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明目张胆的掩饰
    市纪委工作会议足足开了三个半小时,最后宁斌一宣布散会,一众书记局长就呼啦地往会议室外走。

    为什么这么急?废话,你憋三个半小时不上厕所试试!

    凌正道跟着众人向会议室外走,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却被宁斌给叫住了,“小凌,你先等一下。”

    我等什么等?凌正道在心里郁闷地说了一句,开会之前他忘了上厕所,这会儿憋的小腹都隐隐作痛了。

    可是心里虽然不情愿,但是领导特意叫住了自己,那也只能再憋一会儿了。

    “宁市长,您还有什么指示吗?”凌正道努力地笑了笑,同时也是真心佩服,领导都有一副好膀胱。

    “怎么样?刚到中平县,工作方面有什么困难吗?”宁斌很是体贴地问了一句。

    “还好吧,新的工作环境,都还在适应过度中。”凌正道这会儿真没有心思,跟宁斌谈什么工作,这憋的太难受了。

    “嗯,我一直都是很看好你的,你的工作能力很强,成州市的许多工作也都需要你来做。在地方锻炼一年,然后再回成州这边工作。”

    宁斌这番话就差直接对凌正道说,一年之后就给你升职了。由此也看的出,如今宁市长真的是把凌正道视作为亲信了。

    “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宁市长厚望。”

    凌正道连忙点头,心里暗想咱能不能不扯这没用的,上个厕所回来慢慢说成吗?

    “对了,中平县职高学生坠楼身亡的事情,你了解吗?”宁斌突然又问了这么一句。

    凌正道听到这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了解一些,当时我也在现场。”

    “中平县的赵正义上午时向我汇报了具体情况,这件事处理要谨慎,尽量不要把问题扩大化,不是说跳楼的学生是因为违反校规不慎坠楼的吗?所以这件事还是交给中平县政府、公安和教育部门处理吧。”

    什么意思?凌正道的眉头皱的紧了起来,这会儿他有些搞不清,这是宁斌是因为影响性不想让自己插手,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我明白,相信赵县长可以很好地处理好这件事的。”

    凌正道说完这句话,便觉得赵正义有些靠不住了,宁斌这边肯定已经把话递了过去,以赵县长的性格,是不可能做出违背领导指示的事情的。

    想到这里,凌正道便迫切地想给中平打个电话,了解一下现在的事件进展。

    “嗯,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还要回市政府处理一些事情,另外以后周末了,可以来我这里吃饭,小雪这两天也一直念叨你。”

    “好的,宁市长再见。”

    凌正道笑着点了点头,他现在有些迷茫了,用开会的理由让自己无法介入中平县职高的事件,这到底是高志强的本意,还是宁斌的本意?

    想了半天,凌正道也没有想明白,不过在他看来,这不管是谁的本意,也要把纪晓霞坠楼身亡这件事,彻底地查个明白。

    摸出手机,凌正道便给张政打了个电话,“大哥,纪晓霞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吗?我一会儿就回中平县。”

    “出来了,根据法医的鉴定,死者纪晓霞的身上的伤痕,都是坠楼时造成的。另外死者的家属正在县招待所,县长在对家属进行慰问……”

    “身上的伤都是坠楼时造成的?”凌正道不等张政把话说完,就又皱眉问了一句。

    “对,总之这就是一个意外,县职高的管理不到位,学生自己也有一定责任,县里的意思是给予一定的经济赔偿。”

    事情就这样完了吗?凌正道有些无法接受,随即他挂断了张政的电话,就又把电话打到了赵正义的手机上。“喂,赵县长,县职高的事情现在是怎么处理的?”

    “市里领导的意思是,不要把问题扩大化,现在杨奕程县长正在和家属谈这个赔偿问题。”

    凌正道听到这里,就觉得自己这次所托非人了,赵正义他根本就是个成不了事的货色。

    “不过现在这个赔偿方面也出了一点问题,教育局的张学文说要先对死者尸体进行火化……”

    “火化,为什么要急着火化?”凌正道连忙打断了赵正义的话,如此一来的话那可真是毁尸灭迹,纪晓霞的死因就彻底再也查不出什么来了。

    “张学文局长的意思,也是为了贯彻市领导指示,留着这尸体,万一家属反悔,带着尸体去学校闹,影响就不太好了吧。”

    “这是张学文的意思?”凌正道心里已经冒出了火,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断定,张学文急着火化纪晓霞尸体,就是在明目张胆地掩饰一些东西。

    至于张政那边说的法医鉴定报告,都是一丘之貉,作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些淤青连自己这种外行都看出一些门道,这不是睁眼说瞎话是什么?

    “张学文是主管这些事的,市领导也有指示,而且尸检报告也出来了,没有什么大问题,我这也不好说话呀。”赵正义的语气听起来很是无奈。

    “现在家属同意火化了吗?”凌正道有些焦急地又问。

    “应该是还没有同意吧。不过张学文的意思,就是先不管家属的意见,而是尽快将问题解决……”

    不等赵正义把话说完,凌正道就挂断了电话,指望赵正义是指望不上了,现在要阻止张学文明目张胆地毁尸灭迹,就只能找叶霜出面说话了。

    想到这里,凌正道转身就往隔壁的市委办公区走去。

    “凌局,叶书记在青县视察水乡青县项目还没有回来。”市委书记的秘书把凌正道给拦下了,叶霜现在人不在成州。

    “这怎么又去青县了。”凌正道不满地说了一句,叶霜不在,打电话说情况也不见得好使,现在该怎么阻止张学文的举动呢?

    就在凌正道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看到走廊处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市局的沈慕然。

    看到沈慕然,凌正道的眼睛不由就亮了,也不及多想什么,快步就冲到了过去,“沈局……”

    “凌正道,你怎么来成州了?”手里拎着文件袋,一身干练警服的沈慕然,看到凌正道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惊讶。

    “沈局,咱先不说这个,你跟我去一趟中平县吧。”

    “我没空,还要去马书记那边汇报工作……”

    “工作以后再汇报也不迟,我这里有很重要的事,你先跟我走!”凌正道说着,就一把抓住了沈慕然的手,一副要强行带走沈局长的模样。

    沈慕然的俏容一红,有些恼火地说:“你要干什么,给我放手……”

    凌正道根本就不给沈慕然说话的机会,抓住这位霸道局长的走就往楼梯口走。

    “凌正道你皮痒了是不,再不放手,我可打你了。”

    “别动手,先上车,我再给你解释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