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劫匪遇劫匪
    傻了,所有人全都彻彻底底的傻了。

    无论是谁,都没想到沈风会突然出手。

    按道理,在场的每个人,都算得上是玩过命、见过血的主儿。尤其眼前的几个壮汉,能够活到现在,这种场面必然不会少见。

    但此时此刻,很多人却突然有种想要小便的冲动。

    因为在以往,都是自己削飞那些路人的脑袋,即便对方很强,但这小龙山可算是自己的地盘,无论是人数还是地形,只要拖延一会儿,自然能够逢凶化吉。

    更何况,能够像沈风这样,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砍人家脑袋的,还真不多见。

    原本以为是只没见过世面,凭着脑袋发热替人出头的傻小子。没想到一言不合就直接干翻一人。

    不过,众人心里虽然害怕,但也很快恢复了一些。其中大胡子壮汉估计是这几个劫匪的头目,心理素质要比其他人高出一些,发愣之后,哆哆嗦嗦的对众人打气道:“别……别……怕……咱们……也是专……专……专业的,一起上……弄死他!”

    大胡子说完,猛然举起手里的开山刀,扯着嗓子,嚎丧般乱叫着向沈风扑来。

    剩余的几人见自己老大带头,一个个也发起狠来,拎着手里的兵器冲了过来。

    这种事情若是发生在平日没事的时候,没准儿沈风还会很给面子的给他们来个闪转腾挪的躲避,毕竟无论是从对方略带惊恐而又夹杂着狂暴嗜血的眼神还是举着兵器冲沈风扑来的动作,都做的非常到位。

    只是此时已经彻底沦为媳妇迷的沈风,哪里还有闲心去管他们的面子?

    所以,就在这帮人冲到跟前的时候,沈风嗖地将右手一挥,一条条筷子般粗细的藤条犹如毒蛇一般,直接从掌心窜了出来。

    非常简单的几个舞动,这些藤条便在沈风意识的掌控下,将扑过来的四人缠得严严实实。尤其是每人脖颈上的那条比别处略细的藤条,更是在越勒越紧的情况下,在几人的脸上爬来爬去,大有一副是先钻入鼻孔还是进入眼睛的趋势。

    如果真刀真枪的猛砍猛杀,没准几个壮汉还真就不会害怕。但现在不仅呼吸困难,而且这么诡异的东西在脸上蠕动,虽然藤条还没有开始攻击,但几人的胆子却是彻底的破了。

    这种情况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左右,几人的脸色便开始变得发紫,脑门儿上的青筋,也一根根儿地凸出得跟蚯蚓一般。

    沈风见再勒一会估计就会直接断气的时候,才松开藤条,给了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几个人瘫倒在地上,犹如破风箱一般,呼呼哧哧地喘息了好半天,才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跪在沈风哀求饶命。

    虽然几人看上去有些悲催,但他们也同样清楚,遇到沈风这种心狠手辣的硬茬,如果还想活命,除了低头给人家装孙子之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不理劫匪们的哀求,沈风将目光转移到了两名商人身上。

    只见两人犹如傻了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沈风左手一动,一道灵力化作风刃直接落在捆绑商人的绳索上,绳索随即断开。

    两人愣了一下,随即爬起来跪倒在地,不停地对沈风磕头,求他饶过自己。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收拾东西赶紧滚蛋!”

    沈风不耐烦的吼了一句。

    两人如获大赦,直接爬起来跑到火堆旁边,胡乱收拾了几个包袱,头也不回地向外面跑去。

    就在沈风以为两人不会回头的时候,没想到其中一位商人竟然又折返几步,一脸感激地冲沈风说法:“救命之恩必定相报,求壮士留下名号!”

    着急赶路的沈风被惹恼了,冲着对方吼道:“没看到老子正在忙着抢劫呢?老子也是劫匪好吧?再不走的话,那你们两个也都一起留下好了!”

    “也是劫匪?”

    问话的商人吓得脑袋一缩,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还一起留下?开什么玩笑?刚离虎穴,又怎会自己跳入狼窝?急匆匆扛着自己的货物,头也不回地走了。

    打发走商人,沈风望着跪在地上的四人,“各自抽掉腰带,捆住另外一个人的左手,然后排好队,带我去杏花楼。若谁捆不结实的话,刚才掉落的脑袋,便是你们的下场。”

    四个苦逼的劫匪有心拒绝,但一看到眼前那具无头尸体,便又没了反抗的力气。

    只好一个个老老实实地抽掉自己的腰带,相互替换着将捆好其他人的左手,然后用右手提着裤子,排成一个小队站在那里,看着沈风。

    沈风检查一遍,觉得没有偷懒后,才用掌心伸出来的一枝细藤条,冲最边上的壮汉劈头盖脸的抽了一鞭,用手指着几人:“你在前面带路,你们几个,都跟在后面。现在就走!”

    四人一个个蔫头耷脑地遵照沈风的指示,一手绑着腰带,一手提着裤子,沿着山间小路向前而行。

    然而,几人刚走了还没一个时辰,在路过一片全是树林的山坡时,突然从山坡上面滚下来几块大半人大小的石头。

    由于大家都没有防备,石头滚落的速度又非常快,其中一块石头,几乎是擦着边前面壮汉的衣服滚过来的。

    突如其来的动静一下子把最前面的劫匪吓出一身冷汗,连提着裤子的右手什么时候撒开的都不知道,直到一阵凉风吹得宝贝冷飕飕的时候,才突然醒悟,原来自己的裤子已经掉到脚上。

    然而,就在他刚刚稳住心神,打算弯腰提裤的时候,一个怪异的声音从树林里传来。

    “都都都……站着……不许动!”

    所有人扭头卡了过去,只见五个男子全都拎着开山刀,大摇大摆地冲树林中走了出来。

    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一边走,嘴里还一边说着:“抢抢抢抢抢……劫劫……劫!不想死的就老老老……实点!”

    也许是为了显摆,矮个男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手里耍着刀花,一副貌似自己风流倜傥的样子。

    结果他的装十三功夫还是太差,就在他神气的几乎将眼睛仰到头顶,满脸很叼的样子威胁大伙的时候,却没注意脚下的一颗圆形石子,于是乎,一脚踩在石子上面,然后就地一滑,只听得“刺啦”和“哎哟”一声,连人带刀犹如肉球般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剩余几个同伙见矮个劫匪滚到山坡下面,立刻急了,抄着兵器便直接追了过来。为了防备沈风等人突然下黑手,几个劫匪一边跑还一边喊道:“都别动啊,谁敢动我就让他脑袋搬家!”

    直到他们全都跑下山坡,将摔得满脸淌血的矮个男子围在中间后,场面才再次安静下来。

    其中一个青衣劫匪再次用刀尖点着沈风几人开口说道:“算你小子识相!刚才要是敢动我哥一根儿毫毛,今天必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沈风不动,提着裤子的几位壮汉自然也没办法行动。

    一时间,双方一下子僵持在那里。

    待同伙把矮个劫匪扶起来站稳,发现并没什么大碍的时候,又将话事权交给了矮个男子。

    当众出丑的矮个劫匪也不推让,直接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水,然后非常恼火地举着开山刀,冲着最前面的壮汉吼道:“你!出出出出……出来!”

    由于开山刀距离壮汉太近,而矮个男子舞刀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戳在壮汉的脸上,吓得壮汉一阵腿软,可由于左手被腰带捆着根本无法脱身,只好带着哭腔说道:“我出不去啊!”

    也许矮个男子并没在意对方的借口是否真实,依旧舞着开山刀,结巴道:“钱呢?货呢?放在哪哪哪……哪里?说……不不不不……不说老子开始杀……人人人了!”

    沈风见他结结巴巴地实在难受,便走到跟前,开口道:“哎哎,几位,你们这是干嘛呢?怎么着?还想抢劫啊?”

    “废废废……废他娘什么话?老……子子子……子是劫匪,不不不抢劫,你你你你把老老……子,当亲爹养着?快!钱……钱货……都要,敢不老实……没没没没准儿……还还还……要命!”

    “得!竟然又遇到一伙抢劫犯!”

    沈风有些无奈,也不想继续纠缠下去,皱着眉头说道:“那你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可他的话刚说完,一直站在后面的一个黑衣男子便冷笑道:“老子管你干什么的?今天落在老子手里,就得按老子们的规矩来!”

    “规矩?你们又是哪个势力?这小龙山还有规矩吗?”沈风不屑地撇了对方一眼,心道两伙劫匪竟然相互都不认识,可见小龙山乱到什么地步,他跟我将规矩。

    另外一个青衣劫匪则不耐烦地吼道:“少他娘的啰嗦,再不交出钱货,你们全都得死!”

    沈风怒了,指着青衣劫匪道:“老子也是劫匪,怎么着?要不也抢劫你们一下?”

    青衣劫匪微微一怔,瞪着眼睛望着沈风,道:“你说你也是劫匪?”

    沈风拿手指在被自己捆起左手的几个壮汉,理直气壮道:“对啊!看见没?这些人都是我抢劫来的,你们如果再不说出属于哪个势力的话,我连你们也一块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