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雪中悍刀行》番外 第二十九章
    </p>

    去了一趟扶陇郡郡城,王辅谧带着两骑和一辆豪奢马车出城,三男一女,一对门当户对的情侣,一对郡望世族的姐弟,还有一位腰缠万贯的跑腿帮闲,给不谙骑马的姐弟担任马夫,都是知根知底的熟人,否则王辅谧也不好意思把他们领到徐凤年跟前,一番介绍后,他们对徐奇这位来自北凉的游学士子都无兴趣,对那位架子大到只掀起帘子露出半张脸庞的小丫鬟,惊鸿一瞥之后,更是失望至极。</p>

    </p>

    陪同王辅谧一起策马出城的年轻男女,气质相近于士林新秀王辅谧和重剑阁的帮主千金刘婉清,实则相差很远,男子叫韦高巍,是一位游走四方的游侠儿,并无显赫师承,零零散散接受过几次前辈名宿的传授指点。女子魏小霜,是官宦子弟,祖父年事已高,曾经是在兵部郎中的位置上退下来,父亲如今做一个别州上县的县尉,显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所以跟扶陇郡大部分家族都谈不拢。</p>

    </p>

    马夫叫宋仙湖,是扶陇郡挺出名的人物,是一尊小财神爷,外界号称在瘦湖上有八条船,只不过在文气颇重的扶陇郡,寒庶出身的宋仙湖一直不招人待见,偶有宴席应酬,多半也是喊这个家伙去当冤大头,所以宋八条之外,又被人取了个散财童子的谐趣绰号。宋仙湖背后车厢内的姐弟,年纪不大,十五六岁的模样,可身份都不简单,其清流的成分,比王辅谧的家族要纯正许多,姐弟分别叫叶妍叶庚,扶陇叶家在春秋期间也算东越名列前茅的高门华族,哪怕这三四十年来如冬虫蛰伏,始终闷不吭声,可是没谁敢小觑叶氏。这一双叶氏姐弟只是出自偏房,要不然王辅谧也没那本事将他们喊出来游山玩水。</p>

    </p>

    姐姐叶妍的性情温婉,原本还提议徐宝藻与他们共乘一辆马车,只不过徐宝藻这位丫鬟不领情罢了。</p>

    </p>

    别小看叶妍这几句话,士庶之分,在中原大地上一直如同天人之隔,是云泥之别。她能够主动邀请西北无名士族出身的家伙同车而坐,其实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何况还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婢女?</p>

    </p>

    且不提徐宝藻不合时宜的拒绝,只说大家闺秀叶妍,要么她是天性质朴,菩萨心肠,要么就是心机深沉,深不见底。</p>

    </p>

    不过从宋仙湖的满脸遗憾来看,这位在当地呼风唤雨的豪绅巨贾,显然觉得那个身份低贱的少女太不识好歹,白白错过了一桩莫大机缘。</p>

    </p>

    他可是心知肚明,在本朝新帝登基之后,经过数年观望,一向谨小慎微的扶陇叶家大概是觉得盛世已至,决意要重返官场施展抱负,世族豪阀的实力也在这一刻彰显出来,宋仙湖得到京城朋友递出来的小道消息,叶氏家主即将在下一届地方评之后,以朝廷查漏补缺的手法,与那些同为世族出身却是白衣身份的各州贤人,都会被吏部天官亲自招徕进入京城衙门,其中叶氏家主就被内定破格提拔为左春坊庶子,分量不轻,叶家当然无法跟出了一个郁鸾刀的郁氏那般豪阀相提并论,据说郁鸾刀的父亲将会一跃成为崇贤院大学士。只不过本土官员极少出现封疆大吏的亳州,叶氏的家道中兴,毋庸置疑是一桩鼓舞人心的好事,甚至极有可能整座亳州的官场人脉,都会自主向成为“朝中有人”的叶氏靠拢、联手、合力,宋仙湖私底下将叶氏家主即叶妍叶庚的父亲,比喻成为亳州小刺史。</p>

    </p>

    扶陇郡公认宋仙湖擅长钻营,脸皮厚,肯低头,嘴巴涂了蜜,膝盖软,见官必拜,而且记性好,许多可能在数年前仅仅一面之缘的无名小卒,也能够被宋仙湖一口喊出名字,反而是对方认不得这位日入斗金的财神爷了。</p>

    </p>

    只不过大多人都不知道其实宋仙湖也曾寒窗苦读十数载,文采斐然,早年在家乡素有神童之称,只不过少年时代家族横遭变故,他便早早舍弃了科举仕途的前程,从开设酒肆起,生意越做越大,利滚利滚雪球,十数年辛苦经营,加上足够运道,宋仙湖最终有了今日光景。</p>

    </p>

    相比宋仙湖这个马夫的沉默内敛,游侠韦高巍就显得十分惹眼,之前听说徐凤年是仰慕东越剑池的宋氏家学才去拜访游历,韦高巍第一句话便是“我数年前游历北方武林,有幸与东越剑池宗主懿白兄相逢于京畿边境的琵琶山。”</p>

    </p>

    叶妍还好,脑袋趴在车窗上的少年叶庚已经恨不得跳下车,去跟韦高巍拜师学艺了。</p>

    </p>

    笼中雀一般的少年最是憧憬江湖崇敬大侠,经常溜出去酒楼或是天桥听那些说书先生的故事,说那些名震南北的大侠是如何一剑荡平匪窝,如何满身正气锄强扶弱,又是如何白衣飘飘策马远去。</p>

    </p>

    家族勉强算是将种门庭的魏小霜也比少年好不到哪里去,秋波流转,痴痴望向意气风发的韦高巍。</p>

    </p>

    若是换成如今的徐宝藻,就会无法太理解这些人的想法,毕竟她连吴家剑冢的剑冠剑侍都见识过了,更别谈还成了齐仙侠的唯一弟子,所以她很难理解那些寻常江湖人眼中,能够认识东越剑池宗主李懿白这等高不可攀的神仙人物,是何等的祖坟冒青烟。一般而言,有个东越剑池的普通弟子做朋友,甭管那些剑仙的入室亲传还是不起眼的外门弟子,就都已经属于烧香拜佛积了大德。所以哪怕父亲是重剑阁头把交椅的刘婉清,听说此事后,也无形中对韦高巍高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合格江湖人的天性使然,谈不上势利。</p>

    </p>

    王辅谧善解人意地帮徐凤年带了一匹骏马出城,徐凤年也没有矫情推脱,就跟他们并驾齐驱,一路上大多都是听韦高巍述说他的江湖见闻,有道听途说的奇人轶事,也有一些玄玄乎乎的鬼狐志异,当然也缺少不了韦高巍两场荡气回肠的亲身经历,一次是中原江湖正派势力跟随武林盟主徽山紫衣,一起赶赴西北围剿那几尊盗窃徽大雪坪绝世秘笈的魔头,第二次则是轩辕青锋宣布闭关,在那之前她宴请天下豪杰于牯牛大岗,广发英雄帖,结果浩浩荡荡近千人齐聚大雪坪,据说当时徽山就在辖境之内的那位一州将军,胆战心惊,除了麾下数千精锐嫡系在山脚严阵以待之外,以及从各地衙门官府抽调出来的两千人马,还不得不去跟副节度使暂借久经战阵的两千精骑,才有信心勉强维持住秩序。</p>

    </p>

    不说王辅谧刘婉清、和魏小霜叶庚这些旁听人,就算是韦高巍本人,说起这两段往事,都会难以掩饰自己的心潮澎湃,只见这位游侠儿高坐马背之上,如重返黄沙万里的西北塞外,跟随那一袭紫衣共同绞杀魔头,神采飞扬,一览无余。</p>

    </p>

    满身铜臭气的宋仙湖偶尔听到惊心动魄之处,也只是会心一笑,既无向往也无鄙夷。</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