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二章 不一样的对手
    就如凌正道所说的那样,中平县委书记王殿军,这会儿真如火烧屁股似的,在自己的办公室坐立不安。

    李刚被市纪委小黑车带走后,王殿军随即就给宁市长打去了电话。作为中平县领导班子的带头人,自己总不能对此一无所知吧。

    可是电话打过去后,接电话的却是宁市长的秘书,市长真在召开一项紧急会议,而且还在会议上发了火,总之就是告诉王殿军,最好还是下午再打电话过来。

    一上午连续召开了两次会议,而且两次会议上宁斌都拍了桌子,一听这个,王建军自然知道这不是找领导的时候,搞不好自己还会被训一顿。

    再者要真是因为南柳乡冲突事件,那岂不是去自找麻烦吗?

    想到南柳乡的事,王殿军这会儿心里也有些后悔,由于搞不清状况,他现在一直都认为,是因为钱磊的缘故,李刚才会被市纪委调查的。

    毕竟昨晚凌正道放了话,就是要停了李刚这个县纪委书记。

    这个凌正道怎么就这么大能耐,说话比纪委书记都好使?王殿军作为新任县委书记,虽然并不太了解凌正道,可是关于这位凌局长以前的一些轶事也是知道一些。

    前任中平县县长李富春提前退休离职,据说和凌正道有很大的关系,同样也是前任市长郭胜利,似乎也是栽在了凌正道手里,而现在又有一个李刚。

    王殿军越想就越慌,就觉得这个凌正道是个领导收割机,但凡被他盯上的领导干部,好像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最让王殿军受不了的,就是凌正道这两天问这个找那个的,唯独就不来找自己,这到底是什么个意思?难不成就跟对待李刚一样,大半夜找自己谈一下,第二天自己也上了市纪委小黑车?

    其实王殿军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怕,自己刚从邻省秘书厅调过来,肯定是不存在什么原则问题的,既然没有问题还有什么怕的?

    毕竟是秘书出身,王殿军虽然混的并不像宁斌那么憋屈,可是也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没犯错就查不出你事的,特别是现在南柳乡还闹出了人命。

    可以说这一方面,王殿军的个人觉悟要比程斌高很多,最起码他还能认清事情的严重性,毕竟人命关天。事情没闹大还能压,可是现在根本没办法压。

    王殿军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地想着,秘书在这个时候又来敲门汇报工作了,“王书记,成州市纪委的凌正道局长,带调查组过来了。”

    听到这句话,王殿军在心里不由说了一句“终于还是来了”,而后便点头说:“请凌局长过来吧,通知县委各科室,要积极配合调查组的工作。”

    凌正道来中平县委大院,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很正式地带领专项调查组,开着成州市纪委那辆招牌式的金杯来的。

    前脚刚走了一黑车,后脚又来了大白车,这更是让县委大院的干部们心情很是复杂。

    成州市纪委两部招牌车,白色的金杯主要是实地调查问题,多以谈话而主,一般不会立即做出什么问责决定。

    不过很多时候白车走了,黑车就跟着赶来过了,所以成州纪委的这一黑一白辆车,在成州地区官场,也有个黑白无常的戏称。

    这黑白无常却是仕途之路上的“夺命鬼”!

    南柳乡冲突事件,经过一天时间的谈话调查,整个事件也算是明了了。这次来中平县委,凌正道就是特意来问责王殿军的。

    王殿军的办公室就是以前胡展程的办公室,不过凌正道走进这间曾经还算熟悉的办公室后,却感觉到一股陌生感。

    整个办公室大到办公桌、书柜,小到纸篓和盆栽,都完全换了,换的没有之前的任何痕迹。如果不是有书记秘书引带,凌正道还真有些怀疑自己进错了办公室。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别看县级领导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大多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到任一地后就会重新洗牌布局。

    即便是坚持前任的一些决策和方针,身在领导之下的人,也会明显地感觉到与以往的不同。

    所以对一些人来说,有时候换新领导不见得是坏事,以前没站好队不受待见,现在终于有了重新站队的机会了。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新领导到任会让一些人升职,也同样会让一些人降级。

    不过作为一方领导,手上自然是有自己的人,这其中包括秘书、司机等等,领导一旦调任就会带上这些“亲信”,除非是一些特殊情况。

    王殿军算是属于特殊情况了,因为他是第一次在地方任职,加之以前职位也不高,现在手里面也没有什么“亲信”。

    同样宁斌的情况也是差不多,不过之前他就是副厅级了,所以身边多少也有几个人。但是相比叶霜的班底,却是差得很远。

    叶霜那是真正从基层科级干部,一步步爬上来的,自然也是收拢了一些“亲信”之人,别的不说了,她原来的秘书林建政,就绝对是最可靠的左膀右臂。

    王殿军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所以一来中平县就努力去营造一种新格局,比如将县委书记办公室焕然一新。又比如积极响应领导的指示等等。

    可是王殿军和宁斌一样,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太急于求成,而且他的对手赵县长看起来也太弱了点,这也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

    官场上谁都不喜欢有一个强劲的对手,但是有一个强劲的对手,却远比有一个猪一样的对手要好上许多。

    对手很强大,你要与其博弈自然是步步为营,谨慎小心的。可是你的对手看上去不堪一击,甚至还有些蠢,一个搞不好你的智商,也会被拉到相同水平。

    这就好比和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反之你棋下的虽然臭,可是经常和国手大师下棋,怎么也能学来那么几招是一个道理。

    当然凡事无绝对,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愚蠢的对手带偏。不可否认的是,王殿军却真的有些被赵正义带偏了,以至于急于求成,在南柳乡问题上犯了严重的决策性问题。

    把责任推到南柳乡乡委书记钱磊身上,这是王殿军用来对付赵县长的法子。可惜的是,他忘了自己这次面对的不是赵正义,而是凌正道。

    “王书记,根据我们调查组的多方问话调查,你曾在会议上提出,要不惜一切代价确保南柳乡环保工作的落实,请问是不是这样。”

    凌正道也没有打算跟王殿军绕弯子,两人交谈了几句后,他便直入正题,这也正是他一贯的做事风格。

    对于王殿军来说,凌正道这句话可是直入要害的,而不是赵正义那样,为一件事磨磨唧唧,说大半天废话也说不出个眉目那样。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