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书呆子
    责任事故的调查流程需要多少步?从事故通报到成立调查组,再到现场查处问题,各种取证等等,整个流程下来是极其繁琐的。

    就拿这次安宁乡洪涝灾害来说,目前还没有下达相关的事故通报。如果按照流程办事,整个问题们在半个月查清楚就很不错了。

    然而凌正道不想等,为此他向领导提出先查问题再通报的建议。至于相关的调查取证人员,一个部门派一个人就够了,没有必要搞的那么形式化。

    这就是凌正道的为官特点,任何复杂的事情到他手里,他都会用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去解决,这也是他被领导赏识的原因。

    不过虽然一切都从简了,可是水下取证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由于大坝完全被冲毁,在水里捞点大坝残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整个工作整整持续到晚间八点钟,凌正道才带着两麻袋钢筋混凝土返回。而后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成州市,对这些钢筋混凝土进行质量鉴定。

    在等待结果的同时,凌正道来到成州市公安局,来找暂时被拘留在这里的赵刚。

    安宁乡书记赵刚,是整个安宁乡水利改造项目的现场负责人,所以关于大坝倒塌事件,他也是直接的负责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在之前才特意委托沈慕然,把忍带到市局进行拘留。人留在中平县公安局,他多少有些不太放心。

    赵刚与凌正道年纪相仿,一直以来,这个曾经的省水利部门的技术员,给他的感觉也是踏实务实的。

    凌正道在很多人看来有些寒酸,可是赵刚比他还显得寒酸,黑黝黝得脸庞,土里土气的模样,看起来也的确是其貌不扬。

    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赵刚在水利方面得能力,相比较一些领导专家要更为突出。不然他也不可能提出,安宁乡水利改造的一系列规划。

    “凌局长……”看到来找自己的谈话的凌正道,赵刚消沉的脸上露出深深的愧疚。他很清楚是自己毁了整个安宁乡。

    安宁乡曾经是凌正道的理想之地,那时候他做梦都在想,安宁乡有一天会撤乡设镇,会成为中平县的经济重镇。

    所以在赵刚到任安宁乡时,凌正道特意请他喝了一顿酒,当时更是很上情绪地对赵刚说:“安宁乡交给你了,希望你带领安宁乡脱贫致富。”

    那个时候,凌正道是对赵刚寄予厚望的,可是现在安宁乡已经彻底地毁了,整个安宁乡完全被洪水淹没,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现在这个罪魁祸首就坐在自己面前,凌正道心里都有将其暴揍一顿的冲动。

    当然凌正道没有这么做,他只是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赵刚,才说:“对于安宁乡拦河大坝,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对不起。”赵刚说完这三个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说:“这都是我的错……”

    “赵刚,我告诉你,安宁乡大坝倒塌这件事,无论其中关系到了什么,你必须要为此负全责!”

    凌正道怒声打断了赵刚的话,停顿了片刻才又问:“整个施工过程中,你有没有去建筑原材料进行检查,你在工地上待了近一年时间,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知道这是我的工作不足,我一直关注的工程进度,却忽略了工程质量,而且理论上来讲,大坝是不可能倒塌的。”

    赵刚身上还有几分书呆子气,似乎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你作为负责人,难道对于建筑原材料就没有进行过把关吗?亏你还吃住在工地上!”

    凌正道说到这里已经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赵刚其实只是个理论者,并不是一个实干家。

    除了在水利方面的能力外,在其他当面他想的太过单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施工过程中存在的质量问题。

    “我的确没有考虑那么多,安宁乡水利项目的建筑原材料,都是由市政府方面以及建安集团负责采购的……”

    “市政府,你说的是谁?”凌正道听到这里,不由打断了赵刚的话。

    “就是宁市长,从一开始宁市长就亲自接管了这个项目,相关的问题,也都是由市政府决定,我只负责赶进度。”

    凌正道的神色凝重起来,市政府宁斌?难道顺那些劣质原材料,都是通过宁斌之手用在了安宁乡水利项目上的吗?

    想到这里,凌正道猛然站起身子,他很清楚宁斌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他不可能会拿自己的仕途开玩笑。

    “具体问题,我会等大坝质检报告出来外问你。”说完这句话,凌正道便推开了审讯室的门。

    凌正道急着离开,是因为他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有人要置宁斌于死地。在成州市谁最恨宁斌,恐怕只有叶霜叶书记了。

    毕竟之前宁斌还陷害过叶霜一次,险些让其丢了市委书记的位子。

    不过凌正道确信,即便是叶霜还是林建政,玩对付宁斌,也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做文章。

    那么除了叶霜和林建政,还有谁会陷害宁斌?

    当然这也不能说是陷害,更多的还是在利用,毕竟谁也不可能想到,安宁乡大坝会被突来的洪水冲垮。这样的大事故即便是有人借此牟利,恐怕也不希望会出事的。

    可是现在这件事,不管是出于什么情况,对宁斌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不利的事情。

    刚刚走出审讯室,凌正道迎面就遇到了归来的沈慕然。

    “凌正道,你下午去干什么?”沈慕然看到凌正道,脸上就挂起了一层豪爽。

    “沈局,你这是怎么了?”凌正道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

    “我问你下午干什么了?”沈慕然的声音又高了几分。

    “我就是去一趟安宁乡取证……”

    “你是不是嫌自己命长了,这个时候你不在医院,跑到安宁乡去,怎么没让洪水再把你给冲走。”

    沈慕然的愤怒来自她对凌正道的关心,对于他的身体情况,她比谁都清楚。

    即便是接受了治疗,可是伤口感染情况还是存在的,这个时候他还到处乱跑,而且还跑到洪水泛滥的安宁乡,怎么可能不让人着急。

    凌正道听到这里,便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我这不是没被洪水给冲走吗?”

    “你少给我嬉皮笑脸的,马上跟我走!”沈慕然怒声又说。

    “跟你去干什么?”

    “去医院输液,我就离开了那么一会儿功夫,你竟然从医院跑出来了!”

    “我没有那么金贵的……”

    “你到底去不去?”沈慕然冷声打断了凌正道的话。

    看着沈慕然这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凌正道吞了吞口水,连忙点头:“我去,去还不成吗?”

    沈慕然着急并不是没有理由,其实现在凌正道的情况并不是太好,下午回来后他就开始发烧了,只是他还没有抽出时间理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