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诗人
    “个人名义帮忙是什么意思?”凌正道有些不太明白李嫣然的话。

    “你不是想找地质方面的专家吗?难道你觉得我不像专家?”李嫣然很是自信地笑了起来。

    凌正道听到这里不由就明白了,连忙点头说:“对呀,专家这不是就在眼前吗?而且还是海外深造回来的。”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要让地质局派人去安宁乡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可是如果李嫣然以个人名义,去评估安宁乡地质情况,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样一来,李嫣然的评估是不是没有说服力度?在凌正道看来这并不是问题,只要有专业的评估数据,就可以向上级领导提出意见。

    李嫣然是环境地质部的人,职能就是对地质灾害调查、监测、预报的,由她提供的评估数据,够专业也够权威。

    当然现在这件事不能大张旗鼓地去做,不然难免就会碰到一些阻力的,所以李嫣然想到以个人名义去做这个地质评估。

    “请一支专业地质评估队,这个要多少钱?”凌正道觉得李嫣然这个建议不错,可是要他出钱请一支施工队,他感觉自己请不起。

    “整个地质评估下来,至少也要二三十万吧。”李嫣然说到这里,便又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拿不出那么多钱。”

    李嫣然拿不出二三十万,存款为零的凌正道更拿不出这钱了。犹豫了下,他便又问:“这钱能给报销吗?”

    “如果地质评估没有问题,或许你可以找你们领导报销吧?”

    “应该差不多。”凌正道想了片刻,便很是豪气地说:“钱的事情我想办法。”

    凌正道从来不担心自己借不来钱,别说二三十万的小钱,就算是二三亿,他都能轻松地借来,关键是他借的起还不起。

    当然这事可以报销,那就没有什么负担了。

    见凌正道这么一副精打细算的模样,李嫣然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凌局长你要想好了,万一安宁乡地质确实存在问题,这钱可没人给你报销了。”

    凌正道听了这话就一阵心疼,二三十万对有钱人跟二三块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很难让人想象,这位动不动就能拉上过亿投资项目的凌局长,竟然能穷成这样。

    “不管怎么样,这事就这么定了。”凌正道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不就是二三十万嘛,一年两年还不上,十年二十年总应该能还上吧。

    “我可以拿出十万元,多了我真没有,算是共同承担风险吧。”李嫣然很是豪爽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怎么行,都让你出工出力,还让你出钱,这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凌正道连忙摇头,在他看来李嫣然肯帮这个忙已经非常不错了,还让人家出钱,那就太不像话了。

    “没关系,算我借给你的好了,反正到时候没办法报销,你还我钱就是了。”

    “那倒是行。”凌正道见李嫣然如此说,便也不在见外,“为了表示我的感激,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去吃大餐!”

    “呵~那我就不客气了。”李嫣然随之笑了起来,同样也没有和凌正道见外。

    说话间的功夫,已经到了中午时分,凌正道真的很感谢李嫣然的这次帮助,为此更是在临山找了一处高档餐厅请其吃饭。

    “请我来这里吃饭,你不怕我把你吃穷了呀?”

    李嫣然也是有些惊讶,她还是很了解凌正道的,平时都是精打细算舍不得花钱的,这次真的是有些意外。

    “就吃一顿饭还是吃的起的,就一千块钱,多了也没有。”凌正道自嘲地曝出自己的家底。

    凌正道虽然很穷,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过日子,不然也不至于混的连存款都没有。他喜欢钱不假,可是钱留着不花就没有意义了。

    更何况自己孤家寡人的,钱留着实在也没有什么用。显然像凌正道这样男人,一般女人是瞧不上的。当然能瞧上他的,都不是一般女人。

    李嫣然这位东岭省第一千金,同样也不是过日子的人,她对金钱的态度和凌正道差不多,都属于那种有就花,没有就不花的类型。

    不过这次,李嫣然好像很照顾凌正道,只是点了几个相对便宜的菜。“给你留点加油的钱,免得你回不去。”

    “那真是太感谢李大小姐的不杀之恩了。”凌正道随之笑了起来。

    李嫣然一直都对凌正道很有好感,虽然她更喜欢帅一点的男人,可是原本很普通的凌正道,却让她感觉越来越帅了。

    而且和凌正道在一起的时候,李嫣然感觉到了一种真诚和轻松,这是其他男人身上所没有的东西。

    不知不觉中,李嫣然的眼睛便留在了凌正道的脸上。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凌正道发现李嫣然的眼神有些奇怪,不由就问了一句。

    “没什么。”李嫣然连忙移开目光,随即便又问:“都这么久了,你和徐芳怎么还没有结婚,我还等着吃喜糖呢?”

    “我们已经分手了。”凌正道摇头苦笑。

    “分手,为什么要分手,你们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李嫣然满脸惊讶。

    “主要是我的原因吧,辜负了她。”

    “你干什么了,怎么辜负她了?”

    “这……”凌正道不知该如何回答了,“能不谈这个话题吗?”

    “当然可以,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李嫣然的确觉得自己很奇怪,她不明白在得知凌正道和徐芳分手后,自己怎么就突然有些兴奋了。

    “你和那位冯公子呢?”凌正道知道以前李嫣然是冯听声的女朋友。

    “冯听声吗?”

    李嫣然愣了一下,不过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惋惜之色,“我和他不合适的,真不知道当初怎么会喜欢他,感觉自己那时候很可笑。”

    冯听声一直都是东岭省出了名的青年才俊,而且他很会为自己包装。

    在东岭省,他不仅仅是著名年轻企业家,十大杰出青年,高新技术产业的领头人,更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

    没有错,冯听声就是一个诗人,而且是省作协的名誉副主席,尤其擅长写乡土浓厚的诗歌,出版各种诗集十余套。

    “诗人,你说冯听声是个诗人?”凌正道感觉这次自己听到最大的笑话,就冯听声那样也能成诗人,自己那还不成尼采了?

    “对呀,虽然我和他性格不和,但是不得不说,他真的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

    从李嫣然的话语中,能够听出她对冯听声的认可。

    才华横溢?说真的,凌正道还真就没从冯听声身上看出来,还才华横溢,冯听声分明就是一个草包好不。

    可能就是因为缘份吧,凌正道正在和李嫣然谈论冯听声时,猛地一抬头,就看到诗人来到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