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家有喜事
    早些日子,沈小天被沈风外派出去寻找梅若柳的下落,虽然说出来沈风觉得有些亏心,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梅若柳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遇到的第一个让自己倾心的女人。

    当初两人云雨,虽说是受了桃花潭的影响,但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喜欢梅若柳的成分更多一些。更何况后来两人又经历了一次次的生死考验,更是让梅若柳在沈风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后来,因为韩春娘的到来,聪慧的梅若柳为了不让沈风为难而选择了独自离开。

    可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的迹象,就不得不让沈风更加挂念了。

    前些日子,在韩春娘提到慕容飞燕的婚事时,沈风小心翼翼地将事情进行了坦白。得到春娘的谅解之后,便派小天去小龙山那边打探梅若柳的下落。

    没想到小天竟然去了近一个月,这才刚回来,便告诉了一个让沈风不知道是喜是悲的消息。

    “大人,我按你的指引,的确找到了那个杏花楼,那里依旧是信义堂的势力,也在正常营业,我虽然住了很久,但一直没有见到梅夫人本人。后来在使了银子打探后,才知道以前的店主退隐在后院,几乎不再插手杏花楼的事情。我原本想潜入进去,可那里的戒备非常森严,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才远远撇了一眼,只是……”

    小天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

    “只是什么?你倒快说啊?”

    “好……像……怀了身孕……”

    “什么?你确定?”

    “小的敢拿性命担保,绝对不会看错!”

    沈风相信了,知道小天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自己。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

    过了好半天,才将好像没什么焦距的目光看向小天,“还有没有其他消息?”

    小天摇了摇头。

    “好了,你去休息吧!”

    沈风仰靠在椅子后背上,一脸怪异的模样,闭着眼睛久久都没有说话。

    “怎么就怀孕了呢?自己这就这样喜当爹了?这玩笑开的有点儿大了吧?”

    在地球村的时候,自己屌丝一个,自然没有资格去完成当爹这么宏伟拉风的造人工程。

    来到这里,自己得了韩春娘这个便宜媳妇。别说现在夜夜舒爽,就连当初在大泽山里的山洞中,自己都没少在春娘的肚皮上辛勤耕耘。

    可到现在,想要孩子几乎想疯的春娘都还没有一点动静呢,怎么梅若柳这个连名誉还没有的小三,就先怀上了?

    “这件事要不要跟春娘说?会不会刺激到她?万一她一生气,晚上拿把剪刀把我给喀嚓了怎么办?唉!自己也是往死里作啊……”

    沈风唉声叹气地纠结起来。

    好半天,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时,他才站起身,向后院走去,他决定了,无论如何,这件事都必须向春娘坦白,除了对她尊重,作为大夫人,自然有知情的权力,至于自己的下场如何,那就只能在床上多卖卖力气,好好哄了。

    找到春娘的时候,春娘正盘膝坐在蒲团上感悟周围的灵气。

    沈风刚一进门,对方便睁开眼睛。见是沈风,急忙起身相迎。

    沈风没有拐弯,苦涩地笑了笑,拉着她来到床边坐下,两眼注视了春娘很久,直到看得春娘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开口说道:“小天回来了!”

    “小天?哦……人找到了?”

    春娘愣了一下,随即又想到了事情的原委。

    见春娘询问,沈风便将小天带回来的消息老老实实地复述了一遍。

    春娘听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委屈,幽怨地看了沈风半天,最终还是强打精神,冲沈风笑道:“相公,这是天大的好事,我们沈家终于有后了。沈家的后代,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流落在外?不行,你得赶紧去把她们母子接回来才行。作为女人,我自然能够体会到若柳妹妹此时无助的心情和艰难。”

    韩春娘说完,突然从沈风的怀里挣脱出来,在挣脱时,趁着沈风没有注意,快速地用衣袖抹了把眼角的泪水,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种事情不能马虎了,我去找根叔和福伯他们,咱家现在日子还行,断不能让她们母子在外受什么委屈,更不能辱了我们沈家的名声。”

    望着春娘离去的背影,沈风呆呆地坐在原地,心里犹如被匕首戳了似的疼痛。

    而春娘在跑到离卧室稍微远些的地方时,突然转身拐进墙角一个偏僻的角落,蹲下身子将脑袋埋在双腿之间强行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呜呜地哭了起来。

    一分钟后,她再次站了起来,面朝墙壁将眼泪擦干,又捋顺了有些凌乱的秀发,然后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向前院走去。

    沈家有后的消息犹如一声惊天的炸雷一般,将整个城主府的人全都炸懵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韩春娘,而且在她面前,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哪点儿不对触了她的霉头。

    这让春娘心里更是难过。不过每当这时候,沈风都会将其紧紧地搂在怀里,赌咒发誓,表示这边也马上生,而且一次不生五个大胖小子决不算完。而且承诺无论谁进沈门,春娘大姐大的位置绝对不可动摇,但凡想要进入沈府,全都得经过这位大姐大的同意才行。

    有了沈风的打岔儿,让春娘心里稍微好受一些。后来也就慢慢适应了这件所谓的沈府喜事。

    既然是天大的喜事,那就要热闹操办起来。

    随后,众人又爆发出轰天的喜悦。一群人天天追着沈风打探消息。

    而根叔和福伯两人,在劝慰了春娘一番之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去小龙山的事情。

    数天后。

    清晨,晨曦初升。

    一长排马车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城主府的门前。

    雷勇等人站在旁边羡慕地望着另一边,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一副洋洋自得的火东等人,恨不得上去一把把他揪下来自己坐上。

    沈风以手扶腰,颤颤巍巍地从院内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则是满脸通红的春娘。

    “村长,你这是?”

    狗子看着走姿太过奇怪的沈风,好奇地问道。

    沈风无比幽怨地回头望了春娘一眼,然后摆手答道:“咳咳,不小心闪着腰了,没事儿,没事儿!”

    “你都多大了?还闪腰?到底行不行啊?”

    三宝一脸鄙视地撇着沈风,不屑地鄙视道。

    沈风心里一疼,立即红着脸道:“当然行了,怎么不行?不信你问你嫂子,看我到底行不行?”

    沈风说着,还转头看向春娘。

    春娘哪有他那么厚的脸皮?娇羞的冲他啐了一口。

    没想到沈风的人来疯病犯了,继续笑着追问,被逼无奈,春娘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用问我?问你的梅妹妹岂不更好?”

    沈风一下子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使原本潜藏的那一丝离愁,一下子变得无影无踪。

    福伯眼里藏着笑意,上前搀扶一把,开口说道:“那你还是坐到马车上吧!”

    说完之后,又冲站在人群里的琴婶招了招手,然后轻声地嘀咕几句。琴婶飞快地转身跑到厨房,取了一些东西跑回来交给福伯。

    根叔再三确认了时辰之后,拉着长音向众人喊道:“吉时已到,出发!”

    自从在见龙城定居之后,大家还是第一次如此大张旗鼓地为自家办事。所以除了内心无比幽怨这些天完全被春娘榨干榨净的沈风蔫头耷脑的之外,其他人全都一副精神百倍的模样。

    在无数路人的诧异当中,沈府车队浩浩荡荡地出了城门,一路向着小龙山的方向狂奔。

    随着见龙城名气的逐渐扩大,四周一些前来经商的商人也各种各样的希望能够来见龙城淘宝的人群,陆陆续续地行走在前往见龙城的路上。

    所以,虽然见龙城与小龙山之间的这条官道并不好走,但一路上都能陆陆续续地看到行人。

    如果众人骑的全是快马的话,这段距离大概要走不到三天,由于为了显示沈府的重视和隆重,根叔和福伯在商量之后,直接加入了满满七大车的礼物。

    对于这些,沈风自然不会说出什么,至于韩春娘那边,沈风早已用尽义务、交公粮的模式,埋头在床上苦干几天,以两腿哆嗦的代价换取了韩春娘的谅解。

    马车的速度自然不会有多快,所以,按根叔的估计,估计得四天才能到杏花楼。

    经常出门的人都知道,第一次外出,必然非常兴奋。然而,当这种情绪维持了半天或一天之后,就开始慢慢变得麻木,甚至到后来还会变得烦躁起来。

    沈府的车队现在就是这样,连续走了一天一夜,即便福伯在询问大家是否休息的时候,众人全都兴高采烈地回复不用。

    可到第二天傍晚,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一个个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幸福劲儿,开始蔫头地没有了精神。

    人群中不时地有人询问:“这路上怎么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

    “谁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客栈?”

    “根叔,我们年轻硬撑着点儿还没事儿,你们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可不能这么撑着,该休息的时候,一定得好好休息。要不麻烦您老去村长那边问问,什么时候才能休息?”

    “是啊,我这马都累得快走不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