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打起来了!
    只见屋子里面有一男一女,男子皮肤黝黑,豹眼环眉,身材非常魁梧。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使男子一副非常恼火的样子。</p>

    而坐在灯下的女人,一身粗布衣服,一副恬淡的样子,好像在缝制什么,鼓鼓胀胀的胸口贴着桌边,露出的浑圆部分,极了熟透了的水蜜桃。加上脸上带着的那丝若有若无的宁静,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艳。</p>

    沈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在心里嘀咕道:“这就是哥们儿的老婆了,跟谁比都不差的,还是这个年纪的熟女,最有诱惑力啊。”</p>

    沈风刚想开口,只见男子一副烦躁的模样,“这种事情,由不得你任性的,你这么不明不白的,算怎么回事?”</p>

    梅若柳拿着布料,在灯下看了看,然后,不知道是在思考自己手里的缝制的东西,还是根本就没有听到,并没理会对方。</p>

    男子有些急了,冲到跟前一把扯起梅若柳手里的布料,狠狠地摔在桌上,怒声喝道:“虽然大哥没说什么,但我觉得,既然你不告诉我们他是谁,那就把孩子拿掉。你一个信义堂三当家,断不能带头坏了信义堂的名声!”</p>

    梅若柳抬起头,呆呆地看了男子一会,然后又重新捡起被摔在桌上的布料,轻声但又非常坚定地说道:“这是我的孩子,我不允许任何人动他。如果信义堂觉得我坏了名声,那我明天离开好了。”</p>

    “离开?三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男子有些气急败坏,“为了一个野男人,你竟然想要离开信义堂?”</p>

    “二哥,这是我跟他的孩子,虽然我不便说出他的下落,但我会独自把孩子抚养成人。我知道你跟大哥都很为难,没事的,我天一亮就离开这里。”</p>

    梅若柳在说话的时候,根本不看男子,而是用手轻轻在自己略微凸起的肚子上轻轻的摩挲着,整个人泛着一股伟大而又坚韧的母性光辉。</p>

    “疯了!你是彻底疯了!你不是要走吗?好!我们让你走!你走!你走后就别再回来,你不要后悔!”</p>

    男子显然被梅若柳的态度给惹急了,气急败坏地在屋子内走来走去,在他看到桌上的一个装水的陶壶时,恼怒地一把抓起,重重地摔在地上。</p>

    对于男子的过激反应,梅若柳依旧一副平淡的样子,甚至在看到壶里的水溅得到处都是的时候,还带着微微的笑意说道:“我只要孩子!”</p>

    “好,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自己说的,明天你就走吧!我们信义堂以信义立足,决不能为了这种事情坏了名声。”</p>

    梅若柳点了点头,刚要开口,便听外面传来声音。</p>

    “是她自己说的,这也是我的意思!”</p>

    “谁?!”</p>

    男子一愣,没想到外面还有人,满腔的怒火正愁没有地方发泄的时候,正好来了发泄的对象,让他一下子冲了出来。</p>

    门开了。</p>

    只见沈风整理了一下衣服,面带微笑地站在门口。</p>

    “你是谁?”</p>

    “住店的房客,也是……”</p>

    沈风的话还没说完,便见已经被气晕脑袋的崔阳平抬脚就踢了过来,一边踢,嘴里还一边骂:“哪来的杂种!”</p>

    沈风一个闪身,避开对方的攻击,嘴里连忙说道:“好好说话,你动什么手啊?”</p>

    但崔阳平并不理他,在见攻击没有凑效,立刻又补了一脚。</p>

    这一踢不要紧,直接把沈风的火气给逗上来了,直接将手一挥,一根蔓藤突然从掌心窜出,绕在崔阳平的腿上,沈风随意一甩,崔阳平一下子失去重心,整个人呼的一下斜飞出去,只听得扑通一声,干净利索的摔在地上。</p>

    好半天没有爬起来。</p>

    由于两人的动静很大,在崔阳平的惨叫之后,旁边的几栋木楼里瞬间亮起了灯光。</p>

    很快,一个接一个的门被打开,人也随即从屋里窜出。</p>

    “什么人?”</p>

    一个中年男子率先厉声喝道。</p>

    “大哥,有敌袭!”</p>

    沈风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身材魁梧的男子,心理竟然这么黑暗。还敌袭?老子真要袭击的话,你到现在还能站着说话?</p>

    不过中年男子显然还是相信了他的鬼话。冲着沈风冷笑一声:“找死!”然后将手一扬,一枚鹅蛋大小的冰雹冲着沈风的面门便射了过来。</p>

    沈风有些恼火,心道这都是帮什么人啊?真想不到,自己媳妇竟然生活在这么低智商的人群当中。</p>

    既然他们不把自己当亲妹夫,那自己又何必拿他们当大舅子?</p>

    想到这里,沈风原本带着笑容的面孔骤然冷了下来,整个人的气质也宛若天壤之别。</p>

    虽然已是半夜,但天气并不凉,甚至还有一种稍微闷热的感觉。然而,当沈风的双眸望向公叔信义的时候,却让公叔信义莫名地产生一股彻骨的寒意,浑身泛起的鸡皮疙瘩,就像自己一下子掉入冰窖一般。</p>

    他非常非常地不喜欢沈风现在的眼神,在望向自己的时候,就像一头择物而噬的孤狼,在紧盯着自己的猎物。</p>

    “他娘的,我怎么被这么一个小子给吓住了?”公叔信义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句。</p>

    他猛提一口灵气,双手猛然加速舞动,顿时,一枚枚鹅蛋般大小的冰雹犹如突然发射的炮弹一般,将沈风紧紧地笼罩其中。</p>

    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公叔信义非常肯定,自己发射出去的冰雹,至少有二百多枚。在如此密集的冰雹攻势下,到目前为止,自己还真就没有遇到过能够扛得过去的对手。</p>

    估计眼前这位眼神犹如嗜血恶狼般的小子,早就已经死在自己的冰雹攻击之下了。</p>

    想到这里,公叔信义,闭上眼睛长长舒了口气,一种干掉对手的愉悦刚刚爬上心头的时候,心头却突然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不祥的念头。</p>

    他心下一凛,猛然睁开眼睛,顿时,眼前的场景吓得他一身冷汗。</p>

    只见距离自己双目不到三尺的地方,出现两个犹如毒蛇般的诡异蔓藤。如果是正常蔓藤,他定然不会理会,只是眼前的两株蔓藤,竟然给他一种很有灵性,而且有种,对方已经彻底锁死了自己双眸的感觉。</p>

    他能够预感到,只要自己一动,两条蔓藤定然会毫不犹豫地捅穿自己的眼睛。</p>

    蔓藤后面,则是那个让自己都有些心惊的小子。只见他一脸笑吟吟的模样望着自己,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被自己的冰雹砸死。</p>

    “你……你……怎么没死?”公叔信义满脸狐疑地结巴道。</p>

    “呵呵,怎么着?该我出手了吧?我还真得夸你一句,你这冰雹玩得的确不错!”</p>

    沈风笑着说完,然后又绷着脸,暗带威胁地说道:“不过,我的技术也不差的!”</p>

    说完之后,根本不给公叔信义多想的机会,双掌猛然一翻,一口灵气提至胸口,然后又唰的一声将双掌前推。</p>

    “咔嚓!”</p>

    三道犹如胳膊般粗细的冰柱猛然从掌心窜出,犹如三支粗壮而又锋利的箭矢一般,夹带着嗡嗡的风声,呈品字形状径直地向公叔信义射去。</p>

    一直以来,公叔信义都觉得自己是小龙山附近说一不二的人物,虽然至今没有干掉天龙帮,一是因为天龙帮盘踞小龙山的时间太久了,以信义堂目前的势力,一旦与天龙帮开战,即便能胜,恐怕也是惨胜,而且除了自己,其他人的胜面并不是很大。他可不想自己半辈子辛辛苦苦攒下的信义堂,就这么与天龙帮同归于尽。</p>

    第二,目前天龙帮势大,拦路抢劫的事情做得最多,所以,在外界看来,天龙帮就是毒瘤,有了这么个毒瘤在前面顶着,自己做事的时候,就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p>

    当然,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些弯弯绕的时候,最主要的是,公叔信义一向以为小龙山附近自己已经属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物了,没想到今晚竟然被一个外来的野小子给吓到了。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p>

    就在他暗自惊讶到底时候,突然发现三道冰柱竟然直直地向自己冲来,吓得他哎呀一声,急忙闪身躲避。</p>

    可品字形的阵仗,早已将他的去路封死。无论他如何躲闪,三道冰柱依旧紧紧地将其笼罩。</p>

    “大哥!”</p>

    公叔信义的窘境,崔阳平自然也看在眼里,说实话,他自己也被沈风的手段吓傻了。</p>

    直到发现公叔信义一脸狼狈在那里上窜下跳,却又无法挣脱的时候,才知道事情大条了。</p>

    好在他也不算愚笨,在公叔信义躲闪的时候,他也一跃而起,冲着沈风就是一记用了全力的鞭腿。希望用自己的攻势来救下公叔信义。</p>

    可他忘记了沈风刚才的手段,所以,他的鞭腿刚刚跃起,便见沈风的另一只手随意一甩,一道细长的蔓藤好像磁铁一般,一下子吸附在自己的腿上。然后,自己的身子便随着沈风手臂的上下舞动,整个人在半空乱舞。</p>

    就在他觉得自己几乎快要被甩晕过去的时候,只见沈风将手一扬,他的身体便在这种强大的冲力之下,犹如炮弹一般向公叔信义冲了过去。</p>

    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整个身体便猛然与满头大汗的公叔信义撞在一起。</p>

    只听得“噗通”一声。</p>

    两人立刻惨叫着跌倒在地。</p>

    “嘿……怎么样?还要玩吗?”看着地上努力爬起的公叔信义和崔阳平,沈风笑着问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