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进入主场
    年轻散修的声音自然引起了众人的疑惑,大家的目光全都转移到了二木身上,意思非常明显,得给大家一个解释。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这东西属于禁止携带的违禁品,不允许带入纵横山内。更何况,我也说得非常明白,只是暂时放在这里代为保管而已。如果你不同意也行,那就别从这里进去!”

    二木也没了耐性,一脸愤怒地说道。

    “违禁品?我一个家传的玉牌而已,算什么违禁品?分明是你不怀好意!”

    “一句话,交还是不交,交了你就上山,不交,就给我滚蛋!”

    “不上就不上,我死也不会交给你的!”

    ……

    就在两人斗嘴的时候,刚刚过去追逐匕首的大木呼哧带喘的从远处走来,一边走一边嚷嚷道:“二弟,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杀了,想要什么我们自己拿!”

    “噫?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众人一愣,立即警惕起来。

    沈风向前一步,来到年轻散修与二木之间,对着二木问道:“你们说是负责引路盘查的,那就出示一下你们的腰牌,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吧?”

    “这……”

    二木没有想到沈风会问出这个问题,他们兄弟为了捞些外快,在这里盘踞半个月了,虽然从这里进入纵横山的人很少,但前些日子,还是糊弄了一些第一次进山者。

    这次他见到大部分都是筑基期的穷光蛋,原本还以为没什么油水可捞,没想到自己的感应珠竟然在年轻散修身上感应到了宝贝的存在。

    于是,他打算按照以往的惯例,心平气和地将其忽悠过来,然后带宝走人。没想到年轻散修竟然是个死心眼,无论自己如何威逼利诱,结果全不上钩。

    现在好了,自己这个猪一般的大哥又在关键时刻给自己捅了一刀,估计想蒙混过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的一个犹豫,让沈风更加明白自己遇到了骗子。

    然而,回过神来的二木,依旧装腔作势的叫嚣道:“你看?你有什么资格看老子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个路口可是我们的地盘,如果想要自己死得不太难看,就赶紧给我滚到一边去!”

    沈风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这么说,你是假的了?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坑人对吧?”

    “我是真的!”

    “那拿腰牌或别的证明啊?”

    “你们不配!”

    “拿不出来,那还不是假的?”沈风的语气越来越冷,说到最后,直接冲众人说道:“没想到一到这里,竟然被两个脑子进水的骗子给耍得团团转,都给我上,直接打到他娘都认不出他们为止!”

    做为普通人,若被人骗了,还要火冒三丈呢!更何况大家都是修炼强者,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骗子耍得团团转,众人更是咽不下这口气了。

    现在被沈风这么一招呼,大伙的怒火烧得更旺,一个个不要命般的冲向了大木二木兄弟。

    让人没想到的是,众人刚扑,大木便一手甩出刚刚找回来的匕首,冲着最前面的一名散修刺了过去。

    二木那边,也一脸狰狞地从怀里摸出一个类似轮盘的东西,将手一甩,轮盘便带着呜呜的响声向人群飞去。

    跟沈风一起过来的人也不示弱,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进行格挡,一时间,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使得现场一片混乱。各种属性的散修几乎全都使出了自己最为拿手的本领。

    沈风没动,依旧站在旁边,负责观敌料阵,每当大木二木的兵器要伤到散修的时候,他都会甩出蔓藤或者随手用射出石子救援。刚开始,大木二木两兄弟还越战越勇,可在沈风的捣乱之下,不仅没有发起一次有效攻击,反而受到散修们的攻击次数越来越多。

    没过多久,便被众人一涌而上,打倒在地。

    经过一阵拳打脚踢之后,压在众人心里的怒火才算发泄完毕。

    “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欺骗到爷爷头上来了!”

    “杀了他们!”

    “对!杀了他们!”

    ……

    看着在躺在地上惨叫不已的两人,大家议论纷纷,商量着如何处理。

    大木还好,虽然惨叫但却一直没有服软,在听到众人声称要杀掉他们兄弟的时候,依旧捂着流血的嘴角,瓮声瓮气的说道:“杀了我们你们全都得给我们陪葬!我们落日谷可不是你们这些散修所能招惹的!”

    二木这边,则拼命地张口喊道:“各位爷爷,别听这夯货咋呼,我们错了,真的,我们知道错了,我愿意用我全部的银子来换我们的狗命,饶了我们吧,我不是人,我不该欺骗各位,我只是想骗些银子而已,绝对没有害人之心的,求各位爷爷饶了我们吧!我真知道错了!给各位爷爷磕头赔罪了……”

    二木一边说着,一边声泪俱下,一副我非常后悔,已经恨不得羞愧而死的模样。

    两兄弟的话让众人都有些犹豫,虽然不知道大木说的是真是假,但如果对方真是什么落日谷的门派,那自己这些小散修貌似还真是得罪不起。

    而且二木那边的认错态度也非常让人舒坦,他在见到大家犹豫不定的时候,脑袋一个劲的在地上磕着,此时整个脑门都已经磕出血了。

    大家的目光全都转到了沈风身上,全都等他做出决定。

    沈风看向慕容飞燕,发现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头。这让他不由在心里叹息,其实,按他的意思,无论大木说的是不是真的,为了杜绝后患,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灭口,这样的话,以后即便有人调查这件事情,那自己都可以声称没有见过。但现在从大家的表情上,便已明白,自从大木说自己是门派之人后,众人心里便早已没有了杀意。

    这时候,他将目光转到了刚刚被二木欺负的年轻散修身上,却发现对方在发现他的目光之后,一直躲躲闪闪,不敢对视。

    顿时他便明白,这件事只能这样结束了。

    “好吧,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不过,虽然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为了帮助他们兄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我们就把他们二人吊在树上略作惩罚好了。”

    沈风的话音刚落,众人心里全都松了一口气,毕竟无论怎么惩罚,都要比杀了门派之人强。自己千辛万苦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加入门派,如果现在就把门派之中的人杀了,那以后能不能被门派接纳不说,如果真有人查到自己也参与其中,接下来的日子定然会被锁定追杀,过着东躲西藏提心吊胆的日子。

    见大家安静下来,沈风又接着说道:“修炼一途,讲的是顺其自然,但很多时候也要求行事果断。既然大家都做了这个选择,最终的结果就要心甘情愿地去自己承受了。”

    经过这么一通折腾,时间也即将中午,大家七手八脚地将大木二木捆起来,吊在一处不显眼的树上,并堵上嘴巴以示惩罚之后,便沿着小路,一直向上而行。

    如果从高度来说,纵横山的高度并不是特别高,至少与大泽山相比,差了不至一个档次。只是纵横山的小径似乎都呈弯曲状态,很多地方,明明翻过了山顶就到,可却七绕八绕盘旋而上或者从另外一座山上绕行。

    好在一路上都有大比的路标指示,才让沈风这帮全都是第一次过来的菜鸟们不至于迷路。

    直到太阳快要偏西的时候,众人在翻过一座山后,才发现远处的一座山谷当中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而且在山谷的不少地方,还能看到一些搭建好的擂台,而且擂台上似乎还有人在进行比赛,几乎每个擂台跟前,都围着一大群人在观看喝彩。

    虽然由于距离太远而导致大家根本听不清楚,但看着人山人海的局面就让人热血沸腾。

    除了这些,大家甚至发现有人停留在半空之中。

    “我的天啊,那人踩的是把飞剑?”

    “快点看,那人才厉害呢!”

    顺着他的手指,众人发现半空之中竟然还停着一艘华丽的小船,不仅如此,竟然还有人站在小船的船头观看擂台上的状况。

    “哎哟,那人飞的好快!”

    “太厉害了!”

    “那边,快看,那人旁边居然是一只猛虎!”

    “哇!我喜欢这个!”

    这时候,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骑着一只梅花鹿腾空而起,在跨越了一道很宽的峡谷之后,消失在群山之中。

    所有的一切,在沈风等人看来,都是无比的新奇,其实别说散修们,即便是经常走南闯北的慕容飞燕和沈风自己,也同样跟个好奇宝宝一般东张西望地观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时候,沈风非常肯定,自己没有做梦,而且自己非常真实地来到了一个自己一直想要见识的,传说中的修仙世界。

    “走啊,我们也都赶快过去!”

    大家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得如同服了兴奋剂一般,再也顾不上身体的疲惫,沿着越来越宽的山路向前飞奔。

    就这样,沈风带着一帮本来素不相识的同行者,经历重重困难,第一次踏上了纵横山的比赛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