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三章 逗我呢
    “那小子估计精神不太正常,说话狂的没边了都,还特么说我没水平,真恨不得敲了他的门牙。”

    “就这么邪乎?”那值班民警听完胖子说的情况后,便又问,“问出他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了吗?”

    “他根本就不说,要我说这种人就是欠,不打一顿是不会老实的。”

    “算了,把他放了吧,没必要因为一个神经病,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那不成,那小子说了只要放了他,立马就去县纪委告状,告咱们暴力执法。”

    “我去,怎么遇到这么一个难缠的玩意,真以为咱们治不了他了吗?”

    值班民警听到这里也是一个气,正常情况下谁没事喜欢在局子里待着,怎么今天就遇到这么一个奇葩。

    “情况有点不对,那小子是故意让咱们抓的,该不会是县纪委那边的人吧?”那值班民警竟然还有点头脑,竟然想到这上面去了。

    “县纪委的人抽五块钱一包的烟吗?浑身上下就十二块五毛钱,用的那破手机估计除了打电话,连个微信都打不开吧?”

    胖子说的没有错,别说是县纪委的人,就连分局的协警临时工,估计都没有穷成这熊样的。

    不过他还是说错了一点,凌正道的手机还是能打开微信的,就是要等个三五分钟

    凌正道目前的工资也算是可以了,最起码抽包好烟,换个新手机是足够了。

    只是就那么点工资,他还偏偏每月资助了几个安宁乡的贫困大学生,剩下的就已经没有几个钱了。

    另外别看凌正道穷,可是他又从来不知道过日子,当然一个月就剩千把块,任他如何挥霍也挥霍不到天上去的。

    吃不讲究、穿也不讲究,就连这抽烟,也是能冒烟就行了。

    可以说就凌正道抽的那烟,别说不符合副处级身份,就是一般小科员,那也都是十多块的烟起步的。他这个级别的干部,不抽芙蓉王那也是小熊猫、黄鹤楼了。

    所以不认识凌正道的人,你说他是个干部,还是主持县纪委工作监察局局长,估计连鬼都不会信。

    事实上在中平县,几乎每个人听说过凌正道,可是真正认识他的却并不多,目前为之,凌局长还没有在中平县新闻上露过脸。

    “那就先把他关起来,饿他几顿,看他还狂不狂!听说下午市纪委的人要过来,这事先压一压再说。”

    凌正道本以为自己能在城关分局发现点什么,可是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那胖子便衣虽然业务能力很烂,可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跟自己动手。

    这也让凌正道很是奇怪,为什么之前那男子会被打的那么惨,难道那人是重刑犯?

    凌正道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就凭那胖子便衣的本事,能抓住正儿八经的犯人,那概率估计比买彩票中头奖都难。

    不用质疑一些分局派出所警察的能力,这些下级单位,有很大一部分警察就是这么的狗屁不是。

    既然再没有什么收获,凌正道也不打算继续在这里耗时间了,毕竟他此行的目的,只是想为了解关于王纯洁报案的一些情况。

    见那位审了自己一中午的胖子回来了,凌正道开口便说了一句,“把我放了吧,我是县纪委的人。”

    “你是县纪委的人?”胖子听到凌正道这句话,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没有错,你交代一下为什么殴打嫌犯的情况吧,另外就是关于”

    “你特么在逗我吗?还县纪委的,还让老子交代问题,你特么算老几!”胖子怒声打断了凌正道的话,“以为老子就那么好忽悠吗?”

    “你不是拿了我的随身物品,没看到我的证件吗?”

    凌正道一直觉得这分局的民警蠢,主要是因为这些人连自己的随身物品都不检查,这水平当还当警察,简直连头猪都不如。

    虽说城关分局的民警业务能力都不怎么样,可是凌正道还真是有些冤枉人家,他都不知道自己忘带证件了,人家怎么会知道他是谁?

    本来那胖子就觉得眼前这小子精神不太正常,这会儿一听这个,更加确定这小子就是他娘的有病。

    “还特么证件,你身上就一破钱包,里面十二块五毛钱,有毛的证件!”

    “我今天忘了带证件吗?”凌正道皱眉自语了一句,他还真有些记不清了。

    “装!你丫继续给我装,你还县纪委的,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县纪委的凌正道?”

    “你知道我是凌正道,还不把铐子给我打开。”

    “我知道你大爷!老子现在没空搭理你,你先给老子去边上那屋待着去,回头老子再收拾你!”

    “我告诉你,我是凌正道”

    胖子这会儿已经把凌正道视作脑子不好使的人了,之所以不放人,那是准备等晚上联系家属再说。

    不能白白地让这小子跟自己耗一中午,家属想要带走人,不交个三五千的“罚款”那怎么行?

    城关分局包括县局在内,私下里都有一套敛财手段,主要是针对那些犯了事情,可是又不够处罚标准的人。

    一般做法就是通知家属,告知其想带走人可以,但是必须要交五千块罚款。当然有时候实在拿不出,也可以打个折交三千,不然就威胁家属,要把人送城南看守所去。

    虽然这是很明显的违纪行为,可是平民百姓那敢得罪警察,再说人去了看守所名声也不好,一般都是选择破财消灾的。

    这个不成文的规定,自从八十年代初期就有,一直持续到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种“正常”的执法手段。

    甚至在老百姓心里,也都形成了一种认识,那就是但凡进了局子,没有个几千块钱是根本出不来的。

    造成这种原因的情况有很多,其中包含了许多年代已久的问题,真要彻底杜绝此类事件,还是非常困难的。

    凌正道虽然有些郁闷,不过他倒也不着急。他也看出来了,城关分局的这些人还是虚张声势居多的,真要把自己怎么样,貌似他们也不敢。

    真正让凌正道郁闷的是,自己午饭都还没吃,这会儿饿的正难受呢。

    “继续跟我狂,等你什么时候不狂了,我再来问你。”胖子将被手铐反拷的凌正道推进一间屋子,把门咣当一关就走人了。

    “你吗敢饿老子,回头有你们好看的!”凌正道骂了一句,回头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局。

    整个房间虽然不大,却是四处密封,大白天的光线都显得有些昏暗。

    难得的是房间里还有两张床,其中一张上竟然还躺着一位,打着鼾在睡觉,只是一只手被拷在了床上的铁栏杆上。

    凌正道细眼看了一下,便认出这人就是被那胖子按到地上猛踹的男子,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

    不过凌正道也挺服这位的,之前被揍的那么惨,这会儿还有心思睡觉,而且睡的貌似还很香的样子,这心也真是够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