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把你的小命儿押上
    看着沈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管星河抬头看了申屠元武一眼,见对方轻微地点了下头,便冲沈风说道:“沈大人请说,管某愿闻其详!”

    “管先生与安经业安老爷子的关系很好?”沈风问道。

    “嗯!安先生曾是管某的恩师!”管星河倒是毫不避讳地说了出来。

    “好!我与安老爷子也很熟,从这点儿上,我们还可以算是朋友了。朋友嘛,自然是要相互帮衬的。我这刚开口你就连考虑都不考虑的拒绝我,那可是不拿我当朋友了。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问题是我想知道,你对目前的局势非常熟悉吧?例如各个地方的敌我兵力分兵什么的!”沈风再次问道。

    “倒背如流,目前整个见龙城周围的敌我局势,已经烙印在管某的脑海之中。”管星河依旧很痛快地答道。不过在内心深处,他仍旧没有觉得知道这些,除了让自己更加绝望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

    “那就好!最后一个问题,你想不想逆转乾坤、帮申屠大人建立不世功业?”沈风盯着管星河,“实话实说,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这点儿很重要!”

    “哈哈哈哈,我管某出身寒末,自幼苦读诗书,为的便是将来有一天,能够为俯身做事救苍生,建功立业耀门楣。虽然至今仍旧遥遥无期,但管某的目标从未动摇。”管星河见沈风提到了自己的问题,更是书生意气大发,豪爽激昂地抒发情怀。

    “够了!那你来我这边吧!这个小目标,我帮你完成好了!”沈风说的很自满,但表情上,却又很轻松。好像是遇到了自己随手就能解决的事情一般,轻描淡写地说道。

    “小目标?”管星河还一脸懵逼状的没顾得上开口。刚站起身,迈步走到大厅中间的申屠元武却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嘴里“噗”的一声笑喷了。“小目标?好!好!好!沈公子果然是抱负远大之人!”

    随着申屠元武的笑声,整个大厅的人也都笑了起来。就连坐在沈风旁边的仇大海,都满脸通红地将脸扭到一边,装做一副“我跟这货不太熟悉”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

    “沈大人好大的口气,建功立业在你眼里,竟然成了小目标?”

    “唉!还是年轻啊!这才刚夸两句,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呵呵,我来问问看啊?”龙成业接过宋书文的话茬儿,一脸嘲讽地看着沈风问道,“沈大人贵姓啊?”

    “姓爹!”沈风头都没回,随口应道。

    “爹?”龙成业愣了一下,诧异地确认了一下。

    “哎!”沈风立即答道。

    “哈哈哈哈,看来宋先生看人还是很准的,这小子果然连自己姓什么都给忘了,刚才你们听见没,他竟然说他姓爹。哈哈哈哈,这就是城主大人眼里的青年才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龙成业越想越觉得好笑。

    “哎!你说你不老老实实待着,老叫我干啥?”沈风无语地看了龙成业一眼,嘴里抱怨道。

    “你们看?他是不是又说了?哈哈哈哈”见沈风回应自己,龙成业的笑声更加爽朗。不过他刚笑到一半,却发现周围的人,竟然一脸怜悯地看着自己。甚至庄博裕的脸上,竟然满脸通红,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看着自己。

    “怎么了?难道不好笑吗?你们怎么”龙成业迷茫地看着众人开口问道。

    “唉!你啊!”庄博裕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用手点着龙成业,无语地说道:“你的脑子整天都留在你家小妾的大腿窝儿了吗?他是在骂你呢?唉!你啊,太过忘形了!”

    “爹?”

    龙成业开口轻说一声,然后皱着眉头仔细琢磨着庄博裕的话。

    “别总叫来叫去的,有事儿说事儿!”沈风一脸不耐烦地呵斥道。

    “啊?你个小杂种敢骂我?”龙成业总算是醒悟过来了。只见他气呼呼地瞪着沈风。一边说着,一边抄起旁边放在桌上的茶盏,劈头盖脸地冲沈风扔来。

    不过对于他这样的书生来说,身体素质又能好到哪去?别说沈风,即便是普通的士兵,也能揍得他鼻青脸肿。

    “你要跟我动手?”沈风起身躲开飞来的茶盏,双眼死死地盯着龙成业,厉声问道。

    龙成业哪里见过这种事情?要知道,一般来说,城主府智囊团,在见龙城内,绝对是个强大的存在。无论哪个部门,都要看着他们的脸色行事,否则只要他不高兴,随意的歪歪嘴儿,那接下来的日子可就非常难过了。

    因此,一向无比高冷范的龙成业,被沈风冷漠的眼神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心里突突跳个不停。只是嘴上却强撑坚强地说道:“谁,谁,谁让你骂我的?该打!”

    “你再说一遍!”沈风“嗖”的掠起身体,一下跃到龙成业面前,单手揪住他脖下的衣服,瞪眼厉声问道。

    龙成业傻了,他做梦也没想到沈风竟然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直接动手。吓得浑身哆嗦,脸色煞白,艰难地张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由于紧张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够了!”坐在一边的庄博裕沉着脸厉声喝道。“沈风,这里是城主府,不是你撒野和嚣张的地方!如果真有能耐,就去把城外地敌人灭了,也让我们好好见识一下你的真实本领。冲自己人耍横,又算什么能耐?”

    “你也知道这是城主府?那你又在这里大呼小叫地狂吠什么?你是城主吗?还是你想替代城主,成为这里的主人?自己人?你说这种话,就不怕遭雷劈吗?从老子进来到现在,你个老不死地坐在那里装得跟处女一样,可曾有一丁点儿把我沈风当做自己人了?

    我有能耐去灭敌人,那你们呢?你们的能耐呢?难道都是一帮酒囊饭袋不成?城主大人即便是养条狗,也能帮着看门,也能冲客人摇摇尾巴。

    可你们呢?除了浪费食物,勾心斗角,扰乱百姓之外,可曾出去消灭一个敌人?就你们这样的一群白痴,还有什么资格说我?”沈风也被对方气得够呛,你们跟申屠元武有矛盾,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现在不仅把我拉扯进来,还一个个装得跟孙子一样,说我这不对,那个不行。你们倒是行,为什么现在会把见龙城弄到即将灭亡的地步?

    “哈哈哈哈,行了行了!我知道大家都是心念敌情。不过沈风,你这个小目标,啧啧啧,也是有点儿太狂了啊。”申屠元武见双方剑拔弩张,马上就要打起来的时候。便开口笑着在中间说和。

    “他算是狂得没边儿了!”

    “这种人又怎能成得了大事?”

    “看来这沈风也是个不好相处之人啊!”

    “吹吧!你沈风那么厉害,干脆自己把外面的敌人吹走得了!”

    一帮人随着申屠元武的话头儿,喋喋不休地评论着自己的看法。

    沈风直接把龙成业往凳子上一丢,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除了自己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与自己对视的,不由在心里苦笑,“哥们儿啥时候混成没有一个朋友了呢?”

    不过,这种感慨又马上消失。只见他嘴角微翘,鄙视地看着庄博裕,“老子即便吹牛,那也是我沈风敢吹!哼!你们呢?恐怕连吹牛都不敢吧?如果真不相信我沈风可以扭转乾坤,那也好办,直接让申屠大人做为公证人,然后我们彼此来赌一把好了。”沈风不屑地向几人发出了挑战。

    “姓沈的,我劝你还是别嚣张的太早了,见龙城想要翻身,并非你想的那般容易。”公羊连越也觉得沈风太过自大,便厉声说道。

    “哼!一切都拿事实说话,说那么多没用的干嘛?有本事就拿出筹码跟我赌啊?”对于公羊连越的提醒,沈风根本毫不领情。

    在这群智囊团中,由于安老爷子的关系,所以沈风对管星河还算客气。但其他人?用沈风的话来说,“既然给脸不要脸!那你丫又算他娘的算什么东西?”

    “噫!”公羊连越没想到沈风会根本不领自己的情,不由心里也有些火了。用手指着沈风,厉声道:“黄口小儿,难道老夫还怕你不成?说!你说,到底赌什么?今天我公羊连越就奉陪到底,绝不退缩。”

    “赌什么?当然是赌你公羊家的家产了!怎么样?你敢吗?”沈风一副彻底豁出去的样子开口说道。

    “好!别的不说,我就拿我公羊家的十个铺子与你沈风对赌!如果你沈风真能逆转乾坤,将见龙城救活,我公羊连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先祖的名誉发誓,必将十间店铺无偿送给沈风。”

    公羊连越心里冷笑不已,我赌什么?我虽然赌了铺子,可你还得有命来拿才行。不过,想到这里,他又突然盯着沈风,开口问道:“老夫的赌注有了,那你沈风自己呢?如果你姓沈的赌输了。又拿什么来赔偿我们呢?”

    “哼!就是!在坐列位,哪家不是万贯家财?倒是你姓沈的,恐怕日子过得最为紧巴吧?如果拿不出相应的赌注,哼!那就把你的小命儿押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