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二章 满口谎言
    “张局,这酒我可是先干了,你总不能就这样看着我一个女人这么喝,你自己却不喝吧?”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殷月琴一双杏目也是水汪汪的,略带潮红的脸色,在粉妆下也是白里透红。

    虽然殷校长穿的还算正式,可是小西装的领口的纽扣,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露出白花花,且带着几道杂乱纹路的脖颈。

    张政向来鬼的很,即便是殷月琴如此坦荡热情了,可是他依旧摆手说:“我可是不行的,这点已经到量了,不能再喝了。”

    “张局,这点面子都不给吗?”殷月琴娇嗔了一声,那有些发腻的声音,和她的年纪有些不符,一般人听起来也会觉得有些别扭。

    不过张学文倒是习以为常了,一只手在桌下抚摸着殷月琴裙摆处的大腿,看起来很是器重这位半老徐良的模样。

    “月琴你就别难为张局了,张局可不好你这口。”张学文说着,就在殷月琴的大腿上捏了一把,惹得这女人娇吟着说“讨厌”。

    “政哥酒量确实不行,殷姐也别老是让了,你要是想讨好政哥,就把你学校的学生介绍一个来吧。”

    冯明哲在一旁意味深长地笑着,他是最了解张政口味的。

    “这个好说,我们那倒是真有几个小浪蹄子,改天介绍几个给张局长。”殷月琴眉眼间露出几分骚媚之态。

    “呵呵殷校长你可别听冯总瞎说,我可没那种心思。”

    张政做出一副很谨慎的模样,这位局长,不管对谁都喜欢留一手的。同时他还不满地瞪了冯明哲一眼,看上去是责怪其乱说话了。

    冯明哲会意地点了点头,便举杯对殷月琴说:“殷姐,我替政哥敬你一杯。”

    张政为人处世向来圆滑,看上去不管和谁关系都很不错,却又和谁都没有太深的交情,属于那种好事少不了他,坏事找不上他的主。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张政是什么人品,只是不想当面拆穿罢了,毕竟这位被徐建平骂的跟孙子似的县公安局长,那是绝对有实权的。

    人可以耍小聪明,但是把小聪明当成一种习惯,别人也不是傻子,难免会利用你的这种小聪明,把你牢牢地抓在手中。

    冯明哲如今虽然低调了很多,可是在中平依旧是黑白通吃的主,所以自然要极力拉拢张政的这层关系了。

    事实上张政就是因为自己的小聪明,上了冯明哲的这条贼船。今天张学文请客吃饭,正是冯明哲给牵线搭桥的。

    “张局也快扶正了吧,这一扶正就能进县常委,以后这前途也是不可限量。”张学文不忘称赞了张政一句。

    “您可别损我了,上次的事我没被撤了,已经是不错的事了,扶正远着呢。倒是您这以后,估计就要去市里了。”

    张政连连摇头,虽然他心知肚明这个县局正职非己莫属,却还是一如既往地谦虚,当然这种谦虚可以理解为虚伪。

    “哈哈可不要这么说,你那妹夫一来中平就找我的事,现在我才该说不撤职才是好事。”张学文说的挺严重,可是笑的却很轻松。

    张政暗暗撇嘴,心想难怪你张学文想起请老子吃饭了,想必是想让自己在凌正道面前,说他两句好话吗?

    想到这里,张政更是不屑,老子有那么好打发吗?就这一顿饭,外加一抹的跟妖精似的老娘们就想让老子帮你,做白日梦的吧!

    张政自己虽然长的一般,可是这眼光可不一般,家中娇妻那是天生丽质,什么中平四美,恐怕都及不上徐芸长的好看。

    风韵犹存的殷月琴,在张政看来就一老妖婆,毕竟冯明哲也说了,张局长喜欢的是小姑娘。

    话题谈到了凌正道的身上,凌正道的电话也正好打了过来。看到自家妹夫的来电,张政便起身说:“抱歉了,我先接个电话。”

    走出了雅间,张政接通了凌正道的电话,很是热情地说:“怎么了小凌,找我有事?”

    “大哥你在什么地方,是有个事想问问你。”

    “我在局里呢,这整天忙的站不住脚”

    “不是吧,我现在就在县局,他们都说你不在啊。”凌正道皱起眉头,对于张政这种习惯性说谎的态度,他一直都很难接受。

    “哦,我临时出来有点事,你等我,马上就回去了。”张政竟也不尴尬,直接把话题越了过去。

    张政是什么人,凌正道也清楚的很,自然也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较真,“算了,你不用回来的,我就是找你问下关于鑫盛金融公司的事。”

    “鑫盛金融公司?”

    张政听到这里,不由愣了一下,别人不知道这鑫盛金融公司的底细,可是他却是一清二楚的,那不就是冯明哲搞得吗?

    “大哥你了解这个鑫盛金融公司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政随口说了一句,心里便开始痛骂冯明哲给自己惹事生非。

    “根据我的了解,这个鑫盛金融公司,就是一个民间违规高利贷公司,手底下养了一批流氓混混,经常以讨债为名欺男霸女的。”

    “还有这种事,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查查,看谁这么大胆,敢在中平县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大哥,这事你真不知道。”凌正道再次皱起,他能听得出,张政又在说谎。

    “小凌,虽然这种事也归我管,可是这中平县大大小小的事太多了,这个我真不清楚”

    “可是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当事人,她说因为这些事几次报警,你们县局根本就不管这事。”凌正道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张政的话。

    张政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很是严肃地又说:“小凌你放心,这事我回去就查,我倒是要看看是谁在包庇那些流氓混混!”

    “那好吧,反正这事挺严重的,近期县纪委会严查中平县存在的这些问题,到时候希望大哥多多配合我工作。”

    “咱们是一家人,你还说什么两家话,问题我肯定会给你查明白的,中平县绝对不允许任何黑恶势力的存在!”

    挂断了凌正道的电话,张政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本来他还以为凌正道来到中平县,会处处照应着自己,谁知这个妹夫竟然这么快就到了把手伸到自己这里来了。

    鑫盛金融公司虽然是冯明哲的产业,可是之前冯明哲为了讨好张政,可是经常给他分红利的。

    这几年,张政也没少从冯明哲手里捞钱。这事现在被凌正道盯上了,在张政看来麻烦的可不仅仅是冯明哲,还有他自己。

    “特么的,冯明哲这孙子就会给老子惹事!”骂了一句,张政就又摸出电话给冯明哲打了过去,“你先给我出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