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超额完成任务!
    “大当家,人带过来了!”

    就在这时,只见元小志带着八个壮汉过来,原本一个个蔫头耷脑的,结果在发现黑衣人后,一下子来了精神。

    “公叔信义,我们天龙帮也是你能惹的?哈哈哈哈……”

    然而,他们的笑声还没发挥到酣畅淋漓的时候,却见沈风一下子抡倒那么多人,吓得“啊”的一声说不出话来。

    见这些俘虏过来,沈风随即松开黑衣头目,伸手指着这些俘虏,“都过来!”

    大家见是沈风,一下子害怕起来,磨磨蹭蹭的不愿动弹。

    沈风大声喝道:“听不见是吧?”

    随即又从掌中甩出蔓藤。

    小蔓藤的厉害几个劫匪可是尝过多次了,所以,一见甩出蔓藤,全都吓得跑了过来。

    “你们认识他们吗?”沈风指着黑衣人问道。

    俘虏们全都点了点头。

    “那好,既然认识,就挨个儿过去揍他一顿。”

    “啊?”

    这下俘虏们都傻掉了,呆呆地看着沈风,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他们非常嚣张,我看着不爽,如果你们去揍他一顿,没准儿我就气消了,放过你们,如果不去的话,那就直接留条胳膊。”

    沈风说完,望着眼前的几个俘虏,意思很明显,都快点选择。

    “可他,他是头目啊,我们要是打了,哪还能活命?”

    其中一个俘虏非常为难地说道。

    “你意思是不敢得罪他呗?不敢得罪他,就敢得罪我是吧?”沈风冷笑道。

    “不!不!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我哪敢得罪您啊!”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选!”

    俘虏一脸要哭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两边的人,都不是自己能够得罪得了的。

    就在俘虏们万分为难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声音。

    “各位,我算是给大家领到地方了啊,这里就是杏花楼!你们自己进去,我这边有事就先走了。”

    “得嘞!谢谢老哥带路,你忙你的,等以后去了我们见龙城,咱哥俩好好喝一顿!”

    “一定一定!”

    “咦?这么多人?”

    “怎么着?打架呢?”

    “唉!那不是村长吗?”

    “村长,我们来了!”

    “哈哈哈哈,你还别说,这地方还真是不太好找!”

    “各位都劳驾让一让啊!”

    “小二,小二?人呢?过来帮忙啊?”

    ……

    沈风转过头,微笑地看着根叔和福伯两人,带领众人往院里走来,便冲公叔信义说道:“大哥,我的人过来了,还得麻烦你帮忙安排一下。”

    公叔信义有些发愣,原本他还以为只有沈风自己一人,现在才知道,后面竟然还真跟了这么一个大部队。至少到目前为止,单单马车就不止三辆。

    “嗯,我这就让人安排!”

    公叔信义应了一声,然后让元小杰带人过去帮忙。

    沈风这边一见自己人来了,也就没有了折腾他们的心思,让俘虏们相互解开捆着的绳子,然后吩咐道:“把你们这些老熟人都聚集到那边,可以回去两人报信求救,能来多少,就来多少,省得我到时候还得去掀了你们的老窝。”

    摔倒在地的黑衣人相互望了一会,其中两个便直接起身,向外跑去。

    沈风还没理会,跟着根叔过来的狗子则看出了端倪。

    只见他将手里的小片一挥,“怎么着?村长,这帮人是找麻烦的?”

    狗子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纷纷向沈风望来,沈风摆了摆手,“你们先把东西收拾好!”

    “村长,没事的,让他们收拾,谁找茬儿呢?给我指一下,看我不弄死他!”火东也一脸阴狠地四下望着,一副沈风只要开口,他就立即剁人的架势。

    “大哥!”

    站在公叔信义身边的崔阳平轻轻扯了扯衣角,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这小子在骗我们,他刚才还跟我们说他是村长呢,想不到他们自己人竟然把他的谎言拆穿了,只是个村长而已。”

    其实自从大家叫了沈风村长之后,公叔信义心里也不舒服,他倒不是说看不上村长,而是觉得沈风这么光明正大的欺骗自己,有点说不过去。

    看了一眼乱糟糟的人群,沈风带着根叔和福伯来到公叔信义跟前,“这俩位就是信义堂的大当家和二当家,接下来的事情,还要与我这两位哥哥沟通。”

    根叔和福伯自然抱拳拱手,一套客客气气的问候套路。

    公叔信义还好,还算礼貌地回复了,但崔阳平则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而且在面向沈风的时候,嘴角露着怪异和不屑地冷笑。

    沈风懒得理他,现在自己看的是梅若柳的面子,所有礼节全都按规矩来。如果真要不识抬举的话,那就直接忽略好了。

    “若柳,这是根叔和福伯,都是咱家的长辈儿,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们两个。”

    “嗯!有啥事情就跟根叔说!”

    “见过少奶奶!”

    根叔可以充大个,但福伯不行,虽然沈风对他非常看中,但在他看来,该守的规矩,就必须得守。

    几人聊了几句,沈风便找到公叔信义,“大哥,之前,我跟若柳在一起,没有事先跟你说,还请你多多谅解。这次我过来,就是像按规矩走一套程序,光明正大的接若柳过门。所以,我们带了一些薄礼,你看怎么让根叔他跟你交接。”

    “你觉得现在是谈这些的时候吗?我知道你很厉害,可你现在惹到了天龙帮你知道吗?我敢肯定,不到天黑,天龙帮的援兵就会过来。到时候,我们信义堂是否能够保住,还很难说呢!你倒好,这都火烧眉毛了,你还净关心你跟三妹的事情。”

    旁边的崔阳平一脸嘲讽的说道。

    沈风愣了一下,“二哥,没事儿的,如果他们不识相的话,那我就直接把他的老窝给掀了!”

    “噗!”

    崔阳平差点没一口气噎死,气急败坏地说道:“掀了人家老窝?就凭你?对了,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说你是城主吗?怎么突然又变成村长了?你要不跟我好好说道说道,除了村长和城主外,你还是什么东西?”

    “二弟!”

    公叔信义一听就知道要坏,急忙狠狠地瞪了崔阳平一眼。

    沈风的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斜看着崔阳平,开口道:“沈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从我来到现在,你不仅一直都看我不顺眼,甚至还总想在我和若柳的中间搅和。虽然你做为若柳的娘家人,谨慎一些也是对的,但你这么出口成脏的骂人,可就说不过去了吧?其实说白了,我跟若柳之间的事情,又关你什么事儿?我这么客气地对待你,为的,就是不让若柳为难,可我真就不明白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活了这么大岁数难道就看不出来吗?我是村长也好,是城主也罢,跟你处好了,大家可以作为亲戚一辈子走动,如果处得不好,或者别有用心的话,我想问你,你又算是哪根儿葱?”

    “你……”

    崔阳平你了半天,结果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就在这时候,外面再次传来吵闹的声音,几人还没来得及起身,一个下人便跑进来报信。

    其实也不用他报信,外面的声音很大,几人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全都给我围起来,他娘的,公叔信义呢?敢抓我天龙帮的人,你他娘的是不是活腻味了?人呢!赶紧给我滚出来!”

    公叔信义被这种指名点姓的叫骂气得浑身颤抖,刚要起身向外的时候,沈风则摆了摆手,“大哥,这事是我惹下的,我来处理好了。”

    说完之后,便冲站在门口正一脸好奇地四处观望的三宝说道:“三宝,让他们几个先去撕烂那人的嘴,然后直接把腿给我敲断了。谁敢反抗,直接给我杀了!”

    交代完后,沈风转回头,一脸温和地说道:“大哥,外面的事交给我处理好了,咱们还是说说若柳的事情。你看啊,我是这样想的,该给的聘礼,我这边绝对不会少,你那边……”

    说道这里,沈风发现无论是公叔信义还是崔阳平,似乎都没听自己讲话,而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沈风又些疑惑,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说错话啊。

    公叔信义和崔阳平当然没听,他们的精力全都集中在了外面传来的打斗和惨叫声中。哪还有心思听沈风啰嗦。

    没过多久,外面的声音便小了很多。

    公叔信义和崔阳平相互看了一眼,最后两人一同站了起来,公叔信义冲沈风抱了抱拳,“不行,我得出去看看。你不知道,天龙帮里还是有很多高手的!”

    沈风有些生气,心道这天龙帮怎么还没完没了了,总是打扰自己办事。

    无奈之下,只好随着两人一同出去。

    然而,一到门外,沈风还没什么反应,公叔信义和崔阳平则彻底傻了。

    只见地上躺了一地的黑衣人,有的在那里翻滚哀嚎,有的则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殷红的鲜血从身下流淌出来,看样子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而沈风这边的几个人则人手一根木棍,四下拔棱着倒在地上的人,只要发现有人的双腿完好,便毫不犹豫地在其中的一条好腿上砸上一棍。只听得咔嚓一声,被砸之人的腿骨彻底断裂之后,才算罢休。

    这时候,三宝等人发现沈风出来,也都急忙凑了过来,一脸喜滋滋地说道:“村长,按你的吩咐,不仅把那货的嘴给撕到了后脑勺,而且还超额完成任务,把每个人的腿都敲折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