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新任领导
    或许在别人看来,宁斌仅仅是被撤除市长的处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可是那种从高位跌落的落差感,却着实是一种折磨。

    宁斌之所以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处分,主要原因还是他上门求了自己的岳父。可是说他是在曲家的帮助下,才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

    “别灰心嘛,以后还有机会的。”曲建安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宁斌,倒是还算客气。

    宁斌这次没有为安宁乡水利大坝倒塌事件,负太多的责任,就是曲建安从中帮忙的结果。

    四十七岁的曲建安虽然不是官,但是在东岭省说话,还是很管用的。不然作为承建单位的建安集团,也不会如此轻易地推卸掉责任。

    曲建安发迹于八十年代初,那时候正是曲家最鼎盛的时候,曲建安手中有用不完的资源,要成为富家一方的人物,并不是一件难事。

    如今建安集团已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建筑公司,树大自然招风,曲建安虽然是个二代公子哥,不过为人处世向来低调。

    在建安集团最鼎盛的时候,他主动和东岭省一些领导联系,将建安大部分股份给了东岭省政府,至此建安集团从私企摇身一变就成了国企。

    也正是因为如此,建安集团这些年在东岭省,以及其他省份地区,也是无往不利的,毕竟背后还有整个东岭省。

    正是因为这一点,王朝军在东岭省也要处处让着曲建安。

    曲建安把自己打拼下来的家业,转手就送给了国家,这种事别人是做不来的,毕竟钱都是自己挣来的,哪有平白无故扔出去的。

    倒不是说曲建安如何高尚,虽然东岭省政府持有的建安集团股份最多,但是建安集团的决策者却还是曲建安,除了有个国企的名字,建安集团实际上还是曲建安的。

    至于建安集团最大的持股单位,东岭省政府每年只负责坐地分红就行了,至于管理监督之类的,那是完全不存在的。

    毕竟曲家的家世摆在哪里,东岭省自然也没有敢打建安集团的主意,省政府也是不能的。

    曲建安这个人很有家族荣誉感,当初他主动把股份给了东岭省政府,就是为曲家的人助力,在东岭省牢牢站稳。

    宁斌的岳父是曲建安的叔叔,虽然他并不怎么瞧得上宁斌,不过好歹这也算是曲家的人。这几年曲家在东岭省并不如意,曲建安可不希望曲家接连出事。

    “建安哥,你管他这个白眼狼干什么?”

    曲雅静满脸厌恶地看了宁斌一眼,之前宁斌在成州市担任市长时,那分明就是一副要和曲家断绝关系的样子。

    不仅仅是这样,宁斌还多次向曲雅静提出离婚。这对于曲雅静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一个废物凭什么跟自己提离婚的事。

    “雅静,宁斌毕竟是你的丈夫,而是你父亲也不希望你们两口子闹的这么僵。”

    曲建安和颜悦色地说着,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宁斌的忘恩负义。

    “现在他想起咱们曲家来了,早干什么去了!”

    曲雅静说到这里,火气就变得更大了,穿着高跟鞋的脚,踢在了宁斌的小腿上,“你还有脸坐着,给我站起来!”

    如此的一幕,对宁斌来说熟悉而又陌生。曾经他就是在这样的屈辱下熬出头的,可是如今一切又回到了起来。

    宁斌默默地站起身子,他知道自己离不开曲家,如果没有曲家人的帮助,恐怕自己现在已经一无有了。

    ……

    时间已经到了八月初,虽然运河的汛情已经结束,可是整个安宁乡却依旧被浸泡着。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安宁乡要恢复如初,至少也要等到十月份以后了。

    虽然这次洪涝灾害对安宁乡并没有人员伤亡,可是两万余安宁乡百姓却无家可归了。

    洪水毁掉的不仅仅是家园,还有百姓一年的来收成,这无疑让还未摆脱贫困的安宁乡雪上加霜。

    虽然相应的工作,跟凌正道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作为曾经的安宁乡乡长,安宁乡百姓心里的乡长,他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今天,中平县常委会议就是要开会研究,关于安宁乡百姓的安置问题,以及一些相关的事项。

    不同于以往常委的会议,这一次成州市代理市长,市委副书记卢新明,特意赶到中平县主持这次会议。

    宁斌被撤职后,卢新明如愿以偿担任了成州市代理市长一职,因为还没有到人代会选举时间,所以他现在只是代职。

    当然这个代职只是时间关系,以卢市长的能力,被推选为成州市市长,也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新任的卢市长,这会儿也是春光满面,乌黑的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标准的领导大背头。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更是让他颇有几分儒将的模样。

    卢新明这位曾经在成州市赫赫有名的风流建委主任,自然生的白净一脸书生气,在任何时候,这位领导让人看了,都会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论颜值,在座的中平县常委,没有人能及得上卢新明。凌正道那黑脸蛋子,相比之下也是差了几分的。

    “我这次参加中平县的常委会议,就是为了安宁乡两万八千九百二十名受灾群众的安置问题而来的。”

    凌正道对卢新明并不太了解,除了听说过这位领导的一些轶事之外,他还真没有怎么和这位领导接触过。

    不过此刻听卢新明讲话,倒是很合凌正道的性格,这位卢市长开会并不怎么讲废话,一来就直奔主题。

    而且凌正道还发现,卢新明这个人很细心,能把安宁乡受灾人数说的精确,别说是市领导了,就算是中平县的县领导,估计也说不上的。

    “根据市常委的初步研究决定,是打算把安宁乡撤乡并镇,把各村的村民,分明安置在苏集镇和林镇。”

    卢新明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环视了在坐的众人一番后又说:“当然我是觉得,这件事应该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的,你们都是中平县得干部,现在说一下你们的建议吧。”

    “卢市长,我们是会坚决执行市领导决定的。”赵正义率先表态,他向来都是这样,领导说怎样就怎样。

    “赵县长你要是这么说,我可要批评你了,执行领导决定没有错。但是不能盲目服从,谁能保证领导不犯错误?”

    说到这里,卢新明的目光就落在了凌正道身上。

    “我觉得凌正道局长,是一个好干部,敢于指出领导不足,敢于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判断,这才是一个地方领导干部应有的样子。”

    卢新明这突来得称赞让,多少让凌正道有些始料未及。

    按理说,自己也算是宁斌的亲信,卢新明这新任领导不排挤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这怎么还当众表扬上了?

    “凌局长,听说你以前在安宁乡干过乡长,对安宁乡的情况,也应该比较了解吧。关于安宁乡撤乡并镇的事,你说一下自己都看法吧。”

    就在凌正道有些疑惑的时候,卢新明更是点名要向他了解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