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瞎子莫三
    </p>

    众人还没聊几句,丘元龙等人也都带着人马跑了过来。</p>

    在发现房倒屋塌和得知对手已经被沈风打发走了之后,丘元龙立即将话题转到了别的方面。</p>

    “老弟,你看什么时候过去合适?”</p>

    丘元龙伸手向城外指了指。</p>

    “的确不能再耽误了!”沈风皱了皱眉头,“如果准备好了,晚上就可以!”</p>

    “得嘞!就等你这句话呢!”丘元龙笑道,“那我们就先走了,晚上我们等你!”</p>

    ……</p>

    客栈是没法儿再住了,沈风只好趁机搬进了早已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新宅。不过,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收拾搬过来的东西,天边的晚霞,已经开始由红变暗,见龙城里的火把也逐渐多了起来。街上到处都是开始忙碌的百姓。</p>

    “该走了!”</p>

    沈风看了看天色,觉得可以走了。便将烈焰火凤招到身边,进行了一番叮嘱之后,又检查了一遍下午抽空买来的东西,在确认无误之后,才离开家里,向丘元龙那里跑去。</p>

    站在东城门门外,沈风笑呵呵地对前来送行的丘元龙等人说道:“行了,你们注意我发的信号好了!”</p>

    “好!啥也不说了,多多保重!”</p>

    赵五侠拍了拍沈风的胳膊,郑重地说道。</p>

    “走!”</p>

    沈风冲旁边跟随自己出城的队伍挥了挥手,一行人趁着夜色默默向敌营进发。</p>

    不到一个时辰,众人便过了丰安河,进入敌军的边防。</p>

    “大家记住,这次无论偷袭的效果如何,都要尽量确保自身安全。”</p>

    沈风看着眼前突然多出的薄雾,皱了皱眉头。</p>

    不过,在对周围进行了仔细的观察之后,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便简短地对带过来的精锐士兵们叮嘱几句,然后率先向敌营摸去。</p>

    待众人距离敌营大概四百多米的时候,一名头目便来到沈风面前,“大人,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p>

    “是不太对劲儿!大家都小心点儿!”沈风也是皱着眉头,尽力观察着周围的情景。</p>

    月光下,周围显得非常安静,好像自己来的,只是空旷无人的野外,而非敌军阵营一般。</p>

    沈风在静立几秒之后,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便索性不去管他。径直带人冲入敌营。</p>

    然而,当众人拎着兵器,掀开敌军营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意外情况。</p>

    “咦?”</p>

    “大人,这大营是空的?”</p>

    “这里也是!”</p>

    “这怎么回事儿?”</p>

    ……</p>

    “不好!肯定有诈!撤退!”沈风一看情况不对,急忙招呼众人撤退。</p>

    可众人刚刚转身,一个苍老的声音便从远处传来。</p>

    “既然来了,又何必着急走呢?”</p>

    “谁?”</p>

    沈风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环顾四周。然而,除了淡淡缭绕的薄雾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p>

    “哈哈哈哈……我是谁?这重要吗?”</p>

    随着声音的再次响起,只见一道黑影儿,从骤然分开的薄雾中掠来。</p>

    “哗!”</p>

    众人一阵大惊。</p>

    “唰!”</p>

    纷纷将兵器横在手里,警惕地看着那道黑影儿,稳稳落在百米之外。</p>

    沈风皱了皱眉,抬眼看向眼前这位黑衣人。对方身材不高,全身罩在一个硕大的斗篷当中,在他的故意遮掩下,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孔。</p>

    “你是谁?”沈风又问。</p>

    “呵呵,看来你还真想知道我是谁啊!”斗篷下面,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估计说了你也不会知道的,那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漠北十绝你可曾听过?在下便是漠北十绝老三,瞎子莫三!”</p>

    对方说的不错,沈风还真没有听过什么漠北瞎子、海南聋子啥的。所以,依旧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p>

    沈风环顾四周,并没发现其他人,然后开口问道:“好吧!的确没听说过!你这是要拦住我们?”</p>

    “呵呵,那得看你们的表现如何了!如果乖乖听话,自然就另当别论了!”黑衣老人仍旧一副乐呵呵的口气。</p>

    “你觉得你能拦得住我们?”沈风看了一眼自己带过来的精锐士兵,开口笑道。</p>

    “如果我一个人的话,那自然会疏忽一二。不过你虽然人多,但我这边,也同样不少!”</p>

    老人说完,直接将双手向上平摊,然后做了一个沈风看不懂的手势,口中大喝一声:“收!”</p>

    霎那间,原本缭绕在周围的薄雾,全都快速涌动起来,然后化成缕缕青烟,围拢在众人周围。</p>

    还没等沈风等人明白过来,这些青烟便径直向黑衣老者的手掌涌去。</p>

    不过,对方的手掌,似乎成了一个无法填满的大洞,直到周围变得通朗之后,仍旧没有填满的迹象。</p>

    黑衣老者在青烟收尽之后,瞬间将手势一换,口中大喝一声“合!”</p>

    然后缓缓收起手掌,迎风伫立。</p>

    然而,沈风此刻,根本无暇顾及黑衣老者那种仙风道骨的姿态。他的整个心脏猛然跳动起来。身边的那些精锐士兵们,也都一脸的决绝的样子。而且从大家的目光中,甚至能够看到那股夹杂其中的绝望。</p>

    “吼!”</p>

    “杀!”</p>

    ……</p>

    还没等沈风有所动作,只见外围密密麻麻的敌军突然狂吼起来。</p>

    抬眼望去</p>

    满山遍野,都是大片大片的火把。</p>

    那雄壮的场景,似乎要将整座山峰都燃烧起来。</p>

    “该死!”</p>

    沈风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句。</p>

    刚才自己还奇怪怎么河这边会有薄雾,原来都是这个叫瞎三的家伙搞的鬼!</p>

    不知道对方用什么办法,直接将沈风等人用薄雾与外界隔绝起来。所以,沈风等人根本没有料到,在薄雾之外,竟然还有数万敌军埋伏其中。</p>

    “奶奶的,这次算是遇到高手了!”沈风暗暗叫苦。</p>

    的确,能够将自己近千人用薄雾包裹起来与外界隔绝,而且能让自己这个筑基二层的高手没有一丝察觉,那修为,定然高出自己不止一个档次了。</p>

    “哈哈哈哈……”</p>

    黑衣老者将沈风的郁闷表情看在眼里,不由笑了起来,“怎么样?年轻人!还跟老朽比试人多吗?”</p>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你们这是要打算聚众闹事吗?”沈风看着距离不到五百米,那密密麻麻手持兵刃的敌军,无语道。</p>

    就在此时,一位骑着枣红大马,身披红色战袍的中年人夹马向前,在距离沈风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p>

    “看样子你们这是打算深夜偷袭了?鹿为!看你干的好事儿?如果不是我们回援及时,恐怕你早就被这帮人偷袭成功了吧?”</p>

    中年人的话音刚落,一个身披兽皮,头上扎着一冲天辫子的年轻人急忙从人群中窜了出来。</p>

    只见他“噗通”一声跪倒在骑马的中年人跟前,面色惊恐道:“小的该死!求乌帅饶命!”</p>

    “哼!等这场战事完了再找你算账!”被称为乌帅的人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会对方。</p>

    “把他们全都给我抓起来!一柱香之后,进攻见龙城!”</p>

    乌帅将大手一挥,冲着沈风吼了一声。</p>

    “轰!”</p>

    乌帅的话音刚落,包围沈风等人的敌军,轰然应了一声,然后犹如潮水般涌了过来。</p>

    “给他们拼了!”</p>

    沈风身旁的精锐士兵一看这架势,便明白,这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一个个也都快速地举起兵刃,打算拼死应战。</p>

    “是我连累了大家!”沈风无奈地看了看身边的士兵,有种无法言说的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出这么个偷袭的主意,估计大家都还待在军营睡觉呢!</p>

    “这不关你的事儿!”</p>

    距离较近的士兵看着沈风回了一句,“既然他们来了,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的!”</p>

    沈风点了点头,的确,既然对方的援军能够这么快到达,即便躲过今晚,那明天是生是死仍旧不太好说。</p>

    “全都背靠围在一起,然后护住自己的耳朵!既然遇到了,那就杀吧!”</p>

    沈风说完,猛然将身体一掠,然后将两手向两边一拉,一道若有若无的金线瞬间出现在两手之间。</p>

    就在身体下落的瞬间,只见他又向前猛窜一步,冲着狂奔而来的敌军,张开大口狂吼起来!</p>

    “吼!”</p>

    “吼!”</p>

    “吼!”</p>

    ……</p>

    吼声时快时慢,时而尖锐,时而沉闷,随着沈风身法的飞速旋转,几乎形成了一道道起伏不定的波浪,一圈圈地向冲过来的敌军攻去。</p>

    这是沈风自从学会了狮吼功之后,第一次如此酣畅淋漓的发挥,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在一圈吼完之后,甚至有种想要疯狂呕吐的冲动。</p>

    当然,这种嘶吼的效果,也非常显著。</p>

    只见冲在最前面的敌军,在实质性声波的攻击下,根本无法躲避,身体纷纷倒飞出去。</p>

    七窍向外喷涌的鲜血,瞬间在人群中洒成一片血雨。</p>

    霎那间,原本宁静的山谷,变成了人间炼狱,不仅充斥着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各种各样的断肢残臂夹杂着如雨的鲜血飘洒得满地都是。</p>

    远处的敌军,同样被这如鼓似雷般的声音,震的大脑一片空白,耳朵之中,更是渗出丝丝血迹。</p>

    骑在枣红大马上的乌帅乌君博,同样也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p>

    只见他疯狂地勒死马缰,希望以此来抵抗住胯下骏马,犹如发疯般的狂躁。</p>

    在与骏马对抗的同时,他更是扯着嗓子,大声的下达着一个又一个冲杀的命令。然而,距离太远的人听不到,距离近的,也早已被沈风这种如锤重击耳膜的疼痛,震得出现了短暂的耳聋。因此,根本没人听到他说话的声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