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村长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走吧,木乃伊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异界大村长最新章节!

    “这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了?”

    “什么过了?”

    “我这身装束啊?”

    “这不挺好吗?肯定谁都认不出来!”

    “可这整个身子被裹得硬邦邦的,很不舒服啊!”

    “光着屁股舒服,你敢吗?”

    “你?算了,老朽不与你一般见识……”

    “嘁,你见过哪个俘虏被人当亲爹一样供着?知足吧你!”

    相对于状元街的繁华和热闹来讲,富文街相对要偏僻和安静很多。街道两边,偶尔会有比较富裕的人家门口挂着一盏点亮了的气死风灯,惨白的灯光随着冬夜的寒风在那里摇摇晃晃,犹如鬼节回魂夜里的现场。

    身穿黑色棉衣的沈风鄙视地看着跟在身旁动作怪异的这具黑色木乃伊。

    “你能不能好好走路?你说你一把年纪的人了,走个路怎么还扭扭捏捏,一点儿都不规矩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兔爷儿呢?真是为老不修!”

    “你?我为老不修?你把我捆的跟个大粽子似的,现在你竟然说我为老不修?真是气死我了!呼呼……”

    一直高高在上的萧安山从出生那天开始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所以被沈风的话气得浑身颤抖,如果能有哪怕一丝解开束缚的可能,他甚至都想不管不顾地扑上去用嘴巴将沈风咬个稀烂。

    但沈风却仍旧没放过他,“你怎么颤抖的那么厉害?是犯病中风了还是在那里练习弹琵琶呢?你会的花样儿还真不少!”

    “你,真是气死我了!你小子千万别让老夫得到一丝机会,否则我……哼!气死我了!”血压直线飙升的萧安山感觉胸口一阵的憋闷,差点儿一口气儿没喘上来把自己给憋死。

    沈风见把老头儿气得够呛,便也适当的收敛了一些,毕竟还要靠他领着去翻他家的箱底儿呢,真把老头儿给气出个脑梗啥的,那就太不值当了。

    “好了好了,一点儿玩笑还开不得了是吧?你现在是俘虏,明白吗?阶下囚而已,还在跟我装什么大爷?我只是教一点儿做人的道理而已,你至于又弹琵琶又光屁股的嘛?我不说了行吧,走走走,咱们快点儿,你这么大岁数了,磨磨蹭蹭的,别到时候地方没到却把你给冻死!”沈风没好气地又数落了两句。

    “呵呵,我不生气,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说话我就当是街上的泼妇在骂街。”萧安山终于找到了一个应对沈风那张破嘴的最佳方案,得意地说道。

    沈风一撇嘴,斜了他一眼,“看把你给能的?琢磨半天就琢磨出个这个?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这跟猪有什么关系?被杀死的呗!”

    “错!是笨死的,你说我怎么说你好呢?还家主呢,都不知道你咋当这么多年的,真是没救了你!”沈风摇着脑袋,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这?”萧安山毕竟年纪大了,脑子转动没有年轻人那么快,被沈风这么七绕八绕的真给弄的有些懵了,而且他也真没想明白猪怎么死跟笨有什么直接关系,所以看着沈风的表情,在那么一霎那还真有点儿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有点偏低。

    文采街的宅子和萧家都属于南城,真要算起来的话,也只是隔着两条街道,如果从近路走,从直接穿过富文街进入状元街然后到寿昌街的路口便能到达萧家在路边的铺子。但为了谨慎,避免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两人是绕了一圈儿才来到萧家的南门。

    两人站在墙边的黑暗处朝门口观察了半天,除了发现到处都是残砖废垣,像遭遇到拆迁队半夜强拆之外没有一个人影。

    “老木,正好没人,我们过去!”

    “走啊?”沈风见萧安山站着不动,便催道。

    “你叫我?我什么时候姓木了?”萧安山不解。

    “你这个形象在我们村里叫做木乃伊,所以叫你老木也是没错的,哎,我说你纠结这个干什么,赶紧走啊?我还等着用钱呢!”

    “我虽然笨,但我不更姓名。不是,我什么时候笨了?”萧安山说完,立即发觉不对,真是被这孙子给气糊涂了。

    “不笨你能连猪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赶紧走吧!你这个木乃伊!”沈风也有些乐了,看来真把这老头儿给绕晕乎了。

    两人并没从大门进入,那里太危险了,经过土匪和百姓的冲击之后,原本贵气逼人的大门此时完全变成了摇摇欲坠的危房。沈风虽然自信,但也不想被活埋在里面,毕竟还等着去萧家拿钱捐官呢。这在以前,别说像从六品卫千总这样的县处级领导,即便是一个小村里那些根本不入流的村长,自己见了也得高山仰止、点头哈腰,虽然在内心根本就不想叼人家。

    两人小心翼翼地从大门旁边的一个被人推倒的缺口进去,左拐进入前院来到假山旁边,然后向北往仙客桥走去。一路上到处都是被破坏的房屋和被砸烂后丟得乱七八糟的家具。几乎所有的房间全都成了门没门,窗没窗的拆迁房。

    “啧啧,这些人下手够狠的,竟然连破窗户都给拆走了!”沈风看着目光悲戚的萧安山,知道他心里难受,便非常好心地在伤口上撒了一小撮盐。

    “这些还不都是你造成的?是你毁掉了萧家,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恶贼!”萧安山情绪有些激动。

    “别激动,家主嘛,要有度量,有城府才行,别动不动就冲人发狠。你就是败在这点儿了,要是能够早些收敛,让你的那几个兔崽子别那么歹毒,你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你想过没有,那些被你们萧家逼的家破人亡的人是什么感受?那些被你萧家逼得走投无路的人是什么感受?那些被你萧家犹如猪狗般肆意屠杀的人是什么感受?想想那些被你萧家杀掉的孩子,那些被你们掳掠来的女子,等等等等,你都想过他们的感受了吗?他们跟你一样,哭过、喊过、求饶过。但你萧安山当时是怎么做的?放过他们了吗?给过他们一次活着的机会了吗?现在你遭了报应,然后便开始抱怨我?骂我歹毒?你他妈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孙子?你有那个资格指责我吗?如果老天真的有眼,就你们萧家所造的孽,就该遭受天打雷辟、断子绝孙。我告诉你,即便是我放过你,但你这辈子都不会好过,别忘了天道有眼,即便是躲过了人惩,却避不开天罚,**的日子还在后面呢,你别把自己给气死了,好好活着,慢慢享受……”沈风原本并没有生气,不过当他历数萧家罪恶的时候,火气也随之蹭蹭上升,最后竟然转过身子冲着萧安山大吼起来。

    原本情绪激动的萧安山也被沈风突然爆发的怒气给吓到了,他不再说话,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沈风犹如连珠炮般的轰炸,心里不由也泛起了一丝悔意。

    月亮终于挣脱了黑暗的束缚,从黑云里探出了半个脑袋,将光辉洒在了萧家前院那座通往第二进院子的仙客来桥上。

    只见桥上有两人相对而立,一个呆呆地看着对方,一个胸口起伏,显得激动无比。若不是从装束上辩出都是男人的话,这场景便犹如星河之下的鹊桥情侣,让人不由得生出万般浪漫的思绪。

    不过这种气氛很快便被胸口起伏的黑衣男子打破,只见他突然转身向着北边走去,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粗话:“妈的,真是气死我了,还他妈傻站着干嘛?走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