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 慢了一步
    坐在审讯室的冯明哲,看起来比凌正道想象中的要淡定许多。

    这位在中平县被誉为首富的人物,穿了一件很休闲的印花衬衣,得体的休闲长裤,皮鞋和脑袋上的头发都是锃明瓦亮,完全看不出半分狼狈之相。

    当然冯明哲更多的也是故作镇定罢了,毕竟他还很是很怵凌正道的,更何况旁边还坐了一个更可怕的女魔头沈慕然。

    “冯明哲,你知道我把你抓来是干什么的吗?”沈慕然率先开口。

    “沈局长,该不会又是因为富豪的事儿吧?这个自从去年你查了我之后,我就把承包给别人了。”

    什么?凌正道和沈慕然听到这里,都不由露出惊讶之色,冯明哲这次推的可真是比谁都干净。

    “那你把承包给谁了?”凌正道不由问了一句,虽然他知道冯明哲在这种事情上的说谎的可能性不大,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赵兴宇,就是以前咱们县胡书记的小舅子”

    “赵丽然的亲戚?”不等冯明哲把话说完,凌正道就连忙问了一句。

    “什么亲戚,就是赵丽然的亲弟弟。”

    凌正道听到胡展程的小舅子时就有点懵,这会儿听到赵丽然的亲弟弟,更是错愕不已,她还有弟弟吗?

    凌正道虽然和赵丽然的关系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可是他貌似自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她的一些情况。

    毕竟是无法公开的爱情,凌正道和赵丽然在一起时,也都是很隐蔽性的,彼此间谈情说爱的时间都不够,又怎么可能会谈到别的事情。

    赵丽然的弟弟赵兴宇也是做生意的人,毕竟姐夫是当官的嘛,借用一些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胡展程在中平县时,赵丽然却不允许赵兴宇在中平县经商,所以凌正道也从来没见过赵兴宇这个人。

    如今胡展程离开了中平县,赵兴宇在中平县经营点什么也是说的过去的。其实不是夫妻或者儿女,赵兴宇之前在不在中平县经常都无所谓的事情。

    只不过赵丽然不喜欢落人口舌,一直都拒绝弟弟在中平县做生意。

    “怎么凌局你不知道?我记得你好像和以前的赵局长,关系很不错的样子。”冯明哲有些奇怪地看着凌正道。

    “我不知道。”凌正道摇了摇头,心思却有些乱,这事怎么又扯到赵丽然弟弟身上去了?

    沈慕然眼神有些怪异地看了凌正道一眼,虽然她不知道凌正道和赵丽然是什么关系,可是凌正道这表情,却让善于观察的她感觉有些奇怪。

    “冯明哲,你确定已经把富豪承包出去了,而你和现在的富豪毫无关系?”沈慕然继续又问。

    “这个是绝对没有关系的,之前您不是说了,我没有那个能力经营好富豪,所以我听您的话就承包给了别人,您要是不信,我让人把承包合同送过来?”

    冯明哲这话显然不是在说谎,反而是一副洗心革面,接受教训的模样。

    沈慕然在担任成州市公安局局长的时候,便对中平县各大娱乐场所进行了一次严打,首要针对的就是苏澜的那个红运村。

    结果在红运村没有查出什么,却在冯明哲的富豪查出了诸多问题,搞得冯明哲都差点蹲了号子。

    也不知道事情是否真的和冯明哲无关,总之按照郭娇娇所说,她在富豪坐台的时候,冯明哲已经把承包给了赵兴宇。

    冯明哲把自己撇的如此干净,反而更是让凌正道觉得这家伙早有防备。

    怎么说,这也算是凌正道在中平县遇到的第一个对手,他还是非常了解冯明哲的为人的,这人就喜欢搞些歪门邪道么事情。

    “那就不说富豪的事了,就说说你那鑫盛金融公司吧!”沈慕然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冯明哲。

    “鑫盛不是刚被关吗?说真的沈局长,我这两年也是点子背,干什么都不顺”

    “我没有问你这些,我是问你那些非法高利贷的事情!”

    沈慕然这会儿也皱起了眉头,因为她意识到现在很难从冯明哲口中问出点什么,这个人看起来是早有防范了。

    果然冯明哲先是做出一副苦脸,才委屈地说:“沈局长,你说这事我真觉得冤,我的那个金融公司是存在一些违规行为,可是现在不是都这样吗?”

    “都这样你就暴力催债是不是,以为法律管不了你了是吧?”

    “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吗?我那是小本买卖,又不是银行,钱要不回来自然也是要求助一些帮助的,这不我花钱请了一些专门讨债的,都给他们很多提成的。”

    冯明哲又一次完美地将自己撇清楚了,按他的说法就是,他和他公司的那些讨债的混混,只是雇主的关系。

    意思就是他特意找的讨债人员,欠的钱要回来分那些人一些,至于那些人怎么去追债,他完全不参与的。

    民间金融公司放高利贷,的确是不合法的事情,可是目前为之还没有太具体的制裁法律,最多也就是查封,禁止继续经营罢了。

    真正要追究的是,这些民间金融公司的负责人,在追债过程中存在的违法问题,类如长兴市的那个易贷公司,就是负责人参与了追债,而且存在严重违法行为。

    长兴市易贷金融公司的问题,好像也给其他地方的类似金融公司上了生动的一课。正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需要改变一些方法,就可以相安无事了。

    凌正道虽然没有怎么说话,却一直都在留意冯明哲。

    对于这个从自己在国税局时,就开始打交道的人,凌正道很清楚冯明哲是什么个秉性。

    这人的头脑还是很简单的,主要就是仗着一些关系门路在中平县吃的开罢了。可是此刻冯明哲的表现,却让凌正道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

    冯明哲会突然变聪明了吗?肯定是不会的,这其中的原因,恐怕也只有一个,就是有人在背后指点了冯明哲,才让他如此应对自如。

    从冯明哲身上查问题,现在肯定是查不出什么来了,至于帮冯明哲追债的那几个混混,也就是涉嫌玷污郭娇娇的几个人,却早就逃之夭夭了。

    显然那几个涉事的混混,也是早就接到了某些人的通知,早早地就离开了中平县。这会儿再想抓人,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抓到的。

    “如果我没猜错,我们刚刚在火葬场刚刚拦下纪晓霞的尸体事,那几个混混就已经逃到外地去了,有人算在了我们前面。”

    沈慕然走出审讯室后,也是不由叹息了一声,她觉得自己行动已经很快了,可是现在看来还是慢了一步。

    凌正道不由点头,他比沈慕然更清楚,整件事从一开始,自己差不多都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