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被砸死的萧安山
    小武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没有,我还去询问来着,他说具体情况他也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

    沈风心里一阵冷笑,不由在心里暗道:“你倒是推得干干净净,当初向我沈家承诺照料的事情,看来是有些忘了。不过,这种事情,你以为你能推得了吗?真以为我离开飞雪镇,还就治不了你了?”

    不过现在既然出了问题,自然要先弄清事情的经过。所以,心里的想法并没表露出来,只是看着小武淡淡地问道:“说说你知道的消息!”

    在小武的讲述中,沈风才算知道,原来萧安山一直老老实实地待在沈府,没有沈风的命令,无论是沈府下人还是萧安山自己,都不敢迈出沈府大门一步。可后来时间长,加上萧安山担任家主多年,自是有些拉拢人心的手段。

    后来便使了手段,用自己的小老婆乔雪薇拉拢一个刚刚进府,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下人。一时间虽然被带上了绿帽,但却也有了悄悄溜出去的机会。

    原本他还想着寻找自己唯一有出息的儿子萧庆生为自己报仇。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小老婆竟然还跟对方产生了真情,有一天趁着天黑,两人背上小包袱直接逃离了沈府。

    打出去的肉包子就这么没了,这让萧安山非常愤怒,直接潜出沈府追踪,没想到两人还真就被他追上了。

    对于自己的小老婆和一个下人,萧安山自然不会放在眼里,无论两人怎么求饶,他都不管不顾地拎起木棍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原本两人还由于心虚而躲躲闪闪,结果在那下人挨了几下狠的之后,也被打出了血性。直接开始反抗。

    年老体弱的萧安山哪里是年轻人的对手,虽说以前也算得上有几下子,可架不住年龄太大,所以,没过多久就被对方一棍子干倒在地。

    干倒萧安山,下人也是慌了,急忙扯着乔雪薇离开。可乔雪薇却不太愿意了,一把拉住对方,“不能让他活着,要不他一嚷嚷,咱们谁都活不了。”

    “可……”

    下人有些犹豫,毕竟杀人这玩意儿还真个杀鸡宰羊不太一样,没有个强大的心理素质还真不见得能够下得去手。

    见对方犹豫,乔雪薇却一把抱住对方,一副我见尤怜的模样说道:“那你发誓,发誓这一辈子都对我好!”

    下人突然得了这么个漂亮媳妇,自然是什么都得依着,此时见到对方这幅模样,刚刚还发狠斗殴的大男人一下子化成了绕指柔,一副无比心疼而又咬牙切齿地应道:“一辈子对你好都不够,我要生生世世都对你好。”

    见对方答应,乔雪薇满意地将其松开,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既然这是我跟他的孽缘,那就由我自己来与他做个了断,自此之后,奴家便是你的人了,生生世世,永不相弃。”

    说完之后,便独自来到被敲晕的萧安山跟前,蹲下身子,用一双青葱的玉指捋了捋萧安山脑门上花白的头发,低声说道:“老爷,虽然你平日人对妾身不薄,可无论如何,妾身也没有忘记,你当初为了得到妾身,杀了与我青梅竹马的青哥哥,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他是无辜的,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他对我好,一直是把我当做妹妹照顾的。妹妹想要出嫁,做哥哥的,自然会多关心一些了。所以,他就去我家的次数勤了些,可你竟然以为他也跟你一样,对我起了龌蹉之心,连夜一把火将他们全家烧死。”

    说到这里,乔雪薇似乎陷入了沉默,只是从眼角涌出的泪水,显得有些痛彻心扉。

    “呵呵,青哥哥,你怎么都想不到吧?你跟伯伯伯母竟然会死在这个人的手里。而且还是因为你最疼爱的妹妹,放心去吧,今天妹妹替你们报仇了。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我便托生到你家,为你们做牛做马偿还欠你们的情分。”

    说完之后,她直接摸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笑呵呵地冲着萧安山的太阳穴砸了下去。

    一边砸,嘴里还一边嘀嘀咕咕地说着让什么青哥哥安心,自己现在就替他报仇。

    这一幕,直看得下人浑身发冷。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向在自己身下承欢娇、喘,柔弱得如同一潭泉水般的女人,竟然还有如此变态的一面。

    就这样,昏迷中的萧安山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自己的小妾手里。

    而乔雪薇在砸死萧安山的时候,也的确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竟然会让她想要依靠的对象,留下了非常恐怖的心理阴影。

    两人逃离的第二天中午,便被沈府的人给追上了。在拷问之下,那名下人竟然将全部的罪名全都推到了乔雪薇的身上。称自己是因为受了她的故意诱惑,才只是想把她带走而已。

    乔雪薇没想到自己挑选的男人,竟然连与自己共同患难的勇气都没有,一下子对整个人生都失去了希望。

    在趁大家没有注意的时候,直接走回房间,将一条丝绸挂在梁上,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萧安山死了,乔雪薇也死了,跟乔雪薇私奔的下人则被打折双腿关了起来。

    直到现在,被囚禁在飞雪镇的萧家一家,除了逃走的萧庆生之外,就只剩下萧安山的大老婆罗绮云和他的女儿萧凤荷及萧可心。

    乔雪薇的事情发生之后,罗绮云一下子也失去了希望,加上年纪过大的缘故,整个身体彻底垮了。日常生活全都依靠萧凤荷和萧可心照料。

    在小武过来之前,最为聪慧的萧可心也用剪刀剪去秀发,整天抱着一本破旧的经书,吃斋念佛。

    “行了,我知道了!把情况跟根叔说说,多安排一些人数,以后绝对不能再出现这种事情。还有,萧庆生的消息还得继续打探。”

    交代完后,沈风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不过倒也并非有什么怜悯之意,只是提及这种事情时,偶尔产生的一种感慨而已,

    “也许这就是命吧!总之,在自己过来之日,便注定了萧家的不得善终。”

    他冲小武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离开。

    虽然到目前为止,萧家基本上已经完了,可因为没有找到萧庆生,所以,沈风并没有彻底放心。因此,他也并没有生出释放她们的善念。毕竟,曾经对溪水村犯下那么大的滔天大罪,现在没有直接杀她们,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

    这个插曲对沈风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所以,没过多久,他便利索地从那种难言的情绪中摆脱出来。继续向楼大娘住的地方走去。

    当他来到楼大娘门口的时候,便发现慕容飞燕和甘小雨都在屋子里陪楼大娘说话。

    几人见沈风过来,便都站起身退到一边。

    “沈大人来了!”

    躺在床上的楼大娘见沈风过来,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最终还是力不从心地没有起来。

    “唉!整天这么麻烦沈大人,老身真是惭愧!”

    说实话,连楼大娘自己,都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沈风这种人。从来没拿其它帝国的通缉命令不当回事儿不说,还直接收留了日月教所有的人数。虽然之前自己还怀疑是不是对方是不是对燕丫头有意,可从自己过来之后的这些日子以来,从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来看,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所以直到现在,楼大娘都搞不清沈风究竟是什么意思。

    曾经在私下里,她也询问过慕容飞燕几次,可得到的答案就是他人心肠好,对自己人都是非常照顾,自己之前去飞雪镇帮过沈府,所以,也就成了所谓的自己人。

    “呵呵!好个自己人!”

    这种说法对于楼大娘这种职业间谍来说,简直就是非常直白地糊弄对方。不过她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暗自警惕,想看看这沈风是不是真的拿什么自己人来糊弄她们。

    “楼大娘,说这些就见外了,别说你家这燕丫头帮我不少,就连小雨和安老爷子也都是一直在尽着最大努力帮我呢!你是燕丫头和小雨的长辈,其实说起来,也算是我的长辈了,晚辈为长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不是天经地义嘛!”

    沈风微笑着劝慰几句,又在慕容飞燕给自己让开的地方坐了下来,一边伸手去握楼大娘的手腕,一边继续笑着聊道:“你看前几天那么严重,现在不是越来越好了嘛,你就踏踏实实的放心好了,这病啊,全都包在我身上,保证给你治得利利索索。等着以后身子再恢复硬朗了,你就待在咱们见龙城,好好享享清福……”

    沈风的几句真诚劝慰,一下子说得楼大娘心花怒放。

    “得嘞,得嘞,我也是托您的福啊,要不是您这么费心地帮我这个快死之人,我哪还有什么盼儿啊?要说这放不下的,其实也就是燕丫头了。其实我跟您,这丫头就是性子直了点儿,平日里啊,疼起人儿来,那也是没得说的,这以后啊,要是能够跟沈大人您攀上亲戚,我们这些老东西,即便是死啊,也都是乐死的……”

    楼大娘越说越有劲,沈风则越听越挠头,自己家里还一摊子事儿呢!要是再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么个慕容飞燕,别说是韩春娘了,估计离家出走的梅若柳都不会放过自己。

    “唉,这死拧的丫头,走了这么久也不来个消息!”沈风的心里不由惦念起了好久没有消息的梅若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