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粮呢?
    吕又臣喊了几声,结果发现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不由生起气来。

    “你们站在这里,我自己去点灯,他奶奶的,这两个小子,肯定不知道躲到哪里偷懒去了。等我找到他们,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

    吕又臣一边说着,一边以荧光石照路,独自去里面点灯去了。

    女人和孩子们,见吕又臣离去,全都没什么说话的精神,一个个安静的待在那里。心里幻想着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没过多久,墙壁上的油灯被点亮了,昏暗的灯光从远处照了过来,众人的眼前也逐渐亮了起来。虽然视线并不是很好,但至少现在能够看到眼前在进门之后,便是只能通向左右的甬道。

    “过来吧!”

    吕又臣的声音在里面传了过来。

    由于众人都没有来过,对未知的环境,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尤其像这种的幽暗狭窄的底下通道,更是加深了这种感觉。

    于是,众人全都战战兢兢地顺着吕又臣的声音,向左侧走去。

    “一号!二号!你他娘的死到哪里去了?”

    不远处,吕又臣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来,这里!”吕又臣见实在叫不到一号和二号男孩,便直接放弃了。折身向众人走来。

    “我跟你们说,最近这段时间,你们暂时还待在地下,等外面的风头过了之后,我再把你们转移到地上去住。当然,为了暂时不被别人发现,白天最好先在屋里待着”

    吕又臣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地给大家讲述着各种注意事项。

    “来,这边是我早就安排好的住所,你们先过来看看!”吕又臣带着几人,沿着左侧的墙根儿,一直向前,弯弯曲曲地走一会儿,才来到两间微微有些潮湿的小屋面前。

    一进门,一股难闻的霉味便钻进了鼻孔,女人们一个个皱起眉头,脸色难看起来。

    “吕爷,这里太潮湿了,住着会得病的!”江嫂实在忍受不了,便开口说道。

    江嫂一开口,其他女人也都跟着附和道:“是啊!有没有其他干燥一些的地方?哪怕条件比这个差些,那也可以的!”

    “这”吕又臣有些犹豫起来,因为这里原本规划的,就是存粮的地方,为了安全,没有准备太多的房间,而且像这个地方,他自己也只是知道,并没有亲自来过。

    现在一看,果然是有些潮湿。

    “吕爷,要不我们去粮山那边住好了,那边肯定干燥不说,我们也能帮忙看着点儿。”江嫂开口建议道。

    吕又臣沉思一会儿,觉得如果住到那里的话,可以与几个孩子分开,住到粮食两边,不仅没什么影响,而且自己晚上想让谁伺候的时候,叫人也都方便一些。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着众人,“那也行,不过粮食是大事,可不能马虎了,万一不小心再引起个火灾啥的,那大家可谁都活不了的!”

    “谢谢吕爷!嘻嘻!说实话,我还真想见识一下吕爷你说的粮山是什么样子的呢?”江嫂见自己的意见被吕又臣采纳,心里非常激动。一边向吕又臣抛着媚眼,一边拍马屁说道。

    “贱蹄子!老子等会儿就让你光着屁股上山!”吕又臣被对方的媚眼迷的七荤八素,不由用喷火的眼睛盯了一眼对方,开口说道。

    “哈哈哈哈!”

    谁知道,江嫂听后竟然并不怯场,直接哈哈大笑两声,“好啊,反正奴家已经是吕爷的人了,吕爷想让奴家做什么都可以啊!”说到这里,她又诡异一笑,看着吕又臣,“吕爷,奴家一个人爬着多没意思?如果吕爷喜欢,可以让小云她们都跟我一块爬山啊!”江嫂说到这里,连她自己也忍不住咯咯直笑。

    “噗!”

    吕又臣一听,噗的一声差点儿笑出声来,心里暗道:“这婆娘,嘿嘿,上道儿!以后好好调教,没准儿还真能给老子弄个后宫大队啥的!嘿嘿”

    不过,他表面上却冷着脸,装做一副圣人的模样,“哼!像什么话,这种事情,哪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说?”说完之后,似乎又发觉不太对,急忙改口道,“我可是正经人,不许想那些歪门邪道,有伤风化的事情!”

    “是!吕爷!奴家知道了!”江嫂再次,咯咯笑了起来。

    “走走走!”吕又臣见这女人再三勾引自己,不由急忙催促道。

    “走喽!看粮山喽!”

    看着吕又臣从前面带路,异常活跃的江嫂几步跑到跟前,伸手挎着吕又臣的胳膊,向前走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似乎很不习惯这种与女人亲密的动作,便想挣脱胳膊,不过江嫂并不放弃,更加使劲儿地将他的胳膊箍在怀里。

    见自己无法挣脱,吕又臣也没再过多挣扎,而是乐滋滋地开始享受柔软摩擦的舒爽感觉。

    随着吕又臣点亮的一盏盏油灯,屋子里面的光线,也越来越亮。直到接近粮食存放点的时候。

    吕又臣才回过头,看了一眼众人,呵呵笑道,“前面就是粮山了,做好心理准备哦!”

    见马上就要见到粮山,众人的心里也全都激动不已,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能够见到填饱肚子的粮食,可以说,比任何事情都要兴奋。

    “大家看!这就是粮山,一共四大垛,足够你们吃上几辈子呃”

    吕又臣歪头看着小云,正说的眉飞色舞的时候,无意中回头一看,立刻傻在那里。

    “粮呢?”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场地,吕又臣疑惑地问了一句。

    不过,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而且还是他吕又臣自己带过来的。他现在开口询问大家,众人也同样疑惑地看着他。

    “走错地方了?”

    吕又臣又开口说了一声,然后四下仔细环顾起来。

    “没错啊?我上次还在墙根儿撒尿来着!另外,这里的标识也都很明显啊!”吕又臣环顾一圈儿,发现所有东西全都没有改变,唯独不一样的,就是粮食怎么就突然没了?

    “我找找!”

    吕又臣甩开江嫂的手臂,气急败坏地低吼一句,然后四下奔跑,寻找粮食。

    “粮呢?”“我的粮呢?”

    吕又臣一边寻找,一边开口喊着。

    众人看着吕又臣一副惶恐的样子,心里,突然沉了下来。

    粮食没了,那就是说,他们即便跟着吕又臣,同样也活不下去。

    “挨千刀的老东西!”江嫂盯着吕又臣,在心里骂道,“没准儿他从开始,就是在故意欺骗大家。可现在怎么办?为了能够填饱肚子,自己不惜与家人反目,不惜伤害丈夫,抛弃孩子。原本以为自己做了这些之后,就能够苟活下去。可现在看来,老天爷还是开始了对自己的惩罚!我又错吗?我只是为了不被饿死而已,我有错吗?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你以为我愿意这么下贱?我这么作践自己,为的我真的只是不想被饿死而已啊”

    江嫂想到这里,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眶里面滚滚而下。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在面临饥饿和随时有死亡可能的时候,作为普通人,谁又能有多少尊严?面对孩子不停地喊饿,面对女人连出卖身体的优势都没有之后,作为普通人,谁又能有多少选择?

    随着江嫂的眼泪,一帮人也跟着绝望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吕又臣暴怒地狂吼一声,“小杂种!肯定是那两个小杂种!我让他们晒粮,肯定是他们起了贪心,勾结外面的人,把粮食弄走了!对了,问问华子!”

    吼到这里,吕又臣突然想起还有华子这个看守者。不由扯着嗓子喊道,“华子!华子!粮食呢?你看的粮食呢?”

    吕又臣的声音很大,几乎震得这么空旷的屋子都有了一些回音。

    不过,直到他快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得到一丝的回应。

    “不好!华子肯定是也是出事儿了!”吕又臣的心里突然一沉,急忙向来时的甬道上跑去。原本他就已经跑了这么长时间,加上心里过于着急,结果还没跑出多远,便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不过他却并没有放弃,直接在地上爬行起来,嘴里喃喃道:“打开机关,里面亮堂了,没准儿幻觉就没了!”

    众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仓惶失措地吕又臣,艰难地爬行一段之后,再次站起身向前跑去。没有任何上前帮忙的念头。

    过了好一会儿,吕又臣总算跑到了一堆机关面前。只见他稳了稳心神,然后两手不停地推按着各种木棍木桩。

    随着他的摆弄,屋子上面,开始出现了吱吱呀呀的响声。紧接着,便是一阵“咔、咔”之声,从房子的上空,裂出一道缝隙,外面的光线,一下子钻了进来,整个屋子,开始变得亮堂起来。

    不过吕又成却又并不放心,于是,他便继续摆弄机关,让裂缝直接开到了最大。

    就在他将机关启动完毕,他才将机关卡好,然后跑到粮食摆放点儿,沿着楼梯,噔噔噔地向上跑去。

    结果,还没跑多远,便见一张模糊的面孔,竟然笑意晏晏地站在那里,盯着自己。

    在等到自己看到之后,对方竟然直接开骂道:“就你个老东西不老实是吧?他娘的,还得让老子亲自过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