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煞星来了
    去中平县是凌正道心里早就有的一个打算,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要证实林薇薇的举报没有错。

    虽然林薇薇已经去世了,可是对于这件事,凌正道却是一直都放在心里的,关于林薇薇的一切,也并不会因为她的离世而一去不复返。

    叶霜之所以想让凌正道去中平县,其主要原因也是为了查清楚存在于中平县的种种问题。在她看来王朝军选择在中平县银行洗钱,必定有其中的原由。

    要彻查出这些事情,在叶霜看来凌正道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那叶书记,我什么时候去中平县报道?”凌正道不由握了下拳头,他知道这次自己担负绝对是重任。

    “一星期之后吧,一来是让你交接下手头上的工作,二来也算是让适应准备一下吧。如果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倒是也可以提的。”

    “我倒是没有什么别的要求了,刚才提到的要求也还不是被您否决了。”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回去工作吧,顺便去和高书记那边说一声。”叶霜这给凌正道下了逐客令。

    关于凌正道的临时任命,高志强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知道归知道,凌正道作为下属总是要和领导沟通一下的。

    “这件事叶书记已经提前对我说了,是市委常委讨论后的意见,所以我也是支持这个决定的。”高志强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说话。

    “那高书记你是不是打算给我申请下,给开双份的工资。”凌正道很是财迷又提到这事。

    “这个我没办法申请,不过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助手,让张蓓蓓跟你去中平县吧。这丫头性子太单纯,只有跟在你身边,我才会放心一些。”

    高志强的想法凌正道还是很理解的,毕竟对于老同事的女儿,高书记一向都是照顾有加的。而凌正道不仅是个有能力的领导,而且为人也比较随和,对于张蓓蓓的工作阅历。也会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

    “这件事我没有什么意见。”凌正道点了点头,如果只是单纯地带一带工作经验不足的张蓓蓓,这倒是没有什么的。

    “你没有意见最好了,正好你也是要过几天才去中平,抽个时间我请你吃顿饭。”

    “那怎么成?你是领导,要请吃饭也是我请你才对的。”

    “你少跟我贫了,就问你一句话,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喝上你和慕然的喜酒?”

    “这都是不着边的事,高书记你就多想了。”凌正道摇了摇头,他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沈慕然怎样。

    “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这个小师妹,她看准了的事情,可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而且我也一直觉得你们两个蛮般配的。”

    还般配?凌正道听到这里就想骂人,这几天下班没事,他就去找沈慕然学一些防身之术,结果几天下来,身上到处都是淤青红肿,什么学防身术,那是去给沈慕然当沙包挨打去了。

    当然学防身术嘛,挨两下打也是好正常的,不过总要讲个点到为止吧。可是沈慕然向来都是以实际出发,对凌正道那是一个拳拳入肉,还说这样能提高应变能力。

    凌正道学了三天就后悔了,可是沈慕然又说什么贵在坚持,搞得凌正道现在一听沈慕然的名字就想躲,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

    凌正道被暂任中平县纪委副书记工作一事,很快就在中平县传开了,这件事自然也是让中平县官场上一众干部大感头疼。

    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反正凌正道在中平县官场那就是一个“祸害”的存在,现在这个祸害还主抓了中平县纪委工作,那还岂会有好?

    “我觉得小凌人挺好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吴小莉撇了一眼盘膝而坐的赵正义,脸上带着几步不屑。

    “没有那么夸张?如果之前不是我拦住你,又让你把建材市场的门面关了,你以为你还能坐在家里跟我说话吗?”

    赵正义的嘴角抽了一下,这些年混迹官场,他就全指望自己这占卜问卦的本领了,对此他也是深感骄傲的。

    吴小莉不说话了,虽然她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像李长龙那么肆无忌惮,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若不是赵正义那番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话,还真就有些麻烦了。

    这些天成州地区各县市,大大小小的干部因为这事都被撤了十多个了。自己的丈夫虽然不像个男人,可是好歹是个县长,要是没了这个县长,自己还能指望谁?

    人的内心与外在表现往往是截然不同的,吴小莉正是如此。别看她平日里泼辣自在的,可是内心中缺是极度缺乏自信的。

    在她看来如果自己不是县长夫人,根本就做不成什么生意,当然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自知自明。

    赵正义虽然从不干涉吴小莉的私生活,可实际上吴小莉也远没有外在表现的那么风流,很多时候的逢场作戏,都是按照赵正义的意思来的。

    所以他们这对夫妻与其说是父亲,倒不如说是相互利用合作的关系。

    “如今王殿军这煞星算是除了,现在剩下就是凌正道了。”赵正义神神叨叨地嘀咕着,而后又看向妻子,“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拿下凌正道?”

    “你当老娘是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说勾引谁就能勾引谁?”吴小莉的话语中带着几分不自信。

    “之前胡展程那般老奸巨滑,不也是让你拿下了吗?”赵正义撇了撇嘴,他能顺利地当上这个县长,多少还是拜胡展程所赐的。

    “那能一样吗?凌正道人家是年轻有为的小伙子,胡展程就是道貌岸然的死变态……”

    “这话可不能乱说,咱们现在还有用的着胡展程的地方,别看现在他没有什么实权,可是要说到心机,他可是比谁都深的。”

    胡展程在中平县任职五年,说起来还是颇有成绩的,而且在中平县的名声也一直很是不错,给人的感觉也是务实、随和等等。

    可是从赵正义的话语中,却能明显地感觉到他对胡展程很是忌惮,深知至今都有些怕那位曾经的中平县委书记。

    “怎么他胡展程还能当市委书记不成?”吴小莉恨恨地说了一句。

    “要是别人可能不行,但是胡展程还真不好说。”

    胡展程的仕途并非是一帆风顺,最起码他在凌正道这个年纪,还是一个副科级的小干部。五年前,已经五十岁的胡展程才首次担任正处级县委书记。

    当时胡展程初到中平县时,情况也并不是太好,县长李富春那是盘踞中平官场多年的人物,让胡展程这个县委书记干的很是憋屈。

    可是向来郁郁不得志的胡展程,自从担任了中平县委书记后,却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处处后发制人,近一年多时间,就在李富春面前化被动为主动。

    临近中平县委换届前夕,胡展程借用中平县严峻的环保问题,给予了李富春一击重击,让其提前离职退休了。

    当初凌正道只知道,县长李富春是因为维护中平县重污染企业,才被上级领导问责,却并不知道这其中具体发生过什么。

    毕竟那会儿,凌正道只是一个股级小干部,根本无法了解到县级领导的之间的明争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