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务正业
    黄家

    家主书房内。

    先前去给沈风送丝线样品的佣人,站在书案面前,带着一丝微微的激动。冲坐在书案后面的黄兴说道:“其实这件事对咱们黄家来说,完全是举手之劳,如果沈大人那边守信的话,没准儿还真能解决粮食问题,所以,我就试探着问了一句,没想到沈大人竟然答应下来了。您看”

    黄兴并没回答,手里仍旧把玩着佣人带回的丝线样品,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随手将丝线放在桌上,身子靠在椅背上,看了一眼眼前的佣人,“他有没有说要干什么用的?要知道,这东西可不适合做衣服!”

    “沈大人没说,小的也就没敢问。不过,小的想,既然他愿意用粮食来交易,那最好咱家能够全部承包下来。”

    “呵呵,你还是太嫩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兵荒马乱不说,更是闹灾荒的时候啊,粮食那是什么?那可是比黄金还贵重的东西。就凭这个举手之劳的丝线,就能换来粮食?这也太容易了吧?我估摸着,姓沈的不知道又再憋什么坏呢!所以,这件事情得慎重再慎重,否则万一掉进被他挖的坑里,那咱们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黄兴苦笑两声,有些犹豫道。

    “那怎么办?我再过去把它推掉?”

    佣人一听,家主说的也对,这时候哪能有这么大的馅饼?想到这里,心里也不由犹豫起来。

    “那怎么行?以沈风的那种性格,你敢推掉,他就敢憋坏整死你!不行,不行!”黄兴立即摆手说道。

    “既然你答应他了,那咱们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好了。你现在就去召集人手,争取天亮就给他送过去一批,不过切记不要送太多,不能让他察觉出咱们做这个的速度特别快。让他明白,这件事情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可以克服的难度,这样他在兑现粮食的时候,才会利索一些。”

    “高!”佣人一听,的确是这个道理,如果显得太容易的话,不是就不值钱了嘛!不由竖起大拇指,拍了黄兴一记马屁。

    “高什么高啊?瞎子都能看出来咱们的想法。”黄兴摇头,一脸苦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必须得先防着一点儿罢了。如果他真能拿粮食来换,那咱们再逐步加大数量。”

    黄兴哀叹一句,然后想了一会,觉得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件事都是利大于弊。便又道:“真弄不懂这姓沈的又要搞什么鬼?不尽快帮助申屠城主想办法驱敌,反而整天做这种不务正业的事情。算了,既然他那边心意已决,那我们就按他的要求来好了,反正他愿意用粮食来换,我们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人手方面没有问题吧?”

    “人手没问题,现在那么多饥民,只要能有吃食吊命,要多少就有多少。”佣人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好吧,那你就负责这件事情了。手头的事情交给其他人来做好了。现在就准备起来,明天一早先给他送一批过去,顺便探探他的目的。”

    黄兴将整件事情在脑海当中过了一遍,在确定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之后,便开口同意了。毕竟天大地大,都没有吃饱最大。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进粮的源头,自然不能就这么被浪费掉了。更何况,对方还是至少黄家目前还不能得罪的沈风。

    客栈

    沈风光着脚,一个线头勾在大拇指上,手上拿着梭子和木板,凝神思考,极力营造出小时候躲在野外偷偷织的场景。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沈风啪的一声将东西一摔,拍着脑袋哀叹一声,“他娘的,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织个渔而已,又不是考高数,怎么就把我难成这样?”

    思索未果,不由有些泄气,直接将身子扔在床上闭着眼睛休息起来。过了一会儿,又猛然坐起,嘴里神神叨叨地嘀咕道:“不行,还得琢磨,毕竟现在只是征服河流而已,还有那么多海洋都等着我征服,哪能因为这点儿挫折就放弃了?更何况,如果就这么放弃,也对不住勒了这么半天的脚趾头啊!”

    想到这里,沈风再次回到自己刚刚收拾出来的工作台前。认真琢磨起来。

    只见他先将一根短绳固定在一根巴掌长的圆木上面,然后又用一根丝线压着圆木上的短绳,来回的绕了几圈。

    “应该是这样子的!”沈风挠了挠头,嘀咕道,“接下来好像是把这个丝线绑成死扣,然后取下来,再将短绳打死结固定”

    经过一通琢磨,待将丝线从圆木上取下之后,沈风仔细检查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成功了!

    “耶!”

    他高兴得一下子跳了起来。

    “总算是做成了开头!哈哈哈哈真不愧是见龙城第一聪明人!”

    沈风恬不知耻的开口吼道。

    由于声音过大,所以,他的话音未落,外面便咚咚咚地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沈大人,里面什么情况?”

    “沈大人,是不是又有敌袭?”

    “沈大人,我们来救你来了!”

    还没等沈风开口回答,便听到“咣”的一声,整个房门被人撞掉下来,直直地冲沈风砸来。

    “啊!”

    沈风一见,马上就要砸到自己,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房门的边沿紧紧地擦着自己的身体跌落在地。

    紧接着,十来个手持兵器地守卫哗啦啦地一拥而入。然后又快速、机敏地分散各处。一边紧张地查看屋内情况,一边出声安慰道:“沈大人,不用怕,有我们在呢!”

    “就是,放心好了,有我们在,谁来杀谁!”

    “出来!”

    “敢私闯沈大人住处,活腻味儿了吧!”

    “就是,有本事出来单挑!”

    “哼!还藏?老子都看到你了!”

    “王八蛋,还不出来是吧?”

    沈风站在一边,傻傻地看着一帮守卫在屋子里翻箱倒柜地折腾,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们干什么呢?”

    他无语地问道。

    “嘘!大人别着急,我们一会就会把他翻出来!”

    “就是,大人放心好了,这次不把他打出屎来,老子就不姓石了!”

    “大人先休息一下,这边马上就处理完毕!”

    众人见沈风开口,一个个一脸严肃地劝慰道。

    “处理?处理你大爷!你们折腾他娘的什么呢?要不是哥们儿躲得快,差点儿就把我给砸了?我跟你们说,我来到这里,可没交医保的!万一住院啥的,花的钱,可都得自己掏腰包!”沈风无语的吼道。

    一见沈风发火,众人有些蔫了。

    “都是手下保护不利,让大人受到偷袭,请大人责罚!”

    “请大人责罚!”

    “属下守卫不周,请大人责罚!”

    一帮人噗噗通通地跪在地上,向沈风道歉。

    “责罚个屁!咱们先说清楚,谁受到偷袭了?”沈风皱着眉头问道。

    “呃?”

    众人愣了,刚才明明听到沈风在屋子里面大叫啊?而且屋子里面就沈风自己,如果不是受到袭击的话,怎么会跟个神经病一样叫唤?

    “大人刚才,您不是在呼救吗?”

    “我们听到大人的呼救,才匆忙赶过来的!”

    “我呼救?”沈风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刚才自己得意忘形的样子,让他们产生了误会。

    “算了,算了!这里没什么敌袭!都回去吧!”沈风无力地摆了摆手,有点连火都发布起来的样子。

    “大人!”

    “大人?”

    “大人!”

    见沈风让众人出去,一帮人有些不解?难道自己意会错了沈大人的意思?是让自己先推出去,然后将这间屋子包围起来?还是有其他的暗示?

    想到这里,众人唰的一下,全都将目光紧紧地盯着沈风,试图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什么指示或者端倪。

    不过沈风却根本没注意到这些,而是低头无语地挥了挥手。

    “是!”

    众人一看这种情况,不由得心揪的更紧了。

    “什么个意思?闭着眼睛低着头?着算是什么暗示?难道问题出在挥动的手势上?可好像真没看出来什么啊?”

    一帮人无比的纠结,没明白眼前这位沈大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沈风既然都摆手轰人了,众人也不好再继续留下去。只好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向门外走去。

    众人刚走到门口,沈风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开口道:“等等!”

    见沈风挽留,众人“哗”的一声,将脑袋转了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沈风。

    “唉!哥几个,你们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沈风苦着脸,用手指着地上的一片凌乱和摔在地上已经散架的门板,“这个也得帮我处理一下把?你说我在屋子里面待的好好的,你们突然撞进来,打扰我的思路就不说了,竟然连我的房子都差点儿给拆了。这乱七八糟的,叫我怎么待?在临走之前,总得帮我收拾收拾吧?”

    众人愣了一下,随即又明白过来。

    其中一位首领模样的守卫凑到沈风跟前,“真的没事儿吗?”

    沈风无语地拍了拍额头,然后在对方身上拍了拍,开口说道:“当然有事儿了,你看看这都乱成什么样子了?我跟你们说啊,想搞完破坏就溜,门也没有!不收拾利索,谁都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