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章 市长的危机
    凌正道并没有意识到沈慕然对自己的情意有多深,毕竟这个女人的表达方式有些与众不同。

    可是在凌正道落水的那一刻,沈慕然却义无反顾地跳下去,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这么严重伤,怎么不早点来医院,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的。”医生为凌正道检查完伤势后,不忘抱怨了一句。

    凌正道本来还想说句“你别吓老子”,可是看到沈慕然的眼睛正蹬着自己,便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事实证明沈慕然的判断还是很正确的,凌正道的情况的确很严重。之间并不觉得在疼的伤口,一躺到病床上就疼的他呲牙咧嘴的。

    沈慕然其实并没有责怪凌正道,因为她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出于感情上的担心,让她很是着急。

    “我今天去一趟临山市,托人帮忙查了下建安集团的事情。”

    沈慕然一边说,一边将一只削好的苹果,递到了凌正道的面前。她的表情看似很随意,可是眼睛中却尽是柔情。

    “原来你今天是去临山了,我还以为你会燕京疗养了呢。”凌正道听到这里,脸上也是露出几分惊讶之色,沈慕然这动作可不比自己慢。

    “我疗养什么,我根本就没有事,倒是你自己,这样了还亲自去安宁乡,你心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也没有办法,我是纪委的人,而且又对安宁乡的情况最了解,这种事我不去谁去?”

    凌正道的这番话倒是让沈慕然无法反驳,她沉思了片刻又说:“总之这段时间你要好好养伤,没事不要到处乱跑。”

    “建安集团那边是什么情况?”凌正道没有理会沈慕然的嘱托,而是问了这么一句。

    “承建安宁乡水利改造的公司,按照建安集团的说法,只是旗下的一支合作子公司,他们目前还不了解情况。”

    “子公司?”凌正道皱起眉头,他很清楚这子公司,就好比是执法部门的临时工,遇到问题后就出来顶锅的。

    “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质检那边明天早晨就会又结果,只要证实了问题,管他是谁,直接抓起来就是了。”

    凌正道虽然一直都很欣赏沈慕然的果断,可是有些时候,他却觉得她还是有些冲动的。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你想包庇宁斌?”沈慕然似乎已经看透了凌正道的心思。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也没有那么复杂,难道你觉得宁斌在安宁乡水利项目上没有责任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应该从根源查起,如果只查宁斌,恐怕只会落人下怀。”

    沈慕然听凌正道把话说完,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反正我也不是纪委的,这种事我也无权过问。”

    凌正道愣了一下,沈慕然这是在向他妥协,这种事好像还是第一次,多少让他感觉有些惊讶。

    “不过有一件事你要答应我。”沈慕然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事。”凌正道不太在意地问。

    “那就是继续接受搏击练习……”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以后你不教我搏击了吗?”凌正道连忙打断了沈慕然的话,这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要命的事。

    “我答应你了吗?”

    沈慕然理直气壮地反问了一句,而后便又说:“练习搏击可以加强你的反应能力,如果你的反应能力够好,之前又怎么可能会被洪水冲走。”

    “这和反应能力没有关系吧,都怪那棵树突然就倒了……”

    “总之这不是坏事,我觉得有必要加大练习力度。”

    凌正道满面郁闷,想到日后又要挨沈慕然的拳头,他就有种想哭的感觉。

    ……

    持续近两个星期的阴雨天气,终于结束了。新的一天,灿烂的阳光照射在雨后的成州市,让人感觉特别的舒适。

    虽然雨已经停了,但是汛情还是存在的。安宁乡那边就不说了,仅仅是成州西城区,就让市政府一众领导忙的不可开交。

    凌正道一大早就从医院跑了出来,来到了市政府办公楼,他是特意来找宁市长的。要是来晚了,恐怕这一点都不可能见到市长的人。

    “小凌,你这么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满脸愁容的宁斌看到凌正道后,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宁市长最近也是有些心力憔悴,安宁乡那边他负责的项目出了问题,青县的项目损失也很严重,再加上西城区的事,已经让他焦头烂额。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要您汇报。”凌正道点了点头。

    宁斌迟疑了一下,他差不多也能猜出是什么事,“好,你跟我来办公室吧。”

    凌正道走进市长办公室,便直入主题。

    “宁市长,质检部门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经过对安宁乡大坝残垣多处样本采集,基本确定大坝建筑原材料,存在很严重的质量问题。”

    这个结果并不是宁市长想看到的,毕竟有些事情他很清楚,整个项目建筑原材料的审批采购,都是他亲自经手的。

    如此一来,他所要承担的责任就更严重了。

    “确定是建筑原材料的问题了?”宁斌有些不甘心地又问。

    凌正道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此刻他多少可以体会宁斌的心情。

    “小凌,这是个大问题,不能只通过片面东西,就完全认定对不对,所以我觉得……”

    “宁市长,其实这个取证并没有什么必要,只是一个程序而已,耗资过亿的大坝全线倒塌,本事就说明了一切问题。”

    凌正道打断了宁斌的话,他不希望宁斌说出这种牵强的话。

    宁斌愣住了,脸上闪过慌乱之色,他很清楚如果问题是这种结果,那自己就完了。

    “小凌,我一直都很欣赏你,也很好你……”

    “宁市长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之前给你打电话时,希望你能极力配合叶书记的工作,就是为了避免自己的被动……”

    “叶霜,她最想看到的,就是我这个市长被撤职吧!”宁斌满腹怨言地说。

    “宁市长你错了,现在你和叶书记更应该一直对外,这件事我虽然还没有向叶书记汇报,但是她肯定已经知道了,但是她并没有在这件事情做你的文章……,”

    “我这里还有些工作,有事还是回头再说吧。”宁斌说着就站起了身子,显然他并没有接受凌正道的建议。

    看着宁斌直接走出了办公室,凌正道不由叹息,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这位市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宁斌快步走出了市政府大楼,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几个下属跟他打招呼,他都没有注意到。

    怎么会搞成这样?宁斌钻进了自己的车子里,面带怒色地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你的建材没有问题吗?现在凌正道已经查清楚了,问题就出在你的那些建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