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可爱的一面
    曲秀这些纨绔子弟搞得这个极速俱乐部,也可以叫做百万豪车俱乐部,在整个东岭省的圈子里都是颇有名气的。

    这些富家子弟之所以乐衷于飙车,并不是有多么专业的驾驶技术,更多的还是炫耀而已。

    可是这会儿,这群小青年却突然有一种被打了脸的感觉,面前摆着一辆过亿的超级豪华跑车,自己那车相比之下,简直就是一堆垃圾啊。

    “怎么样,我这辆车还可以吧。”凌正道有意要杀杀这些年轻人的锐气,这会儿更是摆出了一副得瑟的模样。

    如此亮瞎眼的车还不可以,还有什么车可以?原本还对凌正道不屑的几个人,都纷纷低下了头,再也没有刚才的那份傲气了。

    曲秀在看到这辆金光闪闪的布加迪威龙跑车后,也是惊讶地半天都合不拢嘴。

    东岭省作为经济大省,也是有几辆布加迪威龙,可是从来都没听说或见过,这么霸气的一辆布加迪威龙啊。而且这车竟然还挂了成州市的车牌,东NB1111。

    忍不住曲秀又仔细地打量了凌正道一番,眼前这个抽五块钱一包烟的大土豪,她的确是不认识的。

    吴依依更是目瞪口呆,虽然这位保护自己的大叔,一直都是一副牛哄哄的模样,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大叔能牛到这种开上亿豪车的地步。

    听那位送车的专业人士说完眼前这车的性能,凌正道也是底气十足地看向曲秀,“你也准备准备。咱们一会儿去跑环城路吗?”

    曲秀的车是一辆玛萨拉蒂跑车,性能绝对是没得说,可是比起凌正道这辆高调的有些俗的大金车,还是差了很多的。

    其实以周影的品味,是不喜欢这种俗气的金色的。只是她曾经问过凌正道喜欢什么颜色,凌正道却是毫不犹豫地回答了金色。

    对于凌正道这种穷人来说,没有那么多矫情的品味,在他看来不管什么颜色都及不上金色,金色就是黄金,黄金这种硬通货不就是钱吗?

    跟所以的穷人理想一样,凌正道就希望自己能够多挣点钱。

    “当然要跑。”曲秀竟然还很有底气的样子,看的出她是想用车技打败凌正道了。

    凌正道虽然很少飙车,除非是遇到紧急状况,不过作为一个老司机,又有黄金加持,他怎么都不相信自己有输的理由。

    果然这人一财大气粗了,别人就是想欺负你,那也是要掂量掂量的。

    本来曲秀那个小堂妹还对吴依依不依不饶的,可是一见情敌她爸,让人送来一辆过亿的超级豪车后,也突然变得老实了许多。

    吴依依这会儿更是对凌正道崇拜的两眼冒星星,并不是说什么拜金怎么样。估计大多数人,看到一辆过亿的豪车,都会流露出几分羡慕。

    ……

    临山市环城路就是新建的四环路,道路宽阔平坦,在午夜时分车流量也很小,一直深受曲秀这些午夜飙车党喜爱。

    午夜时间一过,两辆引擎轰鸣的跑车就冲上的环城四环路,虽然是深夜时分,可是依旧掩饰不住那辆金光闪闪的超跑风采。

    在凌正道看来,占有得天独厚优势的自己,应该可以轻易甩开曲秀的。可是事实上,除了一开始,凌正道领先在前之外,这半程下来他反而有被反超的迹象。

    “大叔你快一点啊,马上要被超过去了。”吴依依握着小拳头,不时地为凌正道加油助威。

    之前凌正道还觉得吴依依是个乖巧内秀的女孩,可是这丫头一上了车,整个人就跟疯了似的又喊又叫。那狂野的模样,与那个在舞蹈室跳芭蕾的小姑娘,简直叛若两人。

    虽然吴依依这会儿很是聒噪,不过凌正道心里倒是很高兴,最起码这小丫头总算不再为之前的初恋伤心了。

    小孩子嘛,还是活泼一些的好。

    让凌正道头疼的是那个曲秀,那姑娘开车就跟疯子似的,绝对和沈慕然有的一拼,搞得凌正道都有些怕了。

    这会儿凌正道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小看了那个装成大人模样的曲秀了,她那里是在开车,简直就是在玩命!

    “大叔,我们被反超了,我们要输了吗?我可不想跪两个小时……”

    “你这丫头怎么话这么多?先别打扰我,我要加速了。”

    凌正道和曲秀之间,其实就是网络游戏中的RMB玩家和普通玩家。普通玩家的技术再好,也很难战胜用金钱堆砌起来的实力的。

    原本处于落后的凌正道,在进入最后的直道后,直接就把油门猜到了底。豪华私人订制的优势瞬间被发挥了出来,在到达终点的时候,顺利地拉开了数米距离优势。

    “大叔,我们赢了!”吴依依走下车后,兴奋地环抱住了凌正道的脖子,开心地大叫起来。

    “这很正常嘛。”凌正道略略有些尴尬,吴依依的表现的似乎和自己太过亲密了。

    曲秀虽然心里不服气,倒也没有再去为难凌正道和吴依依,“你们赢了,可以走了!”

    “那真是多谢你了,不过麻烦你给联系下吴依依母亲,不要让她再牵挂着了。”凌正道暗暗叹息了一声,这一晚上恐怕吴小莉都快要疯掉了吧。

    “我会让人联系的。”曲秀再次打量一番凌正道,“你是成州市人吗?你叫什么名字。”

    “没错,我是成州的,我叫林建政……”

    “什么,你叫林建政!”曲秀的脸上突然露出深深的诧异之色,好一会儿她才说:“你不会是成州市青县的县长吧!”

    凌正道听到这里也是不由得诧异,他不想道出自己的姓名,主要是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随口就说出了林建政的名字。

    可是这会儿,凌正道却看出来了,这个曲秀好像是认识林建政的,不然又怎么会是那么的一副表情。

    “什么青县县长,我都没去过青县,丫头你搞错了吧。”

    难道是重名?曲秀有些疑惑地看着满脸坦然的凌正道,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对了,你的事过去了,我的事还没有了,砸了我三块车窗玻璃不能白砸吧?你们是打算给我修车呢,还是打算赔钱呢?”

    “赔你钱就是了,两千块够吗?”

    “倒是用不了那么多,一千五就可以了。”凌正道接过曲秀手里的钱,数出五张又递了过去,便拉着吴依依准备走人了。

    “大叔,我们不开那辆布加迪了吗?”吴依依见凌正道拉着自己上那辆破奥迪,有些不情愿地问了一句。

    “那车不是我的,只是借来开开的。”

    “借的也要还给人家吧,不如我们去给人家送车?”

    “不用那么麻烦,一会儿会有人来开的。”

    “那我们不给人家看着点,万一车被偷了怎么办?”

    “那车偷了也没处销赃的,你觉得有人会偷吗?”

    凌正道摇头笑了笑,这个吴依依果然还是个孩子,有些想法也是天真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