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自救
    “哈哈哈哈……老子第一个进入龙谷了!万洪,你想不到吧?哈哈哈哈,老子第一个进入龙谷了!活该老子幸运,活该你小子倒霉,待老子出去,你就会知道什么是杀父之仇,什么是夺妻之恨了。哈哈哈哈……老子一定要在这里屠五龙,然后再喝龙血,吃龙肉。万洪,老子等了这么多年,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你就洗好脖子等着老夫去取你性命。”

    望着神神叨叨的宫剑平,沈风没有说话,反而将脑袋往茂密的草丛里面藏了藏。没有办法,此时的状况,即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都能轻易地要了自己的性命。

    而宫剑平那边,显然已被这突如其来的进入整昏了头脑。完全忘记了所处的环境,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外来人类所能够肆无忌惮横行的地方。

    “咦?这不是洗骨花吗?咝……竟然这么大个儿?看着药龄,至少在百年之上,这可是制作筑基期灵药的必备药材!呵呵,这里果然到处都是宝贝,既然遇见了,那就绝对不能放过!”

    宫剑平一边在嘴里嘀咕,一边挽起早已烂得不像样子的衣袖,俯身抓起洗骨花的根茎,奋力猛拔。

    “给我起!”

    只听他猛吼一声,手腕粗细的洗骨花被他连根儿拔起。洗骨花虽说是花,其实药力真正强大的部位,仍旧在根部。所以,在根部刚一出土,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在周围弥漫起来。

    “果然是好东西!”宫剑平低声赞了一句,然后将上面的叶子揪下来丢在地上,嘴里嘀咕道:“虽说叶子也是难得的好东西,但现在有更好的选择,只能丢掉你了!”

    “这株竟然是紫叶蓝?呵呵,归老夫了!”

    “这个不是传说中的龙须冰火果吗?果然是龙须,啧啧!真够长的!”

    “我的天!这不是我当初几乎拼了性命,杀了近百人才抢到一瓣花片的玉髓草吗?那里还有一株,不对,足足有五株之多,天啊!我简直要疯掉了!”

    此时的宫剑平完全像个见到心仪玩具的孩子,在山坡之中来回奔跑,把所有自己认识的珍贵草药,全都拔掉,包裹在脱下来的长衫当中。

    后来,他行进的途径,竟然直直的朝着沈风的方向,一时间,吓得沈风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

    “这老东西,简直就是土匪!采药就采药,看白白的浪费多少东西?以前看着他还算凑合,现在一看,简直就是个丧心病狂的无赖!”

    感觉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宫剑平,沈风有些着急起来。

    由于宫剑平正沉溺在疯狂采药当中,还真没注意到躲在草丛的沈风。

    “咦?这里是什么东西?”

    很快,宫剑平的声音在沈风脑袋的不远处响起。

    就在沈风以为自己被他发现的时候,突然又听他惊呼一声,“血蟒枝!这是血蟒枝!对,我绝对没有记错!有了它,我结丹的几率就会大上好几成!哈哈哈哈……老子这下发了!这些老子都不要了,就选你了!”

    宫剑平的眼睛直直地望着眼前一株色泽鲜红,形状犹如长蛇一般的盘花树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待情绪稍微稳定之后,只见他将刚才收获的药材,猛地丢在地上,然后直直地冲血蟒枝扑去。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刚刚触碰都血蟒枝的时候,突然感到脚下一空,整个人猛然向前栽去。

    “哎……”

    情急之下,他下意识地张嘴刚要说话,结果话刚出口,腿部突然一疼,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由于措不及防,所以一下子摔得他头昏脑胀,就在他打算起身查看情况的时候,却发现几根蔓藤犹如游蛇般在自己的身体上来回游走、穿梭。

    “什么东西?”他伸手要扯,但手刚抬起,还没落下的时候,急忙猛地停在那里。

    豆大的汗珠沿着他那突然变得无比苍白的面孔,哗哗的向下直淌。

    “血蟒、这是血蟒!我怎么把它给忘了呢?不是说血蟒枝的附近,必定会有血蟒的存在吗?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此时,宫剑平的身体有下子僵硬起来,保持着摔倒时的样子,一动也不敢动。而且还在心里不住地祈祷道:“赶紧走,赶紧走,赶紧离开我……”

    不过,他的祈祷显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血蟒蔓藤在经过一大圈的游走之后,竟然快速地爬到了他的脸上,而且还不偏不倚地触碰到了他的鼻孔处。

    “阿……阿嚏!”

    最终还是无法忍受的宫剑平猛然打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

    打完之后,他立即傻了,而盘在身体上的血蟒蔓藤显然也吓

    了一跳。在短暂的静止之后,猛然一个窜身,非常精准地钻入他的鼻孔当中。

    “啊……”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传遍了整个山沟。

    直到此时,宫剑平再也无法保持沉默状态,直接动手开始撕扯身上的蔓藤。

    打算挣脱它的束缚。

    不过,他的力气,跟蔓藤相比,显然差了不是一筹。没过多久,几根带着鲜血的蔓藤,竟然从他的鼻孔和嘶吼的嘴巴里面钻入体内,在一路冲锋之后,竟然从他的耳朵和眼睛里面探出脑袋。

    宫剑平一边凄厉的惨叫,一边拼命地在脸上与血蟒蔓藤撕扯。

    不过,他的力气却越来越小,而进入他体内的血蟒蔓藤却越来越多。

    躺在地上的沈风只能看到很小的一块,但就这么一点点的视线,就让他产生出无比的恐惧和反胃。

    虽然以前他也看过不少僵尸、病毒等之类的恐怖电影,但现在却是非常真实的现场表演。那血淋淋的程度让他几乎要呕吐出来。

    “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厉害?看来我就这么躺在这里,并非像我想象的那么安全!不行,得赶紧想办法离开,绝对不能在这里等死……”

    听着宫剑平越来越弱的气息,沈风的心里莫名地生出一种同情。当然,这种同情,完全出于同类任由异类宰割而无法抵抗的那种悲哀。

    “怎么办?看看能不能用意识将混元珠打开,那里还有些修为丹和万年莲子,如果能够吃上一粒,身体就会有恢复的可能!”

    想到这里,沈风不再犹豫,直接闭上眼睛,用意识是去感触混元珠。

    然而,情况并非跟他想的那样,在经过几番试探之后,他发现原本一触即开的混元珠,此时竟然跟一块普通的破石头一般,没有丝毫动静。

    “怎么会这样?不行,我再试试!”

    就目前来说,这好像是摆脱困境的唯一办法,所以,虽然无数次的失败,但沈风却不敢停止,依旧拼命试验。

    大概十分钟左右,沈风觉得自己的脑袋都累疼了,但混元珠却一如既往,没有打开的迹象。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沈风有些绝望,虽然很不甘心,但却又无能为力。这种心态,说实话,即便是在地球村的时候,沈风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说好的幸运加成呢?老子还是幸运儿呢?难道这样也算幸运?都他娘的是骗子!”

    就在他无比绝望,絮絮叨叨的时候,沉默很久的幸运,竟然真的闪了一下。

    “咦?好像有门儿哎!”

    虽然闪的光线不大,但还是被沈风感觉到了,不由开心道:“难道欠骂不成?真要这样的话,那我可就开骂了?你大爷你二爷……”

    就在沈风嘴里嘀咕的时候,只见脑袋旁边的一株他根本说不出什么名字的草药,竟然被风吹断,而断掉的那一部分,恰到好处的掉在了他的嘴巴上面。

    “我……”

    沈风刚一张口,草药便掉入嘴巴当中。

    “咦?这么苦?”

    沈风刚想要吐,不过又立即改变了主意。

    “这味道好像不太对劲儿?难道这还不是杂草?不对啊?这味道里面竟然还蕴含着能量?其实这何尝不是一个好的自救办法呢?”

    沈风的脑袋猛然一震,顿时,一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只见他猛地把剩余的部分全都卷入嘴中,毫不犹豫地大嚼起来。

    草药的汁液沿着他的口腔顺流而下,而沿途所经过的地方,在微微的苦涩之后,还有一种细细的暖意。

    “这个办法不错!”

    一截草药吃完,沈风明显感觉自己的精神比之前好了一分。

    随即,他直接将脑袋一歪,冲着最靠近嘴巴的一株长着几颗朱果的草药咬去。

    只听“咔嚓”一声,沈风在咬断之后,猛然往上一吐,然后又张大嘴巴,利索地将朱果接住,毫不犹豫地大嚼起来。

    果破汁流,顿时溢满了沈风的口腔。只见他浑身一震,一缕仿若开天辟地般的气息在体内腾空而起,他细细地感悟,这好像是一种物极必反又好似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无尽衍变,似乎整个身体乃至灵魂的混沌,被突然破开,随之,体内竟然也衍变出一丝虽然微弱,但却非常真实的那种开天辟地的气息。这气息虽然淡薄得如果不用心体悟几乎感应不到,但却让沈风突然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那种,俾睨天下的强大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