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 收获颇丰
    “喂,哥们醒醒。”

    凌正道被那男子的鼾声吵的不厌其烦,忍不住就走到其面前说了一声。

    不是凌正道矫情,主要是这哥们太厉害了,打呼噜加磨牙,嘎吱嘎吱的是真闹心,一般人都受不了这个。

    “啊”床上的男子惊醒过来,顺手抹了一把都流到脖子上的口水,张嘴就问了一句,“几点了?”

    “你管几点干嘛,怎么他们说好了到点放你走?”凌正道忍不住笑了起来,眼前这哥们虽然鼻青脸肿的,可是这心态还真不错。

    “也是,管他娘几点干嘛。”男子用一只手挠了挠草窝似的头发,不经意看了凌正道一眼,随即就愣住了。

    凌正道不由皱起眉头,心想这家伙这么瞅着自己干什么,难不成他还认识自己?

    正想到这里,就听那男子来了一句,“凌局长,你是凌局长吧。”

    怎么还真认识自己,凌正道随之愣了一下,看了那男子半天,却是没有任何印象。毕竟那脸被揍的跟猪头似的,估计连亲妈都很难认出模样。

    “你是?”凌正道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凌局长你这真是贵人多忘事,咱们一起打过麻将的。”

    “打麻将?”凌正道听的更懵了,自己根本不会那玩意好不。

    “对啊,这才多久的事儿你就忘了,你是不是中平县招商局的局长。”

    中平县招商局的局长,那都两个年头前的事情了吧?这已经很久了好不!

    “以前是,不过现在不是了。”

    “看出来了,你要还是局长,也不可能来这种地方。”那男子打量了凌正道一番,有些玩笑地又说,“咋地了,你这是**被查了?”

    这哪跟哪呀?凌正道听到这里,忍不住就问:“你不是中平县人吧?”

    “我当然不是,怎么凌局长你还没有想起我来?”男子似乎还有些不乐意了。

    “抱歉”凌正道又仔细地看了看那猪头似的脸,“还真就没想起来。”

    “你看你这,林薇薇,这次你总知道了吧?”

    林薇薇?凌正道虽然对亡妻无比的熟悉,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位到底和林薇薇有什么关系。

    “红运村,那次咱们一起打麻将来着。”

    这么一说,凌正道倒是有了些印象,之前自己在招商局时,为了能拉点投资项目,特意让林薇薇给自己介绍了几个经商的老板。

    “我是刘麻子,就是长一脸麻子的那个,咱们当时不是还谈了投资的事儿吗?只是后来我资金周转不开就没来中平县。”

    “想起来了,你是云州的刘老板对不?”

    凌正道对那位,长了一脸麻子的刘老板还是很有印象的,毕竟这人的特征很明显嘛。

    不过现在这位刘老板,那脸肿的根本就看不出有麻子来。而且这位以前也是身价不低的大老板,如今怎么落魄到这模样了。

    “对,就是我,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熟人。”

    “不是,刘老板你怎么被中平城关分局给抓了,这是犯了什么事?”凌正道不禁有些奇怪,毕竟这人是云州人,跟中平县也不搭着啊。

    “我能犯什么事,不就是欠中平县银行的贷款没还上嘛,后来林薇薇不是出事了吗?这贷款就成了私人的,这不那些放高利贷的警察,把我从云州逮这里来了嘛。”

    刘麻子这番话对凌正道来说,信息量还是非常庞大的。什么中平县银行贷款成为私人贷款了,还有放高利贷的警察又是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林薇薇那边的贷款,本来就是走的特殊渠道。后来就成了那个什么鑫盛金融公司的贷款,这个鑫盛金融公司也不简单,人家催账都用混混,他们却是用警察的”

    鑫盛金融公司,那不是明哲的产业吗,可是这和中平县银行有什么关系?凌正道隐约就觉得,自己要查的问题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刘麻子说起来,以前在云州市也是一个人物,据说也是有千万资产的人。

    只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刘大老板因为经营不善破产了,还欠下一大笔贷款无力偿还,这笔贷款就是他之前通过林薇薇,从中平县银行贷来的。

    从云州市跑数百公里,来中平县一个小县城的银行贷款,这其中原因自然不用多说。

    那时候中平县银行有五十亿黑金,贷款容易批不说,而且走走关系托托路子,额度还是非常高的。

    正是因为这样别说是云州了,就连外省的老板们,都会纷纷跑到中平县银行贷款。中平县银行之所以能肆无忌惮地放贷,为的就是要洗那五十亿黑金。

    正是因为这样,中平县银行的许多贷款都是没有相关账目的,而最后收钱的则是一些民间金融公司。冯明哲的鑫盛金融公司,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鑫盛金融公司收账的方式,刘麻子也说了,就是让中平县城关分局的警察,直接开着警车去找欠债人的。

    刘麻子没有钱还,便被中平县城关分局的警察带到了中平县,准备用所为的法律手法,对其进行“合法”的扣留。

    至于刘麻子为什么会挨揍,主要就是他欠债不还,胖子那些人要从他手中拿到钱,类似于那种社会人威胁欠债人的手段是如出一辙的。

    凌正道的情况不同,加之他又是中平县本地人,城关分局没有必要因为他这种没有利益榨取的人,又惹上什么麻烦的事情。

    本来类似刘麻子的事情是绝对保密,可是下午市纪委要过来视察,胖子就想把凌正道关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免得这精神不正常的小子闹事情。

    把凌正道和刘麻子关在一起,主要还是城关分局的民警,觉得凌正道就是个神经病,所以也不担心会出什么事。

    然而城关分局的民警,做梦都没有想到,在他们看来的神经病患者,却是一个让他们极度忌讳的人。

    “你们这样当官的,倒霉的永远都是副职,我没记错吧,你在招商局是副局,所以你被查也很正常。

    什么抓贪污**,我算是看的明白,抓的永远都是无关紧要的人物,真正有势力的贪官,那是一个都抓不到”

    刘麻子还是个话痨,这会儿跟凌正道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还别说他的一些话,还真有那么几分见地。

    凌正道这会儿没有心思听刘麻子那些话,他在想要查出中平县的那五十亿黑金问题,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角度入手了。

    之前凌珊虽然转移到了海外近七十个亿,可是现在看来,那些钱还并没有完全被转移。

    五十亿绝对是个庞大的数字,以中平县银行的能力,是绝对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完全洗白的。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这比庞大的资金目前还没有完全收拢,刘麻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之前凌正道还觉得在城关分局没有什么收获,可是当他听完刘麻子说的这些话,便立刻就觉得这一次是收获颇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