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三章 民生新闻
    凌正道没有猜错,两辆商务车在县职高学校门口转弯,进入了县职高的校园中,车身侧面还贴着“东岭民生新闻”的贴纸。

    东岭省电视台的民生新闻栏目,在东岭省老百姓眼里,那绝对是最真实、最体恤民情的热门栏目。

    比如曝光一些地方干部的违纪渎职行为、食品安全、污染问题以及贴近老百姓生活的事情,因此被称为最敢说实话的电视节目。

    无疑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东岭省电视台的民生新闻,也成了老百姓最欢迎最喜欢的栏目,特别是许多大爷大妈,都是每天准时收看这档民生新闻栏目。

    同时也让这档民生新闻栏目的主持人,一个长的歪瓜裂枣的猥琐男,成为了东岭省家喻户晓的人物。

    凌正道虽然很少看电视,可是对于民生新闻还是很了解的。不过跟老百姓的看法不一样,对于这档敢说话敢揭发的新闻栏目,他并没有什么感觉。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民生新闻所曝光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早已经被解决的问题,无非就是热锅炒冷饭,忽悠老百姓罢了。

    作为政府媒体的电视台,要是真敢什么事情都揭发,估计这档新闻栏目早就被停播了。

    这会儿民生新闻的两辆采访车来县职高干什么,难道是要对中平县职高的事件进行曝光?凌正道想到这里就不由皱起眉头。

    对于中平县职高的事件,凌正道的确希望能够得到相关领导,以及群众的重视。可是现在事情的发展,正在朝着一个不好的方向发展。

    在这个时候民生新闻来县职高采访,到底是为了曝光地方领导不作为,还是来曝光受害学生的**问题,这还真就不好说。

    如果是前者凌正道表示双手支持,可是如果是继续在受害学生身上撒盐,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迟疑了片刻,凌正道便拿起了手机,再一次给赵正义打去了电话。

    “凌局长,又有什么事,我已经安排了县局和监大队,对于目前存在的不良络舆论进行控制了”

    “赵县长不是这件事,省台民生新闻来县职高采访的事情,你知道吗?”凌正道打断了赵正义那啰哩啰嗦的话。

    “这事我不太清楚,再说了人家省台来采访,我这县长也管不着不是,毕竟人家有这种职责。”

    “可是他们采访的目的是什么,赵县长你有考虑过吗?”

    “凌局长呀,这事咱们管不着,就那个民生新闻就喜欢曝光咱们这些地方领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要理会他们就是”

    赵正义这次是真心在劝凌正道,他看出来了,凌正道在张学文的博弈中,已经处处都落了下风,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要是凌正道真败在张学文手里,那自己以后想在中平县一人独大的想法,可就要落空了。

    即便是凌正道败了,好歹也要拔张学文一层皮吧,不然自己的渔翁得利之计岂不是要落空了?更何况因为吴小莉演的那一出,估计张学文也惦记上自己了。

    可是还不等赵县长的好言相劝说完,凌正道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哎这个愣头青没事找事,可别要牵连上我。”赵正义叹息了一声,怎么就感觉一个累心。

    凌正道真的不想听赵正义跟自己啰嗦,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民生新闻真的做了偏失报道,那让受害学生日后还怎么学习生活?

    虽然凌正道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的的还是静观其变,可是他更明白,以民生新闻的影响力,一个偏失报道是可以毁掉受害学生未来的。

    是中平县的领导干部,如果不为中平县的老百姓着想,那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领导干部?

    想到后果的严重性,凌正道的脑袋就不由地热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去看看民生新闻是怎么采访这件事情的。

    什么隐忍什么退步?在面对这种关系受害学生未来的事情上,凌正道觉得一切都是次要的!

    想想那些受到迫害的花季少女,在主动揭发事实真相为自己寻求公道的时候,得到的不是理解而是更多的伤害,这是何等的心理打击?

    这种事情搞不好,就会让那些受害学生产生轻生的念头,那可就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了。

    人命大于天,这是凌正道内心中的一个原则,也是不容被触及的底线!

    县职高的校园内,民生新闻的主持人小侃哥,竟然亲自来采访了。

    不知是不是为了接地气,这档新闻栏目的主持人,不仅长的歪瓜裂枣,而且连名字都是这么的不正经。不得不承认的是,小侃哥这名字的确是接地气。

    这位小侃哥主持民生新闻已经有四五年之久了,最初的时候长的跟个豆芽似的,如今豆芽却变成了蚕豆,挺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看的出油水比以前足了很多。

    小侃哥在电视上给观众形象,更像是一个街头巷尾嚼舌根子的无业游民。可是走出电视机,却是飞机头加墨镜的高冷范打扮,趾高气扬的模样搞得更个大明星似的。

    “侃哥,一切就位了,可以开始了。”旁边的工作人员一番收拾后,便恭恭敬敬地对小侃哥说。

    只见小侃哥把架在鼻梁上的墨镜一摘,露出一双厚眼袋的眯逢眼,原本的高冷范瞬间变得猥琐起来。

    “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小侃哥来到了咱们成州市中平县的这个县职业中专,为嘛要来这里呢,可能大家还不知道。”

    小侃哥一口的正宗东岭省方言,没有错,为了充分体现出接近民生,这档民生新闻栏目,就是用具有本地特色的方言主持的。

    大家在电视上都听腻了了千篇一律的普通话,这方言主持自然就显得新鲜了。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增加收视率的套路罢了,登不了什么大雅之堂。

    “这个中平县职业中专了不得了,怎么个了不得法呢,就是在这里的学生,在各种的娱乐场所当坐台小姐。你说你年轻轻地小姑娘,不好好念书干这下三滥的事,对的起爹娘吗”

    “停一下!”就在小侃哥进入侃大山的状态时,凌正道的声音就将他的状态打断了。

    摄像一停,小侃哥立刻就收起那副猥琐模样,冷冰冰地看了一眼打断自己录节目的凌正道,“你是干什么的,知道这是在录节目吗?”

    凌正道先是一愣,他觉得这小侃哥当民生新闻主持人太屈才,这从亲和到盛气凌人的转变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绝对是一手的好演员。

    “录节目我没有意见,可是你们这节目不能胡来,什么叫做不好好念书干下三滥的事,你了解事情的真相吗,就在这里胡说八道?”

    凌正道很生气,本来他还想在一旁看看再说,可是谁曾想到这小侃哥,张嘴就把所以责任都推到了受害学生身上,这种事自己可不能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