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掩饰
    吴月双显然是一个成功的女性,最起码在物质上是很成功的。

    中平县的发展及不上成州,更及不上县级市长兴市,自然没有什么特别豪华的酒店,冯明哲的贵都大酒店,算是中平县最高级别的酒店了。

    吴月双母女所在的房间,虽然不是那种高规格的总统套房,整体看起来也是非常不错的,比县招待所的房间要强的多。

    相比钱小宝的活泼欢快,吴月双给凌正道感觉就是成熟优雅。无论是身上的长裙,还是脚上那双精致的高跟鞋,包括脖颈上项链以及脸上的妆容,都带着一种成熟女性的优雅。

    无疑优雅的成熟女性,是更容易让人对其产生好感的。比如赵丽然身上,就带着这种优雅的气质,不过赵丽然相比吴月双要更知性端庄。

    不过,对于一个已经过了四十岁的女人来说,吴月双活的还是非常精彩的。

    “凌局长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劳你跑一趟。”吴月双满怀歉意地对凌正道说了一句,然后便很是热情地让坐。

    “没有关系的,这是我份内的事,更何况我和钱书记还是朋友。”凌正道很自然地坐在了沙发上,钱小宝紧跟着坐在他的身边。

    “这我倒是听小宝说了,钱磊这个人性子直,一般人都不想和他做朋友,看的出凌局长是一个好干部。”

    吴月双很会说话,这一番话不仅是称赞了自己的前夫,还顺便夸奖了凌正道。

    “看来吴总对钱书记还是很了解的。”

    凌正道有些奇怪,之前无论是钱磊提及妻子,还是此刻吴月双提及丈夫,彼此之间似乎都没有什么怨言。

    夫妻关系是一种特殊的关系,在一起时那就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可是一旦分开,大多都是要变成仇人的。

    不能说老死不相往来吧,相互之间也是不想再提及彼此。如果彼此之间的关系还能保持融洽,那他们再婚的几率就会很高。

    不过钱磊和吴月双离婚十多年了,再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更何况吴月双早已有了新的家庭。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钱磊了,如果当初他肯多陪陪我和小宝,我也不会和他离婚的,他是一个好人。”吴月双说这些话时,眼睛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眷恋。

    “妈,你如果心疼爸,就给爸找个女朋友吧,总不能让爸一个人过日子吧。”钱小宝插了一句话。

    “胡说什么呢?我怎么给他找女朋友。”吴月双责怪地看了女儿一眼。

    夫妻离婚却彼此还能保持融洽,就连子女都没有因此有什么怨恨,在凌正道看来,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

    看的出吴月双是真的很关心钱磊,从凌正道坐下后,她就开始问关于钱磊的事情,那牵肠挂肚的模样,真的有些让人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和钱磊离婚。

    “吴总你放心,我一定会还钱书记一个清白的,只是这许多一点时间。即便是我不帮忙,南柳乡那么多百姓,也会站在钱书记这边的。”

    “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当年他如果不是做事太直,得罪了人,现在也不至于只是个小乡委书记。”

    这番话凌正道是很赞同,钱磊的确是个好干部,如此被埋没在南柳乡,实在是太可惜了。

    谈完了钱磊的事,凌正道便换了话题,“吴总,我听说你是因为中平县医院的事,才特意回成州的?”

    “对,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本来是想为家乡做点好事,结果却惹了一堆麻烦,不过我倒是不后悔,只能怪自己看错了人。”

    吴月双有些苦恼地摇着头,虽然她没有细说自己与中平县医院的问题,可是话语中却是将自己视作了一个受害者。

    凌正道一直都在留意吴月双说话时的神色变化,可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这个女人始终都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仿佛她真的就是受害者。

    沉思了片刻,凌正道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而在开口之前,他也随之变的严肃起来。

    “我也不想瞒吴总了,根据群众向成州市纪委的举报,你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利用关系,涉嫌向中平县医院出售不符合规定的药物、以及相关医疗器械……”

    “学长你搞错了吧,我妈妈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事情。”不等凌正道把话说完,钱小宝就连忙说了一句。

    “小宝,大人说话你不要乱插嘴。”

    吴月双责怪地说了女儿一句,紧接着又带着歉意对凌正道说:“凌局长对不起,小宝都让我给惯坏了。”

    “妈,那些人太过份了,竟然这样栽赃你!”钱小宝很是气愤地又说,“学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妈?还有这举报肯定是假的,我妈绝对不会干那种事情……”

    “小宝,这里没有你的事,回卧房休息去!”

    吴月双再次训斥了女儿一句,“凌局长这也是一番好意,你胡乱说什么,如果凌局长真的认为我有问题,怎么可能会对我说这件事。”

    钱小宝的心情,凌正道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儿女的心中,母亲都是伟大而善良的。刚才那番话,别说是钱小宝,恐怕换作任何一个人都是难以接受的。

    凌正道有些后悔用这招敲山震虎之策了,本来他是向借此看一下吴月双会有什么反应,可是被钱小宝这么一打岔,那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凌局长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只是小宝这孩子……”

    “没有关系,我也是觉得这举报不切实际,毕竟中平县医院的问题已经调查清楚了。”

    凌正道很是从容笑了笑,“不过也是出于再次证实的的目的,我还是想问吴总几个问题,希望你能理解。”

    “我能理解凌局长。”吴月双笑着点了点头,又对钱小宝说:“小宝你先去休息,我有事情要和凌局长说。”

    钱小宝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子,又赌气似的看了凌正道一眼,便跺脚向卧房走去了。

    吴月双的目光随女儿而去,凌正道的话让她已经有些慌乱了。

    这次在中平县出了事,她原本以为自己先一步入手,提前打点好关系,事情已经完美地翻地过去。可是凌正道的一番话,却让她有了新的危机感。

    吴月双很清楚,自己这些年所做的生意如果真被查出来,后半生恐怕都会在监狱中度过。

    中平县医院问题也许是个偶然,可是凌正道所说那个举报人,是不是已经说明,自己的那些所作所为已经被某些人掌握在了手中。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已经站在了钢丝之上,随时都可能坠落到深渊中?

    吴月双也算是个见多识广的女人,她借了看女儿走进卧房的这一点时间,迅速地重新调整好心态。当她再次回过头时,一如既往地优雅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