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重新认识
    凌正道之所以对赵正义说这些话,目的就是想把这位赵县长能站在这边。

    虽然这个半仙县长并不是个靠谱的人,可是现在看来,凌正道在中平县也只能和县长站在一起了。

    赵正义再怎么混蛋,显然是和张学文等人没有任何关连的,不然他也不可能一再强调张学文怎样怎样。

    凌正道这会儿多少也已经看出来了,赵正义是想借自己之手对付张学文。这种事凌正道没有什么意见,而且更不介意和张学文较量一番。

    只是就这么白白便宜的赵正义怎么行,怎么说这位也是中平县的一把手领导,有些事绝对不能让他给轻易躲掉的。

    赵正义显然没有想到,凌正道会跟自己来这么一招,把自己给牵扯进去,这小子实在是忒坏了。

    凌正道没有给赵正义继续说话的机会,说完那番话后,他转身就走了。等赵县长彻底明白过味儿来时,凌局长已经出了县政府大门。

    张学文不是把自己撇的一清二楚吗?凌正道就偏要先去找他。离开县政府后,他便直奔县教育局去了。

    中平县官场的一些人,特别是各级单位的一把手领导,大多都是在中平县盘踞多年的老官油子,张学文算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了。

    兼任县调研员的张学文,一直都是县常委之一,县调研员属于副县级称职,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可是这个县常委却在中平县官场颇有含金量。

    所以张学文虽然还在正科级局长的位子上,实际上他却是副县级的领导了,而且是有竞争县长能力的副县级干部。

    当然如果上级常委也很看好张学文的话,就算是直接任命他为县委书记也很正常。而且这位张局长看起来,似乎和市里的领导关系很不错的样子。

    静下心思来想一想,就不难猜出赵正义为什么希望凌正道去查张学文了。

    赵正义的算盘这次打的不太好,先不说张学文轻而易举就置身事外,凌正道也觉察到了他的想法,还把他从看台上拉了下来。

    不过有一点赵县长没有算错,那就是凌正道既然已经盯上了张学文,那绝对是不查清楚不罢休的。

    至于张学文有什么关系门路,凌正道并不介意,他向来都是不怕惹麻烦的,只要是锁定了目标,就不会一了了之。

    许多人之所以头痛凌正道,就是觉得这小子当官当的太二,抓住了问题那是死活都不放手的。也正是这样,凌正道成了某些人眼中的煞星。

    这会儿煞星凌正道,正坐在张学文的局长办公室闭目养神。张局长外出调研去了,不在办公室。

    不管是张学文有意躲自己,还是真有工作,凌正道都不太介意。总之一句话,赵县长要求张学文马上回来。

    凌正道一夜未眠,也是困的不行,不知不觉就在张学文的局长座位上睡着了。

    当他听到办公室的房门传来开启声,随即就睁开了双眼,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状态,也随之焕发起来。

    “凌局长对不起,今天一大早我就下去调研了,听说你找我,这不急着赶回来了。”张学文看到凌正道,依旧是一如既往地客气。

    凌正道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自己已经在局长办公室待了一个半小时了,因为睡着了竟没有觉得时间过的这么快。

    “张局你客气了,其实也不是我找你,这一大早赵县长就让我过来找你,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凌正道点头笑了笑,身子却没有从局长的位子上站起来。

    张学文稍稍一愣,显然他没有想到赵正义那种怂货,也敢跟自己叫板。别看赵正义现在是中平县一把手,可是整个中平县官场,服他的人可并不多。

    赵县长也是很有自知之明,所以很多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事情能过去也就过去了,不想掺和任何的事情。

    可是这会儿听凌正道一说,赵县长好像是转性了,竟然开始想着在中平县捞权了吗?

    不管凌正道说的是真是假,赵正义这会儿都犯了嘀咕。别的不说,之前最不把赵正义放在眼里的王殿军、李刚可都是栽了的。

    虽然这两位正县级干部下台的原因有很多,但是赵正义确实是渔翁得利的。所以尝到甜头的赵正义有了想法,在张学文看来也不为过。

    “理解。”张学文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便自己坐在了凌正道面前的位置。“凌局长看起来,昨晚也是没怎么休息好吧。”

    “可不是怎么地,就为了县职高的事情,我差不多一宿没睡。今天过来,也是按照赵县长的意思,问你一些关于县职高的问题。”

    张学文叹息了一声,颇为语重心长地说:“这件事县教育局负有一定的责任呀,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张政竟然没有进行尸检,如果知道这事,我是说什么也不同意火化尸体的。”

    “张局长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看来你已经了解情况了。”

    凌正道打量了张学文,心里猜想这人有何打算,只是看了半天他没有能猜出什么,张学文这个人不简单啊。

    “不瞒凌局长,我昨晚也是一宿没睡好,就为了县职高的这事也是多番打听,对于我工作存在的一些问题,我愿意接受组织批评。”

    张学文看上去比凌正道想象中的要坦然,对于县职高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回避,看起来还真是尽职尽责的模样。

    “张局也不用这么急着揽责任,毕竟你这个教育局长还是很忙的,有些事情也是顾不过来,这还是可以理解的。”

    凌正道竟然还帮着张学文说了几句好话,只是这好话刚说完,话锋随即就转了,“赵县长一上班就把我叫过去了,说了一些关于你的问题,特别是你和一些老师之间的问题。”

    这些话赵正义自然没有说的,不过既然要把赵县长拉下水,有些事情还是应该由县长说才对。

    “这个可能是赵县长误会我了,我的确是让一些老师出席过一些宴席场合。不过这主要是活跃气氛嘛。而且这件事,赵县长也有过一些批示的,真不知道现在他为何又要这么说。”

    张学文始终都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这一番话更是把问题问到了凌正道身上,那意思显然是说,这问题是赵县长要问的,还是你凌局长要问的。

    凌正道露出几分惊讶的模样,“是吗?赵县长没有跟我说这些,回头我再去问问赵县长。”

    张学文抱以微笑,这会儿他也发现了,凌正道之所以能升职这么快,靠的不仅仅是关系门路,还有一些头脑。

    之前凌正道小看了张学文,同样张学文也有些小看了他,总觉得凌正道就是靠着一些关系和女人上位,事实上却没有多少能耐。

    张学文这么想倒也是无可厚非,相比之下,凌正道无论年龄还是资历都差的太远,更何况这个年轻人之前还干过很多混事。

    别的就不说了,一个真有能力的干部,怎么可能会为自己招惹那么多的是非?

    可是现在看来,张学文却发现凌正道并没有那么简单,甚至心思不比那个青县的林建政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