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不省心的弟弟
    有些烦躁的凌正道很想大睡一觉,可是虽然很疲倦,他却是连半分睡意都没有。

    中平县职业中专纪晓霞坠楼身亡事件,在这两天真的深深地给他上了一课,也让他更清楚地认识到了官场的可怕之处。

    果然,康庄大道与万丈深渊只有一步之遥。整个事情还会如何进展下去,凌正道并不知道。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就是打住,为了保护自己不去再追究整件事,毕竟自己还没有在中平县站稳脚跟。

    第二条路就是继续走下去,披荆斩棘,继续追查整个事件,直到让某些人露出真面目,无疑这条路很难走,一步不慎就会坠落悬崖。

    如果凌正道是个只求自保的人,他肯定会选择第一条路。以他现在的发展势头,根本就不愁今后的仕途。

    可惜的是,凌正道对当多大官并不太感兴趣,在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良知”这两个字。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凌正道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在想自己以及中平县职高的事情时,他也在想沈慕然。

    虽说沈慕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难免也会被问责的。

    想到这里,凌正道便给沈慕然打去了电话,可是她的手机关机了。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沈慕然在接受调查。

    凌正道没有猜错,沈慕然现在正在自己办公室,接受来自省检的询问调查。

    “我还是那句话,事实就是事实,纪晓霞的死因,以及郭娇娇等人问题,都和中平县的一些领导干部,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沈慕然表现的远没有凌正道那么淡定,这是性格使然,也是她不怕惹麻烦的一种表现。

    “但是你也承认了,对郭娇娇等人进行了私下审讯,特别是学生刘鑫豪还被你殴打,如今更是精神失常,人还在医院里呢。”

    沈慕然听到这里,内心也是格外愤怒。

    她昨晚的确对刘鑫豪使用了暴力,可是下手却很有分寸,只是把其手掰脱臼了,后来又给按回去了。

    当时刘鑫豪虽然害怕,可是精神情况绝对是正常,就因为这个就精神失常,那些胆大妄为的问题少年还没有那么脆弱。

    然而虽然心里很明白,可是沈慕然却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是无从辩解的,只能说有人利用了这件事在针对自己。

    “沈慕然,你的一些行为,对数名学生造成了严重的身心影响,同时你所谓的审讯记录,也是在刑讯逼供的情况下完成的,所以你这些都是不成立的。”

    不成立?沈慕然听到这里,就恨不得一拳将眼前的几个人揍到桌子底下去。不过虽然有很强烈的想法,但是她也知道这样做,只会让某些人得成所愿。

    “下面我希望你能认真回答这个问题,就是中平县纪委监察局长凌正道”

    “我办案还用着他来管吗?他虽然是中平县纪委的人,但是还没有资格去过问这些事情吧!”

    不等省检的人把话说完,沈慕然就很是不屑地评价了凌正道一番。

    沈慕然性格虽然冲动火爆,可是头脑却是非常好使的,从一开始她就意识到,整件事针对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凌正道。

    现在她最担心的也不是自己,而是身在中平县的凌正道。

    在沈慕然看来,这种事大不了就又是个停职而已,貌似自己已经被停职多次了,多这一次也是无所谓的。

    可是她知道凌正道与自己不同,如果他受了处分,那后果远要比自己严重许多。甚至她还有些怀疑,整件事情针对的就是凌正道一个人。

    想到这里,沈慕然也越发为凌正道担忧起来。然而她此刻能做的,就是尽量把凌正道排除出去。

    “这个傻子,可不要自己往套里钻。”沈慕然忧心忡忡地想着,她还并不知道,已经有人为凌正道化解了危机。

    赵丽然暂住在弟弟赵兴宇在中平县的家中,作为一个有钱人,赵兴宇在中平县也是有数处房产的。

    “姐,中平县的人现在越来越不想话了,简直就不把你和姐夫放在眼里,那个叫什么凌正道的,还跟我耀武扬威的,什么东西!”

    赵兴宇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不忿的模样,显然还在为自己被抓的事情生气。

    “你不要胡说,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有问题?”赵丽然看着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也是不由地摇头。

    “我能有什么问题?别的不说了,姐你说这些年来,你都是处处管着我,我想有问题都不可能呀。”

    “怎么我还不应该管你了?”赵丽然有些恼怒地说了一句。

    “当然该管,你是我姐嘛,你不管我谁管我?换了别人,谁会大老远跑到中平县来捞我。”

    赵兴宇见赵丽然的脸上露出怒色,忙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亲姐就是亲姐,有我姐在我谁都不怕。”

    赵丽然叹息了一声,说起来她也拿这个弟弟挺没有办法的,毕竟是弟弟,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的。

    “现在你就去找冯明哲,把那个富豪还给他,还有你和他合伙的那个塑胶厂,也让出去吧。”

    “富豪倒是没有什么,可是那塑胶厂是正经生意,而且是赚钱的买卖,我前后也是投了不少钱的,这能说扔就扔吗?”

    “兴宇你能不能听点话,冯明哲这个人心术不正,你不要和他有瓜葛行吗?我不管你投了多少钱,必须要和冯明哲撇清关系!”

    “姐,你也知道,现在生意不好做”

    “兴宇,如果你还肯把我当姐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

    赵丽然给人的感觉一些是知性温柔的,甚至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她生气的模样,可是此刻她真的很生气,脸色也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赵兴宇显然还是有些怕赵丽然的,见姐姐真的生气了,他连忙说:“姐,我知道了,这事我听你的,跟那个冯明哲撇清关系。”

    见弟弟总算是同意了自己的要求,赵丽然的脸色也渐渐缓和下来,“你说你放着安心的日子不过,整个在外面瞎混,家都不要了吗?”

    “要,肯定是要的,我今后一定浪子回头,回头是岸成不?”赵兴宇那有些轻浮的语气,怎么听都让人觉得没有什么可信度。

    赵丽然本来还想再说几句什么,婴儿床上熟睡的孩子却传来了啼哭声,这让她连忙起身,向正在哭闹的孩子走了过去。

    “姐,你看你刚才这么凶,都把我大外甥给吓哭了。”

    赵兴宇虽然有些不太着调,却非常喜欢姐姐的两个孩子,先一步就将苦恼的胜雪抱在怀里,溺爱地说:“丫头不哭,等你长大了,要什么大舅就给你什么。”

    在赵兴宇怀中的胜雪,似乎听懂了舅舅的话似的,随即就止住了啼哭声,张嘴露出了坏笑的模样。

    “姐,你看,我大外甥女还是和我亲,一见到我就乐”

    赵兴宇本来还挺高兴,可是突然间他就觉得,这外甥女的模样,怎么看着就那么像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