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不一般的对手
    这个夜晚对于中平县职业中专来说,并不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时不时就有警车出入其中,每一次都会带走几个人。

    如此的情形,也是让中平县百姓大感好奇,不知道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直到拂晓时分,躁动的警笛声才渐渐地安静下来。

    “这是郭娇娇等人交代的一些情况,你看看吧。”天色大亮的时候,沈慕然把一些审讯记录递给了凌正道。

    丢掉手里的烟头,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凌正道接过了审讯记录,认真地翻阅了起来,首先看到的就是郭娇娇的审讯记录。

    郭娇娇十四岁进入县职业中专,这个女生之前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不错,只是在初中时多次出现逃学逃课的情况。

    后来在初中没有毕业的时候,就进入县职高。县职高的招生门槛很低,几乎是拿了学费就可以入校。

    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所以县职高的学生很多,特别是学校的工作分配,更是省内有名的兴隆集团以及旗下的集团公司。

    “兴隆集团,王朝军是县职高主要用人单位?”凌正道看到这里,不禁问了沈慕然一句。

    “作为东岭省第一慈善家,王朝军向来对家乡很是重视,可是说没有王朝军,就有没有这个毫无竞争力的中平县职业中专了。”

    果然又是王朝军?凌正道对于这位东岭省首富、大慈善家,内心中是充满了抵触的。

    即便是这件事看起来,跟王朝军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凌正道的感觉却是,有王朝军的地方就会有各种问题。

    沉思了片刻,凌正道低头继续看审讯记录,越看眉头皱的也是越紧。

    郭娇娇自述因为母亲无力偿还高利贷,父亲又肯拿钱,她在十四周岁的时候,就被高利贷公司讨债的人玷污了,还被带到坐台以偿还债务。

    “沈局,我觉得应该把鑫盛金融公司的法人冯明哲,一并给抓了!”凌正道压抑着怒火抬起头,对沈慕然说。

    “人已经在归案的路上了,鑫盛金融公司、富豪都属于这个冯明哲的产业,他想逃也是没得逃的!”

    鑫盛金融公司如何,凌正道仅从上次几个混混涉嫌非礼王纯洁就不难看出,这就是一群无法无天的畜牲!

    郭娇娇在富豪坐台时认识了张政,根据她所说,张政和冯明哲关系很好,自己有长达半年时间,只负责接待张政一个人。

    在县职高,郭娇娇结识了现在男友,职高三年级的大哥刘鑫豪。

    借助刘鑫豪在学校的势力,郭娇娇伙同其他几个问题少女,为张政等人在职高物色同龄学生,引诱或强迫女同学去从事一些非法勾当。

    近一年时间,受害女生多达二十人,除了陪张政的之外,还有县里的其他几位干部。

    在纪晓霞的问题上,郭娇娇承认自己是诬陷这位同学,因为纪晓霞之前顶撞过她,她对其完全是报复行为。

    因为殴打纪晓霞被校方发现,郭娇娇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处分。另外郭娇娇却并没有将纪晓霞带到富豪,理由是觉得纪晓霞长大不好看,没有什么价值。

    凌正道看完郭娇娇的审讯记录,又翻了翻其他女生的审讯记录,内容都是相差无几的,可以说明郭娇娇并没有说谎。

    可是看到这里,凌正道却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问题牵连到了郭娇娇本人以及张政,却完全没有张学文、杨奕程什么事,甚至连校长殷月琴也没有什么牵扯。

    另外郭娇娇虽然对纪晓霞做出过一些侮辱行为,可是却并没有让人去侵犯纪晓霞。

    “当晚在学校值班的教导主任是怎么说的?”凌正道抬头又问。

    “职高教导主任的说法是,多名学生证实了纪晓霞偷东西,而且还在纪晓霞宿舍的储物柜中发现大量赃物,便对其进行了教育批评。

    同时也是为了保护纪晓霞,校方为纪晓霞临时安排了单独宿舍,另外也对郭娇娇做出了一些处分。”

    如此说起来,学校方面的确是有意在帮纪晓霞的,这也和郭娇娇所交代的问题很一致。

    “疑点就在于,纪晓霞在坠楼身亡的前一天下午不在学校,这是她的班级老师崔建仁说的,至于当天下午,纪晓霞去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那她是什么时候回的宿舍?”凌正道皱眉又问。“学校里应该有监控**吧,不能调一下吗?”

    “同宿舍的同学说,她是晚上八点钟回来的,回来后好像就躺在床上一直没有说话。职高的监控系统大多数已经损坏,校方的说法是没有资金维护。”

    从时间上判断,纪晓霞应该就是在离校的下午被人侵犯的,也可能是因为这件事,让纪晓霞身心受到打击,最终选择了跳楼自杀。

    过程应该就是这个过程了,可是到底是谁侵犯了纪晓霞,却没有任何的人证和物证,难道说纪晓霞的死只是个偶然,和其他人并无关系?

    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张学文、杨奕程以及张政包括殷月琴在内,为什么又要极力去掩饰呢?

    张政如果一开始就把纪晓霞身上的疑点说出来,凌正道恐怕也不会想那么多,也不会意识到其中存在的问题,更不会特意把沈慕然请来彻查问题。

    这么一想,张政似乎是干了一件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甚至是自投罗的节奏。可是当凌正道想到了张学文后,心里却猛然跳出了另外一个想法。

    原本嫌疑最大的张学文却在这件事情上撇的干干净净,可是原本毫不相干的张政,却几乎是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罪名。

    张学文有意要陷害张政?凌正道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即便是张学文有这种想法,可是纪晓霞的死亡却是个突发事件。

    除非张学文比赵正义那半仙还能掐会算,算准了纪晓霞会跳楼自杀,算准了凌正道会正在遇到这种事。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张学文真有那本事,恐怕早就上天当神仙去了。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张学文临时应变,把原本要烧到自己身上的火,转头烧到了张政的身上去了。

    凌正道在心里快速地分析着,从纪晓霞跳楼到要求火化这些事情上,越想他越觉得,看似其貌不扬、有些痴肥的张学文,拥有非常出色的头脑和能力。

    “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张学文这个人,冒然去查他会不会被他给反一道?”

    凌正道的眉头再次皱紧,此刻他又想到了赵正义,这位赵县长可是一直在说张学文怎样怎样,难不成赵半仙有什么目的?

    “冯明哲被押到审讯室了,你要不要过去问问他情况?”沈慕然放在手机,回头问了凌正道一句。

    “当然了,我可是很久没和这位冯总打交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