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 谈话
    赵丽然的家境其实是很不错的,她的父母都曾经是中平县的公务员,虽然不是什么领导干部,却也是吃喝不愁的。

    后来赵丽然的父母调到外地工作,她也跟着去了外地,同时也结识了现在的丈夫胡展程。

    赵丽然的父母结婚比较晚,三十岁才有了赵丽然这个女儿,三十七岁又喜得贵子,所以对于儿子也是比较宠爱的。

    身为姐姐,赵丽然一直都觉得弟弟为人太过高调,为此在胡展程担任中平县委书记时,虽然赵兴宇几次要求想在中平县做生意,最后都被她给拒绝了。

    如今父母年事已高,作为姐姐的赵丽然,还是处处牵挂着弟弟的,虽然赵兴宇已经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小老板,可是赵丽然的性格就是如此,总是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

    凌正道突然打电话来说,自己的弟弟赵兴宇出了事情,这确实让赵丽然有些心神不宁。

    从亲情的角度的来说,赵丽然并不希望赵兴宇惹上什么麻烦。可是她是很通情达理的人,而且原则性也很强,知道一些事情单凭关系是说不通的。

    赵丽然最信任的人就是凌正道,她也相信他也是处处为弟弟考虑的。所以听完他的话后,她便想赶到中平县去劝赵兴宇坦白从宽。

    挂断电话后,赵丽然就急着收拾衣物准备去中平。可是随即她又迟疑了下来,弟弟出了事情,总应该对胡展程说一声的。

    犹豫了片刻,赵丽然就拨通了胡展程的电话。胡市长人还在省里学习,虽然一时半会儿还回不了成州。可是这个人毕竟是自己的丈夫。

    “丽然,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胡展程很快就接通了电话,话语中依旧带着溺爱与关怀。

    “兴宇好像是出事了,人现在被中平县公安局拘留了,你看一下能不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丽然并没有说,自己已经接过凌正道的电话了,就是怕胡展程会多想什么。

    “有这种事吗?你别着急,我给赵正义打个电话问问。”胡展程的语气也很是惊讶,似乎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那你先帮我问问,我现在很着急,想去中平县看看。”

    “可是你现在还带着孩子,不太方便吧?”

    “没有关系,在中平熟人也挺多的,我带孩子一块过去吧。”

    “兴宇就是不让人省心,这样把我给你安排车,让司机送你去中平县。你也不用太着急,虽然现在我不在中平县,但是说话应该还是好使的。”

    胡展程的关心听起来丝毫不比凌正道的关心差,可是在赵丽然听起来,丈夫的话却显得有些陌生。

    “好吧,你尽快给我问一下,我现在很急的。”赵丽然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

    本来胡展程还想要再说几句,可是却发现赵丽然已经挂断了电话,脸色也是随之变的阴沉起来。

    赵兴宇出了什么事,胡展程还是了解一些的。正如他所说,即便他已经不是中平县纪委书记了,可是中平县发生的事情,他还是能够第一时间知道的。

    ……

    凌正道离开县公安局后,总算是回到了县纪委。

    如今县纪委的小黑屋里关着两位副县级干部,这没有主事的领导在谁也不敢怎么样,看到凌局长回来了,大家好像也有了主心骨。

    “杨奕程和张政现在怎么样了?”凌正道没有进办公室,就直接问了秘书张蓓蓓一句。

    “都是按您的意思,暂时关了起来。大家都挺着急,局长你不过来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嗯,安排一下,先对张政进行谈话。”凌正道点了点头,他知道是时候和这位大哥好好谈谈了。

    县纪委的工作谈话流程还是很严格的,也算是为了避免徇私问题出现,全程都是有录像记录的。

    相比公安局可以私下审讯不同,类如纪委、检察部门的审讯谈话工作,是绝对不存在私下问话的情况的。

    当然公安部门的私下审讯,也是被严令禁止的,但是谁让市公安局的局长姓沈呢。

    不过相对警察针对的普通犯罪,纪委针对的都是内干部,所以即便是换了沈慕然,如果是在纪委问话,也是不敢开什么小灶的。

    凌正道亲自负责对张政的谈话,外加两位县纪委的科级干部,负责对谈话内容的记录。

    虽然只是被关了一夜半天,不过张政那张圆润的脸庞,却显得有些松弛了,看的出他也是有一定的心理压力的。

    在看到凌正道的时候,张政的脸上总算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很是熟络地对凌正道点了点头,而后便很服从纪律地坐了下来。

    说真的,凌正道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这样的形式与张政坐在一起,这实在也是他不想看到的事情。

    “张政,现在我要问你的是,关于你在县职高学生纪晓霞坠楼身亡的一些问题,你自己要不要先说些什么?”

    凌正道的语气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张政表现的倒是也很是配合。

    “对于纪晓霞事件的问题,我承认自己有很严重的失职。其实我本意也是好的,就是不像事态扩大化。”

    张政这番说辞,完全在凌正道意料之中。之所以这么说,其一是张政还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其二就是张政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已经有了应对之策,毕竟中平县纪委有没有人对张政通风报信,凌正道并不敢保证。

    “关于纪晓霞的事情已经有新的进展,纪晓霞在生前曾被学校学生殴打过,另外她的身体有被侵犯的痕迹,经过新的排查后,初步断定纪晓霞之事属于受辱自杀。”

    “竟然是这样的?不过我当时从现场情况看,更像是意外坠楼,据我了解,她当时正在天台上晾晒被子。”

    “下一个问题,对于纪晓霞宿舍的检查,当时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是的,当时由于警力不足,我安排了其他几个人检查隔壁宿舍,主要是为了排查有没有他杀的可能性。”

    凌正道一直都怀疑,张政从纪晓霞的房间中拿走了一些东西,特别是其他警察交代,当时只有张政一人进入纪晓霞宿舍时,他更是认定张政拿走了很重要的证据。

    不过怀疑归怀疑,这件事张政做的很是巧妙,让凌正道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张政是否从纪晓霞宿舍拿走过什么东西。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纪晓霞之前是被谁所侵犯,始终都是不得而知的。

    当然张政毁掉了可能存在的证据,依旧不能为他自己开脱,因为还有郭娇娇等人证实了侵犯其他学生的事实。

    凌正道本来也是希望张政可以主动交代问题,从而可以根据情况从轻处理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位大哥丝毫没有这种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