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 鑫盛金融公司
    凌正道突然出现在王纯洁所在的住宅区,其实就是特意来找王老师的。

    上午在问王纯洁问题时,这个女人的无措让凌正道心里很不舒服。中午回来后,凌正道怎么想都觉得不妥,便准备私下过来看望一下。

    王纯洁的住址在教师的档案资料上有,凌正道当时留意了一下,而且他对中平县还算熟悉,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王纯洁的住处,恰好就遇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一直以来凌正道觉得中平县治安还算不错,谁曾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别说被骚扰的人是王纯洁,就算是换了不相干的人,凌正道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几个混混倒还算机灵,见凌正道一副牛哄哄的样子,王纯洁又称呼其为局长,心里倒是也犯了嘀咕。

    这一年多来,中平县的打黑除恶工作一直都没有松懈,自从沈慕然任成州市公安局长后,不仅是对成州的治安问题进行肃清,还时不时去在县市搞个突击检查。

    沈慕然虽是一介女流,但是在整顿社会治安问题上,却是出了名的母夜叉。

    整个成州地区的地痞流氓,一听沈慕然的就闻风丧胆。没有办法,谁让沈慕然对待地痞流氓的态度,都是能动手就尽量不动口呢。

    但凡是被成州市局抓的地痞流氓,出来后没有一个不是鼻青脸肿的。你不是觉得警察拿你没办法吗?那就让沈局练练手吧。

    沈慕然对待那些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的地痞流氓,就是将其当靶子打一顿,打的爬不起来再说。

    正是因为沈慕然的这种强势,所以整个成州包括县市地区的混混们,都是不敢太过造次的,就怕一个不好被成州警方给带走。

    凌正道见王纯洁除了有些紧张,并不什么大碍,也不由放心了许多。目光再次落在几个混混身上,“你们是怎么回事,以为法律管不了你们吗?”

    以为法律管不了你们吗?这句话让几个混混听得不由胆颤了一下,这不就是成州那个母夜叉的口头禅吗?

    之前沈慕然来中平县进行过几次打黑除恶行动,差不多将中平县的混混们抓了一个遍,面对那些油盐不进的混混,沈局长很是严肃地强调,“以为法律管不了你们吗?”

    作为社会闲散人员的流氓混混,还真就不把法律放在眼里,甚至平时喝酒吹牛时,还以自己进过多少次局子为荣。

    直到他们见识了沈慕然所说的法律后,就再也不敢提进局子的事了。沈慕然对待地痞流氓的法律就一个字,那就是“打”,打的你哭爹喊娘,爬都爬不起来时才算完事。

    凌正道对于沈慕然的这种执法方式,多少是有些看法的,一个副厅级的市局长,亲自动手打人就算了,偏偏这局长还是个女人,就不能温柔那么一点点吗?

    可能是见多了沈慕然教训地痞流氓的手段,凌正道面对几个混混,就随口道出了沈局长那让坏人闻风丧胆的话,“以为法律管不了你们吗?”

    本来几个混混还想和凌正道掰扯两下,可是仅仅是一句话,就彻底让他们没有了勇气,心里更是担忧不已,这家伙不会是成州市公安局的吧?

    “你不要误会。”带头的混混有些心虚地看着凌正道,而后又一指王纯洁,“她男人欠我们公司钱,我们是来找她要账的。”

    “那么说钱不是王老师欠的对吗?”凌正道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

    “是她男人,这跟她欠也没有什么区别。”

    “你们想要钱,就去县看守所找马腾要。如果还胡搅蛮缠,我不介意把你们也送看守所去。”

    几个混混一听这个,更觉得凌正道是警察,心里也暗暗庆幸,幸好刚才没跟这小子耍横,不然的话岂不是要毁了?

    “行,我们找马腾要去。”带头的混混见势不妙,就准备要跑人。

    凌正道见王纯洁在抹眼泪,也没有心思理会几个混混,任由四人匆匆而去,上了一辆东风商务。

    那商务车上贴着“鑫盛金融公司”的贴纸,一看就是民间的高利贷公司。

    对于这些放高利贷的,凌正道向来很是反感,这感觉就像是旧社会的放印子钱的恶霸。

    时课文上不是都说,旧社会放印子钱的恶霸,是如何如何剥削老百姓的吗?凌正道还记得,当时自己还为生活在新社会感到幸运。

    可是近些年来,所谓的民间金融公司巧立名目,明目张胆搞起了那种旧社会的恶霸行径,让凌正道对此很是反感。

    之前长兴市易贷公司,存在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没有到中平县也有类似的金融公司,这件事别人可以不管,但是凌正道却不想袖手旁观。

    你的金融公司一切正规且罢,如果不正规就别怪凌局长手黑了,默默地记下这个“鑫盛金融公司”的名字,凌正道已经有了下一个目标。

    当然此刻,凌正道最关心的还是情绪有些低落的王纯洁,“王老师你没有事吧?”

    听到凌正道的话,王纯洁连忙拭去脸上的泪水,抬头努力地笑了笑,“我没事的,凌局长谢谢你。”

    “不用跟我客气,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对我说,我想我还是能帮上一些忙的。”凌正道最见不的就是女人在自己面前哭。

    王纯洁迟疑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她知道凌正道这样的领导,的确有能力帮到自己,最起码他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失去现在的工作。

    可是话到嘴边她却说不出口,在她内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事不能去求凌正道。

    见王纯洁还是心有顾虑,凌正道暗叹一声,而后便微笑着说:“王老师,你不介意我去你家坐一会儿吧。”

    “哦,对不起凌局长,请跟我来吧。”王纯洁恍然地点头。

    凌正道跟着王纯洁上楼,这个住宅区不是高层住宅楼没有电梯,王纯洁家在五楼,每天上下楼也是个体力活。

    “王老师,你当初为什么要调到县城来,在安宁乡不好吗?”凌正道对于王纯洁的离开一直很遗憾。

    在安宁乡小学最困难的时候,王纯洁一直都是不离不弃,如今安宁乡小学比之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王纯洁选择离开实在是可惜了。

    安宁乡不好吗?王纯洁一想到这个问题就想哭,虽然安宁乡不及县城,可是那时候自己的生活很安逸,而现在却又是一番情景。

    很多次,王纯洁都对马腾提及回安宁乡的打算,县城的生活实在是太累了。可是每次马腾都是极力反对,出来了再回去,安宁乡的人会怎么看,难道不要面子了吗?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可笑,为了所谓的面子宁愿难为自己家人,也不想让别人说闲话。好听点是好面子,其实就是内心的自私在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