心,迅速权衡利弊,深呼吸一口“新鲜之气”,不多不少,如无太大偏差,刚好能够杀人。只见老猿脸sè泛起一阵阵青紫涟漪,魁梧身形,毫无征兆地轰然拔地而起,脚底下那座可怜宅子被他一脚之力,给踩得倒塌了大半,好在小镇西边住着的都是穷人,宅子远比福禄街那边的建筑要单薄,比如屋梁柱子所用的木头,就很不够看。宅子一家四口人,不幸中的万幸,此时都没有待在屋内。</p>

    老猿高高跃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巨大的弧度,落地之时,刚好位于少年身侧,双脚立足之地,出现两个大坑,松软春泥四处飞溅。</p>

    老猿一拳砸向少年后背心处。</p>

    人之后背,有诸阳经所在,所以不论经脉脏腑,皆与背相通。尤其是后背心之处,距离心脏真正是不过咫尺之隔,最是脆弱不堪。</p>

    命悬一线之间,</p>

    听到身旁动静的少年骤然发力,比起先前引诱老猿踩踏腐朽屋顶的那次,身形竟然还要快出两三分!</p>

    这最少意味着少年从头到尾,始终在隐藏气力。</p>

    这使得老猿那一拳,非但没能洞穿少年的后背心,没能成功打烂一颗心脏,反而只是“擦”了一下少年后背心下边一寸的背部。</p>

    虽然没有硬扛下这一拳,少年仍是被大槌撞钟一般,撞得整个人双脚离地飞扑出去。</p>

    下一幕景象,少年身上那股令人叹为观止的矫健灵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p>

    只见嘴角渗出血丝的草鞋少年,在一拳打飞后,原本就该是头朝地摔个狗吃屎的下场,但是少年向前伸出双手,撑在地面的瞬间,手肘先弯曲再发力,整个人便一气呵成在空中翻转,变成双脚落地后,又借着向前的惯性,以毫不减速的身姿继续狂奔逃亡。</p>

    哪怕是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搬山猿,看到小镇少年的坚韧,也难免有些牙疼。</p>

    老猿抬起手,手背上鲜血模糊。</p>

    这点伤不算什么,老猿一笑置之。不过对少年的必杀之心,愈发坚定。</p>

    至于为何受伤,并不复杂。</p>

    春寒料峭,原本衣衫单薄的陋巷少年,今天出现在老猿眼前的时候,明显要穿着厚实许多,除了自己衣衫之外,还找了一件高大少年刘羡阳的宽大旧衣,套在最外边,在两件衣衫之间,另有玄机。原来少年给自己做了一件“木瓷甲”,六块长条熟木板分别钻孔,以丝绳串连系紧,胸前三块后背三块,最重要的是这具简陋至极的木甲之上,镶嵌有密密麻麻的小碎瓷片。</p>

    老猿这个时候的感觉很糟糕,就像是达官显贵,不小心踩到了一块臭狗屎,而且一时半会儿还很难甩掉。</p>

    老猿双拳紧握,屏气凝神,站在原地,强压下体内汹涌磅礴的气机翻转,脸sè紫青涟漪转为紫金之sè,一闪而逝。</p>

    老猿勃然大怒,原来在此时刻,一粒石子从树林当中激射而至。</p>

    老猿伸手握住那颗尤其坚硬的石子,指甲盖大小。</p>

    然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显示少年正往深处逃窜。</p>

    老猿脸sèyin沉至极。</p>

    转头看了眼小镇夜幕。</p>

    生怕这才是对方真正的调虎离山之计。</p>

    但是直觉告诉老猿,最好将那草鞋少年迅速击毙在山中。</p>

    ————</p>

    福禄街那棵子孙槐,之前刚遭受过少年刺客的攀援,当下能够承受一个人重量的最高枝,位置要高出屋顶许多的地方,又坐着一位不速之客,往下一些,还站着一人。</p>

    这两人的突兀出现,却让风声鹤唳的李家宅子,不得不捏着鼻子装看不见,因为坐在那里的白袍男人,正是督造官大人。他带着宋集薪来到子孙槐上,说是要带他看一出好戏。只不过当时已经是黄昏尾声,宋集薪眼力不够,只能听宋长镜为他讲述那场起始于泥瓶巷屋顶的可笑追杀。</p>

    男人一手撑膝,一手托腮,望向远处。在讲述追杀过程的间隙,会时不时穿插一些不为人知的小镇密事,或是一些随心所欲的修行感悟。</p>

    “如果不谈机缘,只说实打实的器物法宝,那部传闻已久的著名剑经,当下能够在小镇排进前三甲,若是拉长时间线的话,放入整个小镇的三千年历史,估计前十有点悬,但是前二十肯定没问题,别觉得这个名次很低,事实上很高了。”</p>

    “再加上那具瘊子甲,如果姓刘的小家伙能够消化掉这些,在本王看来,他的机缘,半点都不比你们五个人差了。”</p>

    宋集薪没有抬头,因为有个家伙直接就把脚悬挂在少年头顶,少年好奇问道:“那他为何还被正阳山老猿一拳打死?”</p>

    宋长镜淡然笑道:“运气太好了,遭人嫉妒,又没有靠山,很难理解吗?”</p>

    宋集薪满脸疑惑,问道:“那你当时在泥瓶巷,为什么不拉拢得更加彻底一些?”</p>

    少年头顶的大骊藩王哈哈大笑,快意至极,笑了很久才说道:“本王对于那些山上的修行天才……总之等你出去之后,听说过本王的某个绰号,就会明白其中缘由了。”</p>

    宋长镜突然站起身,望向远处,神sè微变,一只手轻轻摩挲着腰间玉带,眼神炙热。</p>

    在这位近乎“山登绝*为峰”的武道大宗师眼中,小镇最西边,随着搬山猿的坏了规矩,刹那之间气机激荡不止,以至于那一块区域的气息絮乱,如同炸裂飞溅的破瓷器。</p>

    宋长镜缓缓道:“你可能很奇怪,为何那些外乡人,都有一种视他人如蝼蚁的眼神,你当真以为这只是他们天性自负?眼睛长在天上?性格是一小部分原因,更多是大势所然,你不曾走出过小镇,不知道这些仙师,在外边天地间的超然地位。”</p>

    宋集薪回答道:“我可一点都不奇怪。”</p>

    “跟读过书的人聊天就是费劲。”</p>

    宋长镜不感到意外, 自顾自继续说道:“因为有一条线,摆在你们和他们之间。这条线说大不大,对有些人,比小水沟还不如,只要遇到它,就能够一跨而过,像你和之前的刘羡阳,还有那个被别洲道家大宗相中的读书种子赵繇,皆在此列。但是说小也不小,小镇绝大多数人,看着那条线,就像对着一条天堑,连跨过去的欲望都生不出来。”</p>

    “被那条线隔开的两拨人,差距之大,其实就像……人与草木吧,无异于yin阳之隔,甚至更大。”</p>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骊藩王突然咦了一声,有些讶异,然后幸灾乐祸笑道:“那头老畜生这次运气有点背啊,偏偏惹上这么个小刺猬,隐藏很深啊。宋集薪,本王现在有点理解你了,谁摊上这么个对手都难受,除了干净利落一拳打死之外,实在是一件挺恶心的麻烦事。”</p>

    宋集薪脸sè不悦。</p>

    不远处的李家大宅,呼喝声大振,更有暗处的定海神针愤然出手。</p>

    那草鞋少年果然有援手呼应。</p>

    而且还不是一般人。</p>

    宋长镜笑了笑,哪怕那道刺客身影从子孙槐下,一闪而过,这位藩王也根本没有要阻拦的意思。</p>

    视野之中,老猿的魁梧身影从西边大步而回,不断在小镇当上“起起落落”,至于落地之时会不会踩塌屋舍、会不会坏了别人院落布置,根本毫不在意。</p>

    那正阳山老猿似乎认定了一位出气筒。</p>

    宋长镜突然皱起眉头,继而释然,然后是瞬间爆发的战意昂扬。</p>

    大骊武夫宋长镜,此生喜好三事,筑京观,杀天才,战神仙。</p>

    下一刻,宋集薪瞪大眼睛,不知何时头顶的男人,已经落在福禄街上,与远处飞奔而来的魁梧老人,简简单单近乎蛮横地对撞而去。</p>

    大骊藩王,搬山老猿。</p>

    一人一拳互换,砸中各自胸口。</p>

    宋长镜不退反进,向前踏出一步,老猿则后退一步。</p>

    又是各自一拳,这一次砸在各自额头眉心。</p>

    宋长镜大踏步向前,这一次只有他出拳了。</p>

    一步向前重重踩地,双膝微蹲,左手向前伸出,右手握拳后撤。</p>

    这位男子一身雪白长袍,大袖飘摇,脚下则是满地碎裂的青石板。</p>

    一拳直直去。</p>

    老猿只得伸出一只手掌,挡在宋长镜的拳头。</p>

    天地之间,似乎隐隐响起先后两次崩裂声响。</p>

    老猿倒滑出去十数丈,青石板地面被犁出一条触目惊心的沟壑。</p>

    宋长镜轻轻挥袖,一手负后,一手扶住腰间白玉带,笑眯眯道:“齐静春,你这也不出面拦阻?难道真要破罐子破摔了?别啊,再多撑一会儿。”</p>

    老猿吐出一口浊气。</p>

    宋长镜竖起一只手掌,摇了摇笑道:“等本王出去之后再打,现在先各忙各的。”</p>

    老猿咧嘴一笑,“宋长镜,那你到时候最好能打赢我,否则大骊南方边军会不太好受。”</p>

    宋长镜微笑道:“如你所愿。”</p>

    老猿冷哼一声,独自进入李家大宅,小姐安然无恙,甚至连惊吓都算不上,老猿了解过详细情况后,发现不过是拙劣的伎俩,略作思量,便狞笑着赶往小镇西边。</p>

    入山打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