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六章 政策的改变
    一星期后,成州市纪委就中平县纪委书记李刚做出了通报批示。

    由于纵容其子李长龙在其管辖的中平县,参与恶意商业竞争,根据相关规定免除李刚中平县纪委书记一职。

    李长龙利用其父关系,涉嫌垄断中平县以及成州地区等,重点项目的建筑原材料生意,所提供的建筑原材料属严重不合格产品,且情节十分恶劣,目前移交市检察院立案处理。

    无论是对李刚的任免,还是对李长龙的刑事问责,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从严从速。这次李刚虽然没有被开除籍,可是其仕途差不多也是被那个坑爹的儿子给毁了。

    紧随李刚其后的就是中平县委书记王殿军,这位到任中平县不及一年的县委书记,因为在南柳乡环保整顿问题上的严重失职,而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根据成州市委常委,以及省级领导指示,免除其中平县县委书记一职,其具体任留问题尚未做出明确决定。

    任职不足一年就被免职的县级一把手领导,这在成州地区的官场调任历史上还属首例。

    作为南柳乡冲突事件的主要当事人,原中平县环保局副局长程斌,因暴力执法故意杀人等一系列问题,被开除籍移交检察部门立案,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程斌的问题做出处理结果的人正是凌正道,执迷不悟的程斌在被法警带走时,还在幻想着王殿军会救自己,直到凌正道告诉他王殿军已经被免职处分后,他才面如死灰陷入深深的绝望中。

    凌正道对于程斌没有抱有任何的同情,真正看清楚这个人后,他心里也只是同情被程斌抛弃的妻儿。

    好在程斌还留下了一套房产,这也多少可以李桂华母子未来的生活有一点依靠。

    南柳乡乡委书记钱磊,在任职期间尽职尽责,做到了一个地方领导的楷模表率作用,成州市纪委因此也推翻中平县纪委对其的问责调查。

    无疑,南柳乡冲突事件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县长赵正义,虽然成州市委常委,还未对赵正义做出任用批示,但是目前赵县长,已经开始代理中平县委书记的工作了。

    在南柳乡冲突事件得到问责处理的同时,凌正道也向上级领导反映了,现今环保工作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也得到了上级领导重视。

    在两天后的省委常委会议上,省委常委就目前环保工作的盲目问题,提出了重要的批示,严格杜绝盲目的一刀切环保政策。

    “我们的工作不能等到流了血,知道了疼才想到要不要去重视,对于盲目执行,甚至想借此捞政绩,怕担负责任的相关负责人,必须要严厉查处!”

    省委领导在常委会议上重要讲话,对于在这次环保工作中,存在各种问题的相关领导干部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

    “近日,省委常委省纪检委,根据目前环保工作中盲目一刀切问题,进行相关责任问责,共问责东岭省环境保护厅刘万利等相关责任人72人……”

    凌正道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东岭省电视台新闻。

    这几天新闻上一直都在说,抵制盲目环保政策一刀切问题,足矣说明领导对此事的重视性,同时也代表东岭省长达半年之久的盲目环保整顿工作,终于被画上了一个句号。

    “凌局长你这次敢为人先,肯定让领导对你记忆深刻。”苏澜将一只削好的苹果,递到了凌正道的面前。

    凌正道倒也是不客气,接过苹果就咬了一大口,“这种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做的来的,东岭省那么多干部,我又算老几?”

    “你就不要谦虚了,那位大领导的会议讲话,不就是借用了你的问题反映报告吗?如果这样还不是重视,怎样才是重视呢?”

    “那敢情好了,等我当上市委书记,以后就可以在成州横着走了。”凌正道玩笑地说了一句。

    “市委书记是不可能的,不过我觉得用不了多久,你就又可以做土皇帝了。”苏澜很是有把握地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说,难不成还让我会出当乡长?”凌正道不解地问了一句。

    “出息,你是不是就想当乡长,难道就没有想过往高处爬?”苏澜责怪地说了一句。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乡长。”

    “真是搞不懂你。”苏澜嘴上虽然说不懂,可是心里却明白凌正道的想法,他只是想做个与世无争,又能为百姓做实事的干部而已。

    “对了,最近你不是一直在跟建委,在查成州地区的廉租房项目问题吗?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没有什么进展,问题好像就是出在了李长龙身上,不过我感觉李长龙好像是被人坑了,他搞得那些不合格建筑原材料,都有相关的合格证书。”

    凌正道虽然不喜欢李长龙这个人,却也是就事论事,一码归一码。在关于那些存在于成州地区的不合格建材问题上,他的态度还是很中肯的。

    李长龙的那些不合格建材,是通过临山市的一家公司介绍搞来的,至于那家临山市的公司,已经超出了凌正道的调查范围。

    委托临山市相关部门调查,却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任何信息。由于前段时间环保力度很大,相关建材的紧缺,所以也不难排除是投机的皮包公司所为。

    不过重点的问题却是,明明是不合格的建材,又是怎么拿到相关合格证书的呢?可以说做这件事情的人,肯定是有很强大关系网的。

    想到这里,凌正道不禁又问苏澜,“这种事情,王朝军可以轻而易举做到吧?”

    “那是当然了,不过他不缺钱,而且一心想的都是如何洗白,这种冒险的事情在前些年他还有可能做,可是现在却是绝对不会去做。”

    苏澜说的没错,王朝军如今可是东岭省首富,来钱的门路也是比比皆是,类如垄断建材市场的“蝇头小利”,他还看不到眼里。

    “不过你也说了,没有一定能力的人,是做不好这件事情的,所以在查这件事的时候,你还是应该小心谨慎一些的,搞不好就会给自己惹了麻烦。”

    凌正道点了点头,在官场越久他也越觉得,稍有不慎就会落人把柄,哪怕是觉得没有错的事,如果真要赶上了那就是错事。

    比如中平县委书记王殿军,他在对南柳乡环保问题做出强制决策时,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错。如果他知道会是现在的结果,也肯定不会去自找麻烦的。

    所以对与错这种事,并不是你个人如何去认为的,而是由某种大局观所左右的,同样也有可能,会成为别人手中利用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