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正文 料理黑暗40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会失去很多东西。牛二深有其感。

    因为太穷,他老婆在生下儿子的第二年秋天就跟着一个外乡人跑了,此后再也没回来,他抱着嗷嗷待哺的儿子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想了三天,做出了个决定,要外出打工。

    钱呐,对穷得几乎揭不开锅的牛二来说,那就是命。

    他把不满一岁的儿子放到父母家,收拾了几件衣服,就走了。

    沧桑的老母一手背着娃,另一只手紧紧拉着他,老泪纵横,“儿呐,别忘了回家的路,到了就给家里写封信报平安。”

    老母怕呀。

    儿媳已经走了,万一这唯一的儿子也跟着跑了,孙子可咋办。

    深深的担忧。

    “嗯。”

    牛二点头应了一声,再看了眼正在津津有味的吮着手指流着鼻涕口水睁着一双大眼茫然无知看着他的儿子,转过身抹掉眼角的那一点湿润,步履沉重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但外出打工不容易。

    累,赚钱又少,还要被无缘无故的克扣工资,甚至拖着不发。

    牛二揣着几十块钱上路,一年结束了,口袋里还是只有回家的路费。

    很心酸。

    可他没有技术,也认不得几个字,除了出卖劳力,真的没办法。

    体力劳动自来薪酬就少,因为门槛低,只需性别男,身体健康即可。

    牛二第一次出门没经验,被骗被忽悠,差点饿死在外面了。

    时间久了。

    虽然能赚到钱,但还是穷。

    就这样十几年过去了。他一直在外面,为了省路费期间只回过一次家,还是因为老父去世了,而这一次,老母走了。

    要回去料理后事,以及,他还有个儿子。

    牛二的脸上留下了岁月摧残的痕迹,才不过几年没回老家,就发现有点不一样了,不说家家户户,大部分都盖起了楼房。

    不可思议。

    明明这些人出去打工比他要晚那么多,没理由比他挣得多的。

    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发家致富的办法?

    世界上没有不漏风的墙。

    牛二经过多番打听,从邻居们的闲言碎语口风中知道了真相。

    无以为生,卖人糊口。

    谁不想挣钱呀。

    牛二看着满村乱跑猴子似的小屁孩们,村里谁家没有三四个的,人嫌狗撵,吃得还忒多,穷得叮当响的家庭不少,根本养不活,连送人都送不出去。从来想不到能卖钱。

    谁要呀。

    买了要亏死的。

    而村里有些人却因此赚了不少钱,连小两层的楼房都盖起了,墙面还贴着白色的瓷砖,看起来又干净又美观又洋气。

    羡慕!!!

    牛二找到了隔壁村的一个人,塞了包烟,涎着脸说明了来意。

    听说他是最早做这个的,附近好多人都是他带出去带上路的。

    那人很自然的接过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也想做这个?”

    牛二忙点头,“是。”

    那人上下打量他一番,就同意了。“保密,不然后果自负。”

    会很惨。

    牛二当然同意了。

    于是就此开启他非比寻常的人生中的一段旅程,偏离正道。

    虽然卖人无本万利,但要顺利的拐卖成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要讲天赋。

    那人交了牛二很多的技巧,奈何牛二确实在这方面有缺陷,没拐到孩子不说,反而好几次差点把同伴给坑进去了。

    算了吧。

    牛二也很无奈。

    这大半年下来他就只分到点伙食费,看着人家大把大把的往口袋里装钞票,听人聊天的时候又说谁家盖了新房还买了车,简直嫉妒得不要不要的,只恨不得把钱都抢过来。

    占为己有。

    这种事,一旦上了路,就没有退路了。当然牛二也不想退。

    那人跟牛二说,“还有个事,也赚钱,就看你敢不敢干了。”

    “干。”

    牛二丝毫没犹豫,也没问到底做什么,他脑子里就只有赚钱二字。

    “嗯。”

    那人点点头,就安排他去学习了。

    其实也没什么学的,关键胆子大手脚别软就行,之后就是熟能生巧了。

    没错。

    挖眼。

    那人出来得挺久了,已经从最初单纯的拐卖发展了其他业务。

    持久性的。

    牛二最开始挺怕,手都在发抖,做着做着就慢慢的习惯了。

    多好呀。

    不用出门就有大把的钱赚,那么小的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跟个牲口似的,这么想的话,心里就不会有负罪感了。

    人口那么多,孩子就是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牛二在几年后还把他儿子弄过来了,跟他一起学手艺赚钱。

    牛小子是个聪明的,半大不小的小伙子年轻气盛也没啥是非观,也不害怕,上手比他老子牛二快多了,又准又狠。

    就被人看中了。

    “你还年轻,留在这里是浪费时间,不如跟我出去,赚大钱。”

    牛小子只想了一晚上就答应了。

    他告别牛二,那人开车带着他到了个陌生的地方,是一片生长在繁华都市里的老城区,青石街,老平房,亮着彩灯的洗发店,还有穿着破洞背心大裤衩背后别这蒲扇的老男人。

    那人敲开一扇很普通的防盗门,开门的是个面容斯文的中年人,他看了牛小子一眼,淡淡的说了句,“留下吧。”

    牛小子就留下了。

    从此叫中年男人为师傅,跟着他学习从身体里完好的取出东西。

    一学就是几年。

    资源宝贵,可没那么多好货给他浪费做试验,牛小子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帮着打下手,只有在难得遇到不合格的尸体才有机会练习。

    见得多了,他不怕也不怜惜了。反正这些小孩送过来的时候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很快就要死了,不死这辈子也没什么搞头了。

    嗯,送过来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是身有残疾的。

    因为资源短缺,牛小子没事的时候就去找他老子,牛二的简易棚时常都有些不小心弄死了的孩子,正好可以利用。

    牛二也跟着学了一阵子,可惜他年纪大了,又蠢笨手拙的,没学会。

    不禁感叹,未来呀,是年轻人的天下咯。

    牛小子以为他会在三十五岁之前赚够了钱就金盆洗手不干了,万万没想到,退休的时间竟会早了这么多,还赔了命。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