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正文 嫡女反攻战20
    梁洛看着消失在黑夜中的紫色骚包男,她眉目深沉,明眸中闪过一道迷茫,其实深究起来这粱氏母女跟她并没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不过是前面十五年对原身忽视不照顾,在现代生长了二十六年的她很理解,没有原配愿意养小三儿的孩子的。至于之后的梁宛月姐妹对原身的嘲讽,真的只是嘲讽而已。毕竟是手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纡尊降贵的亲手打人呢,会把手弄脏打疼的。

    原身内心对她们的恨更多是因为命运不公导致的差别待遇。

    都是丞相的女儿,凭什么她就要在这破败的小院儿自生自灭。

    梁洛知道。

    可不知为何她心里就是十分抗拒梁宛月,在皇上寿宴后更加强烈,真的到了眼中钉肉中刺非除之而后快的地步了。

    即如此,那就除!

    作为特工做的本来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活儿,只要谈得拢价格,管他目标人物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该杀的。

    又不是惩恶扬善的正义之士。

    梁洛作为黑道有名的女特工靠的更多的是直觉。

    这一次,直觉告诉她,一定要把梁宛月杀了,不然后患无穷。

    她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直觉是不会出错的,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容颜?

    现代超强的化妆技术能帮她掩饰这一缺陷,等以后再说吧。

    骚包王爷应承了梁洛的话就着手去找思如了。

    “找到了无需再来回禀本王,直接杀了就是。”他吩咐道。

    “是。”

    穿着玄色衣袍的下属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但并未追问,拱手后恭敬的退下。

    嗯,大概是主子嫉妒丞相千金的美貌才不能容她于世的吧。

    真可怕。

    男人的嫉妒心能毁天灭地。

    然而,慢了一步。

    梁沐远在寿宴三天后终于知道了思如的去处,在京郊的温泉庄子。

    好气!

    他找人都找疯了,那死丫头却窝在庄子里泡温泉享受人生。

    可恶!

    “去,把二小姐给我带回来!”

    怒气冲冲。

    半天后被派去庄子上的奴才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人呢?”

    梁沐远问。

    奴才小心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飞快的低下,说道,“二小姐不肯回来,说庄子上空气好还清静,她乐不思蜀。”

    还说没有那些碍眼的人在面前晃来晃去,饭都要多吃两碗的。

    但这话不能跟相爷说。

    “不肯?”

    梁沐远怒道,“本相是让你们去把她抓回来,由不得她说不。”

    呃?

    抓!

    奴才愕然的抬头,不不,相爷你这样耍赖不好,明明说的是带回来。

    再说,二小姐身娇肉贵的,万一被抓坏了,他可付不起责。

    当奴才的命都掌握在主人手里,怎么敢以下犯上肆意妄为。

    宁可回来挨一顿骂。

    “不过,”奴才舔了舔嘴唇,“二小姐说要她回来,也不是不行。”

    梁沐远皱眉。

    “继续。”

    “是,二小姐说了,让相爷亲自去庄子接她,她要风光无限。”

    就酱。

    梁沐远冷笑,“她还真敢想!”

    做梦。

    于是在奴才第二次从庄子铩羽而归后,思如的梦想成真了。

    “孽女!”

    丞相气得一张俊容变成了猪肝色,再无半点的斯文儒雅了。

    一怒毁所有。

    但骂过之后还是要去接。

    如果让圣上知道他阴奉阳违不把圣旨当回事,定饶不了他。

    唉!

    圣心难测。

    到了更年期的圣上更是难以捉摸。

    在官场混迹多年的梁沐远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思如半躺在贵妃榻上,翘着双脚,随手拿起桌上一块糕点。

    清风微拂,很惬意。

    远远就看到梁沐远带着人怒气冲冲浩浩荡荡的快步走过来。

    若无其事的转过头。

    “梁宛月!”

    见她明明看到了却装作没看见,梁沐远气得忍不住大吼道。

    这个逆女!

    很快就走到她面前,眉头紧皱,“见了为父你竟敢不行礼。”

    没教养。

    思如轻飘飘的抬眸看了他一眼,半合上眼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天前在宫门你我就断绝关系了。”

    行礼?

    你丫受得起么。

    梁沐远一噎,随即冷笑道,“未开宗祠未请族谱,何为断绝。”

    思如扭头,说断的是你,现在反悔的还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哦。”

    转过头。

    梁沐远深呼吸一口气,“之前是为父冲动了,你跟我回去吧。”

    回去?

    思如摇头,“不不,俗话说开工没有回头箭,又有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虽然是个小女子,但也有自己的骄傲。”

    绝美的脸上满是倔强,“就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过此残生。”

    别理我。

    人生总是孤寂的。

    阅人无数的梁沐远从思如的脸上看不到半分的真诚与悔悟。

    在装。

    咬着牙,“为父说了,不计较你之前做的事,你还是梁家女。”

    思如:“可我在意。”

    怎么就没一下子把庶女弄去荒原卖烤串儿呢。

    那画面一定很美。

    风中凌乱。

    她坚决不走,梁沐远也没了耐心,直接让婆子丫鬟动手了。

    思如:……

    幸好她早有准备。

    从宽大的袖口里迅速的掏出一把锋利的银剪刀抵在喉咙处。

    纤细白嫩的脖颈如天鹅般优美,她神情凄美,“别过来。”

    不然得到的就只是一具尸体了。

    呵,不可能。

    但至少能把这些人哄到。

    思如大叫,“谁敢靠近一步,我就死给你们看。”是假的。

    没人敢靠近,都看向梁沐远,等着他做决定。

    梁沐远都懵了。

    “退,退后!”

    睁大眼睛看着思如,厉声道,“梁宛月,快把剪刀放下。”

    思如:“你凶我!”

    梁沐远:“……”

    赶紧换上一张慈父脸,“月儿,快把剪刀放下,别伤了自己。”

    思如:“我要死。”

    梁沐远耐着性子问,“只要你把剪刀放下,为父什么都答应你。”

    思如眨了眨眼睛,“真的吗?”

    梁沐远脸都木了。

    敢情你就等着我这句话吧,如此迫不及待,还能不能矜持点。

    “真的。”

    面无表情的说道。

    真要这死丫头出了什么事,到时候皇上问责他可承担不起。

    思如就说了。

    “我瞧着这温泉庄子挺不错的,不如父亲大人送给我啦。”

    要过户的那种。

    梁沐远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思如:“哦,我要这庄子。”

    这本来就是梁宛月的外公留给梁母的,前世梁宛月母女三人被整后都早早的死了,唯一的弟弟也失足掉进池塘丢了性命。

    全都便宜了梁洛。

    现在,她要一样一样的要回来,放在梁沐远手里太不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