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 坑爹货
    中平县并不大,更何况是县纪委书记在上班时,被成州市纪委的小黑车带走的这种大事,自然是瞬间成为了中平县的第一大新闻。

    李刚在中平县任职并不是太久,加上他平时也不喜欢那些应酬交际,在中平县和他有直接关连的人并不多,最多也就和县里的几位领导关系不错。

    另外李刚这人作人办事,都太过于吹毛求疵,他在中平县这几年,不仅是处理了一些问题干部,就连一些没有什么问题的干部,也是被他搞得有些精神衰弱了。

    所以当一些部门干部,得知李刚被带走调查后,也是很痛快地骂了一声“该”,可是骂完之后,一个个却也是不由自我反省,反省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小尾巴。

    最近一段时间,成州纪委的调查组一拨一拨来就不说了,还直接对李刚这样的正科级县领导进行调查,那绝对是在动真格的。

    凌正道在中平时,虽然与中平县官场的许多领导干部并没有太多交际,可是在中平县谁都知道,凌正道那绝对是个狠角色。

    别的就不说了,就看凌正道一来中平,李刚就进去了,就足矣说明了问题。

    然而谁也不知道,凌正道根本就搞不明白李刚为什么会被带走。他一早就向市委、纪委反映了李刚存在的问题,只是想暂停其工作等待问题的落实而已。

    显然市纪委很没不给面子地,当场把李刚带回市纪委的事情,对凌正道来说有些始料未及。带着种种疑惑,他给高志强打去了电话。

    “高书记,中平县纪委的李刚是什么情况?”

    “李刚涉及到了新北区尚品集团的项目问题,市建委卢主任今天反映了这个问题后,叶霜书记和宁市长,一致要求对李刚进行调查!”

    “冯……尚品集团那些不合格建筑原材料,是李刚搞出来的?”凌正道还是有些惊讶,李刚的手怎么可能伸的这么长。

    “具体还不太清楚,不过昨晚建委连合市公安局,已经将李刚的儿子李长龙抓捕归案,根据他的交代,他一直都在成州地区从事建材生意。特别是中平县经济适用房工程,所使用的就是他所提供的建材……”

    凌正道听明白了,这是李刚的那宝贝儿子在李长龙在作死坑爹,可以说不管李刚有没有参与其中,恐怕都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

    新北区茂庄尚品集团的项目,那是宁斌一手主抓的项目,当时出现施工质量问题时,宁斌那可是气的拍桌子的。

    同样成州地区的经济适用房项目,那也是宁斌负责的,为此还特意让凌正道配合卢新明去查的,那绝对是有错必纠,有错必查的。

    叶霜虽然有“黑寡妇”之称,不过真要对待问题,她的态度其实还是相对柔和的。可是宁斌却不同,谁要是在他身上做文章,那绝对不会有半分姑息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斌一上班就在常委会议上提出关于李刚的问题,要求要在第一时间彻查李刚。宁市长都拍桌子了,市常委成员自然是举手表决同意。

    也就是因为如此,李刚才会如此突然地被市纪委的小黑车带走。这件事真的很突然,突然的许多人都搞不清状况,还以为是凌正道的一鸣惊人之作。

    凌正道对李刚的宝贝儿子李长龙,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就那小子的得瑟劲儿,也不是能干什么好事的人。

    开车撞伤环卫工人对李长龙来说不算什么事,可是敢在宁市长负责的项目上动手脚,那可是惹了大麻烦,不仅是他爹救不了他,还顺带把爹坑进去了。

    如果说凌正道对这件事有什么感慨的话,那就是他没有想到,建委的卢新明办事效率竟会这么高,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张政在一旁,神色有些紧张地看着打电话的凌正道。李刚突然被纪委小黑车带走,也是着实吓了他一跳的。

    不过当凌正道挂断电话回过身来后,张政那紧张的神色,也随之被微笑所掩饰。“小凌怎么个情况,李刚犯什么事了?”

    “事情不算小,估计李刚这县纪委书记是保不住了。”凌正道并没有对张政详说什么。

    “这么严重?”张政瞪大了眼睛,不过想想也是,都上了市纪委小黑车,又怎么可能会相安无事。

    “行了,咱们还是继续说纪明的事吧。”凌正道摇头换了话题。

    凌正道今天一早就来县公安局,就是为了找张政近一步确认纪明那些混混的问题,毕竟这其中还是存在疑点的。

    “你说的这个,纪明这几年一直不在南柳乡的事,我还真是不清楚,当时他们只是交代,为了讹诈政府才煽动聚众,后来见出了人命都吓跑了。”

    “可是根据我了解的情况,纪明等人是在提前得知了县委和县环保局,对南柳乡的强制拆除工作后,提前返回了南柳乡。”

    凌正道并没有对张政隐瞒这些问题,出于各种原因,他并不想和这个大哥耍什么心机。

    “这事还真就不好说了,提前知道工作计划的人还挺多的。不过小凌你放心,我绝对是实事求是的,对纪明等人的审讯都有录像,这个你都可以查。”

    “大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不信别人我也不可能不信你,再说那天你也不是差点挨了铁锹吗?”

    凌正道不是不想进一步确认张政的话,可是这事根本就没有办法确认。如果张政真要有心袒护谁,一些工作恐怕早就做好了。

    至于警察办案的审讯录像,那就更是一个扯淡,那东西都是自个录给自个看的。如果真要搞什么违规审讯,傻子也不会保存这样的录像,沈慕然就经常这么干的……

    所以那些不靠谱的东西,凌正道也不想太多地去较真,一是毫无意义,二是显得和张政疏远了。

    “咱哥俩谁跟谁,这是连襟关系,差不多就是亲兄弟了。再说就算我袒护了谁,你也不见得追究我不是。”

    张政玩笑地说了一番,随后又做出一副认真之态,“小凌你放心,回头我再让人审审那些小子,肯定能给你把问题搞清楚。”

    问题能不能搞清楚也只有张政自己知道,凌正道明白多说无益,便顺着说头来了一句,“那就麻烦大哥了,我就不多做打扰了。”

    “怎么地,觉得我管不起你饭了?这都快晌午了,咱哥俩去坐坐喝两杯。”

    “还是改天吧,我现在要去县委找王殿军书记了,再出去找这位王书记,恐怕他的屁股就要着火了。”凌正道笑着说了一句。

    “那倒也是,李刚这都给整进去了,王书记那边肯定也急了。”

    张政摇头一笑,“要我说王殿军就是不会做人,在中平县屁股没坐稳,就想着要飞,这不挨摔才是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