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这个男人有点怪
    休掉春娘,沈风自然是不会考虑。所以,这时候,他恨死了崔阳平,觉得此人绝对是个不可结交的小人。

    先不说之前在屋里逼迫梅若柳拿掉孩子,就是之所以跟公叔信义交手,都是这孙子不怀好意惹出来的。

    “大哥、二哥,让我相公休掉原配?这怎么可以!”梅若柳急忙插话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既然他喜欢你,而且你为他也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委屈,现在还有了他的孩子,让他做些补偿难道不应该吗?”公叔信义说完,转头看向沈风,“小子,你自己说,这件事情你同意吗?”

    沈风苦笑着望了望三人,然后摇了摇头,“对不起,若柳,这个我真的做不到。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春娘同样是我最爱的女人,无论你们两人谁离开我,我都无法接受。”

    沈风非常坚定的态度,一下子使场面尴尬起来。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好在几人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太长,而且打斗的动静也吵醒了小楼里面的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公叔信义的妻子李云熙也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在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立即笑意晏晏地嗔怪丈夫:“你们也真是的,人家沈公子跟三妹都有很多话还没说呢,你们先着什么急?行了,行了,都先休息去吧,有什么事情,也得等到天亮再说不是?”

    公叔信义也是没办法,沈风不松口,那接下来怎么着?接着打吗?自己又打不过人家,就这么一直尴尬地站在这里算什么事儿?

    既然老婆给大家找了台阶,识趣的众人也就随意的迎合两句,随即散去。

    当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估计这些住在木楼当中的人,怕是得很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了。

    众人离开,沈风才再次来到梅若柳的跟前,心情复杂地望着肚子微微隆起的梅若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们回屋吧?”

    梅若柳率先开口。

    “对,对,回屋,外面凉,你现在可不能跟以前比了,可得注意身体。”

    沈风慌忙不迭地一边应着,一边伸手要搀扶梅若柳。

    梅若柳倒也没有拒绝,只是嗔笑,“哪有那么娇贵!”

    “当然娇贵了?我的老天爷啊,你这可是给咱们老沈家留后啊,那可是天大的事情,所以你现在的珍贵程度,那可要比大熊猫还要高出好几个档次呢!”

    “净胡说,大熊猫有什么娇贵的?那种又懒又笨的东西在无云国都泛滥成灾了。”

    “啊?真的假的?有那么多?要不改天我去捉几只回来给你当宠物?”

    ……

    一边往回走,一边聊些不着边际的琐碎。彼此倒是心有灵犀地没有将话题往刚才的话题上牵扯。

    直到到了屋里,关上门。

    沈风才情深地望着灯下的梅若柳,一把将其搂在怀里,一边嗅着她的体香,一边在嘴里喃喃责怪道:“你这婆娘,一走就没了影子,你知不知道,都想死老子了!”

    “我也想你的……”

    梅若柳的话刚说一半,沈风却猛然将其一扯,一口吻了下去。

    梅若柳刚想拒绝,但又被沈风粗暴的打断,无奈之下,只好和沈风的嘴巴完全贴在一起,然后很主动的张开了滚烫的樱唇,一通拼命的狂吻后,觉得还是不太满意,便直接把那只灵活的香舌也伸了过去。

    刹那间,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湿润柔滑,满是口水。

    胸口急速的起伏跌宕,使得梅若柳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双手紧紧地搂着沈风的脖子,香舌在沈风的口中,发了疯似的来回搅动,强大的吸力似乎要把沈风的舌头猛吞下去。

    作为正常男人的沈风,此时也同样被梅若柳的举动激发了压抑好久的渴望,双手不顾一切地在梅若柳的后背来回摩挲。

    可由于衣服过紧的缘故,让他那只想要捉兔的恶爪始终无法得逞。

    一怒之下,沈风直接把她的衣服扯了起来。顿时,一双白玉般的雪兔就这样砰的一声被抖了出来,沈风一把抓了上去,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蹂躏。

    又柔又软的白玉雪兔哪里经得起他这么折腾?没过多久,梅若柳便发出一种落入水中,快要溺亡般的呻吟,整个身体也犹如一滩烂泥般瘫软起来。

    沈风乘胜追击,一把抄起梅若柳的身体,猛然往床上一丢,就在他两眼通红,犹如饿到极点的野兽不顾一切的扑向可以啃噬的猎物时,梅若柳突然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顿时,差点被浴火烧成粉末的两人,一下子清醒过来。

    “怎么了?”沈风急忙上前。

    “疼!好疼!”

    梅若柳紧紧地皱着眉头,双手捂着肚子,整个身子紧紧的蜷在一起,满脸的痛苦。

    这时候,沈风才想起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不由得吓了一跳。

    他急忙伸出双掌,带着一丝灵力在梅若柳隆起的肚子上轻轻抚摸。

    也许里面的孩子真的受到了灵力的滋润,没过多久,梅若柳的痛苦就逐渐减轻起来。

    “都怪你!”梅若柳没好气地伸手在沈风身上捶一下,随后又将他扯到床上,自己则躲进他的怀里,一脸心疼地说道:“看来是不行了,你只好忍忍了。”

    “傻婆娘,刚才是我冲动了,为了咱们的孩子,哥们儿觉得能够做到坐怀不乱!”

    “谢谢你!”

    “瞎说什么呢?赶紧睡觉,熬夜不仅对你不好,还会影响到咱家孩子……”

    在沈风的轻声安慰下,早已经困得不行的梅若柳很快便沉沉睡去。沈风靠在床头,爱怜地拍着熟睡中的女人,嘴角扯出了一丝苦笑。

    由于怀孕的缘故加上在沈风怀里睡得安逸,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梅若柳还在沉睡当中。

    沈风舍不得叫醒她,自己起床来到院里,四下踅摸之后,还真被他找到了厨房的位置。

    做饭的器具还算齐全,不过除了一袋子粗粮和几株野菜之外,并没有什么有营养的食材。

    “这都过的什么日子啊?”

    沈风嘀咕一句,同时也下定了必须带梅若柳回去的心思。毕竟要这样一直吃下去的话,别说孕妇的营养跟不上,估计连肚子里的孩子,都得营养不良。

    对于吃食上,沈风可是什么都不缺。所以,他先到客栈把那几个劫匪交给公叔信义,便没在理会他怎么处理,直接回到小院,从混元珠内取了些之前就准备好的食材,开始为梅若柳做起了早餐。

    可让沈风没有想到的是,他随意丢给公叔信义的几个劫匪,却让信义堂为难不已。

    这些人都是天龙帮的,现在被沈风俘虏到这里,杀了吧,肯定会给信义堂招灾,不杀吧,就这么放了,这些人同样也不会承情,没准回去就会打个小报告,最终使得天龙帮与信义堂两败俱伤。

    “这个小子还是太年轻,太冒失了!”

    “是啊,怎么都想不到,三妹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家伙!”

    “现在怎么办?”

    “只好先关起来了!”

    “依我看,这姓沈的就是个惹事精,刚一来就给咱们整出这么多事儿来。”

    “行了,二弟,你的意思我很明白,可你看三妹的样子,你觉得还有嫁给你的希望吗?算了吧!”

    “可让她跟着这么个毛躁小子,以后肯定是要吃苦头的啊!”

    “唉!这都是命啊!”

    “不行,我还得好好考察一番,如果这小子不能给三妹带来幸福,我还是得阻止。”

    “算了,这种事情,我真的不想再掺合了,你要明白,三妹现在都是人家的人了,别到时候给自己招恨。”

    “那姓沈的,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差吗?不见得吧?”

    “你妇道人家懂什么?”

    ……

    沈风坐在床前的一个凳子上,小心翼翼地吹着瓷碗里的粥,浓郁的香味儿很快把梅若柳给诱惑醒了。

    “这么香啊?”

    “那可不,特意给你做的爱心早餐嘛,不香怎么行?饿不?要不你坐起来我喂你?”

    沈风一边用勺子搅动浓郁清香的小米粥,一边微笑着问道。

    “嗯!”

    自从见到沈风,梅若柳的整个身心完全处于一种舒心惬意的状态。此时见沈风讨好自己,便也微微一笑应了下来。

    接下来,沈风便小心翼翼地吹凉小米粥,然后一勺一勺喂在了梅若柳的嘴里。

    “来,把这两个锦鸡蛋给吃了!”

    “不!我不爱吃这个!”

    “不行,为了咱家孩子,这蛋黄可是必须吃的,来,相公喂你,乖!”

    “你看,这个小青菜再吃一口,就一口,最后一口了,真的,我发誓!”

    “你刚还发誓最后一口了,怎么还吃啊?”

    “发了吗?我怎么不知道?你看把咱家孩子饿的,你这娘是怎么当的,快,没听到他都饿哭了吗?”

    “呜呜……你耍赖!”

    ……

    这顿见面后的第一次早餐,两人一直吃到快到中午。吃完后,沈风待了一会之后,沈风又逼迫她吃了点补充维生素的水果,然后才陪着梅若柳,在院子周围溜达。

    原本梅若柳并不太愿意出去,毕竟没有出嫁的女子,挺着个大肚子在外面来回走动,即便周围都是自己人,也是一件好说不好听的事情。

    然而,沈风可不管这套,照他的话来说,怀孕才要在尽量保证不受累的情况下多多活动,毕竟活动量达到要求之后,生孩子的时候,才会更好生一些。

    不过他的这种模式在周围人看来,也的确有些怪异。看着两人肩并肩在院子周围散布,每个见到的人都会先愣一下,然后向梅若柳投来一种,让她无比羞涩的目光。

    不过沈风同样不理这些,彻彻底底的一副新姑爷拜年的模样,不仅见谁都笑呵呵地打招呼,甚至还准备了一些从系统商店购买的糖果,分给见到的每一个人。

    有时候还硬扯着人家拉会家常,使得还不到天黑,所有木楼里面的人,都知道梅若柳外面的男人来了,只是这个男人吧,有点说不出来的怪异。

    其实这种怪异来的也是怪异,在他们眼里,总觉得这个姓沈的小子,怎么脸皮这么厚?这么能说?怎么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的带着大肚婆来回瞎溜达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