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权力失衡
    凌正道特意把吴依依带过来,还是有更深的打算的。就是希望让这丫头看到方锦婷母女的关系,借此改变她对自己母亲的一些看法。

    无疑,年幼的晴晴看起来远要比吴依依更懂事一些,也更懂得体贴自己的母亲。

    吴依依其实并不是不懂事,只是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她,缺少了一种正确的引导。相反心性要更简单的晴晴,无疑是一种最好的引导。

    当然在带吴依依过来之前,凌正道也是特意征求了方锦婷的意见。

    方锦婷是没有意见的,何况凌正道的这个干女儿同样没有父亲,对于缺少父爱的孩子,她这母亲理解的自然也比别人多。

    吴依依从方锦婷和晴晴身上,感受到了母女之间的深切感情。也不由地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在母亲怀里撒娇的一幕幕。

    凌正道见吴依依满脸沉思状,便说:“依依,你是姐姐,陪着晴晴在这里玩,我帮你方阿姨去做饭。”

    “哦,我知道了。”吴依依恍然地点了点头,回头对晴晴露出和善的微笑,“晴晴,你喜不喜欢和姐姐一起玩。”

    “我喜欢。”晴晴重重地点头,突然多了个姐姐,她也是很高兴的样子。

    凌正道看到这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确信,吴依依应该会慢慢地不再排斥自己的母亲了。

    “你也休息一下吧,我自己做饭就可以了。”见凌正道要跟自己进厨房,方锦婷却有些舍不得。

    “我没事的,再说也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做过饭了。”

    凌正道这句很随意的话,却让方锦婷的心为之触动,她不禁想起在中平县和凌正道生活的那段时光。

    见方锦婷突然沉默下来,凌正道忙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什么。”方锦婷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她只想留在心里。

    作为一名很出色的律师,即便是带了一个孩子,性格温和却又处事坚强的方锦婷,其实是不缺乏追求者的。

    而且这些追求者中,更是不乏一些很出色的男士,可是那些追求者,却都被她婉言谢绝了。

    以前她是担心女儿会受委屈,所以才会拒绝。可是现在她却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丈夫,对于别的男人更是毫无兴趣。

    方锦婷是一个江南女子,身上有些江南女子的细腻,线条优美的五官,白皙的皮肤,柔软的身姿。

    即便是此刻只是穿着普通居家服,系着围裙,可是那中看上去软绵绵的感觉,还是处处透着小女人般的娇媚。

    凌正道没有过多去看方锦婷,因为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将这个娇弱的女人搂抱在自己怀中。

    方锦婷见凌正道久久没有说话,便主动打破了沉默,“我们谈一下中平县职业中专的案子吧。”

    “好的,其实我……”凌正道本来是想说,自己就是为这事来的,可是他又觉得这样说不妥。

    “这个案子证据相对较少,虽然涉案人郭娇娇等人的罪证可以确认,可是要追究其他相关人员的责任,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按照方锦婷所说,作为主要涉案人的张政,却是最不容易被定罪的。

    虽然五名受害学生,包括后来几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女学生,都一致认为张政对她们进行过侵犯。可是张政却有更充足的证据,那就是他没有男性基本能力。

    当然这一点并不能说明一切,可是所有的受害学生,包括郭娇娇在内,都没有亲眼看到张政对自己实施侵犯。

    原因很简单,所有受害学生都说自己被侵犯时被蒙了双眼,正因为如此,加之张政不具备男性基本能力,所以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实张政的罪行。

    凌正道虽然不相信那些受害女学生会说谎,可是法庭上讲的是证据。

    “难道就因为没有亲眼看到,就无法对其进行定罪吗?”凌正道还是有些不太接受。

    “当然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定罪,就只怕被告方有足够的辩护依据,那样的话,我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张政有什么辩护依据,凌正道并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就评张学文在交代问题时,对张政只字不提,就不难看出要定张政的罪并不容易。

    对于张政的事情,凌正道心里一直也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想为受害学生申冤做主,另一方面他还要顾忌徐芸和徐建平那边。

    可是无论如何,凌正道都不希望这件事到最后,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结果。

    暂时放下这件事,凌正道又问:“那王纯洁老师的案子,你有什么看法吗?”

    “这个案子比之前的案子更难办?首先就是被告学生的年龄问题,未满十四周岁,这个有足够的户籍证明。”

    冯善良未满十四周岁,在凌正道看来这就明目张胆地蔑视法律。

    就冯善良那样子,任谁看都能看出绝对超过十四周岁的。可是人家就改了户籍信息,钻了这个法律空子,让你毫无办法。

    凌正道也想过找人证,去证实冯善良的真实年龄,可是这个人证并不好找,因为在中平县没有人敢得罪冯明哲。

    即便是真找到了人证,证明冯明哲的儿子出生时间,也不见得就有用,毕竟法律的参考标准,还是户籍信息上的年龄。

    “好在那个学生家长,也没有去追究王老师的责任,不然麻烦的肯定是王老师。”

    方锦婷说的没错,冯明哲如果反咬一口起诉了王纯洁,再加上马腾这个人证。到时候坐牢的人,恐怕就会是王纯洁了。

    原本的受害者无法讨回公道不说,还要去求侵犯者不追究自己责任。想到这里,凌正道不由愤然,“真是毫无公正可言了!”

    “我是律师,早就见过太多不公正的事情了,许多原告输了官司,让被告再告上法庭的案子,也是不在少数的。”

    “也就是说现在,王纯洁的案子就只能这样了?”

    “除非能够证实被告人,利用一些手段修改了户籍信息。”

    证实,这种事怎么证实?虽然只是一件小事情,可是真要去证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相关的户籍警主动交代问题。

    户籍信息修改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这其中需要很多的材料不说,还要经过层层审核,正常情况下,也要十五天时间才能修改完毕。

    可是这种事对于普通人来说,别说十五天,十五年没有给你改,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在老百姓看来难如登天的大事,在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眼中,却是信手拈来的小事,这就是权力的一种失衡。

    冯明哲虽然并没有追究王纯洁的责任,可是王纯洁就这样白白受辱吗?这种事情,凌正道不会允许发生的。

    他现在很清楚,只有自己改变中平县官场权力失衡的问题,才能真正地给予五名受害学生,以及王纯洁一个公道,才能保证类似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既然我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对自己的职责有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