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推卸责任
    凌正道和邢米谈完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就准备去睡觉了,因为他心情很不好。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钱小宝却打来了电话,“学长,我想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凌正道有些不耐烦地问了一句,他现在没有心思去和小姑娘做无聊的事情。

    “就是我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不会有事吧?”

    “你爸,怎么钱书记没有回南柳乡吗?”凌正道听到这里,脸上也随之露出惊讶之色,他还真不知道,钱磊现在还被关在县纪委的小黑屋里。

    南柳乡冲突事件所存在的问题已经很明显了,成州市委市政府,也是明确指出中平县委书记王殿军,以及县纪委书记李刚的工作存在严重的失职。

    明知道自己已经错了,李刚竟然还扣留钱磊不放,这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宝你别着急,我现在就过去找纪委的李书记。”

    凌正道说着就站起来了身子,本来他是打算明天去找李刚和王殿军谈话的,可是现在他不想等到明天了。

    李刚其实比王殿军还要担心,南柳乡冲突事件的负责人是凌正道,而自己与凌正道又颇有恩怨,谁知道姓凌会不会公报私仇。

    所以在成州纪委调查组一到中平,李刚就想把钱磊给放了,毕竟扣留了钱磊,也算是造成南柳乡冲突事件的间接原因。

    甚至为此李刚也做好了接受批评处分的打算,他也考虑过了,这事最多也就是降级处分罢了,唯一的麻烦就是影响了日后的仕途之路。

    毕竟事情赶到了这里,李刚也觉得自己不得不去低这个头了。

    可是当他请示了王殿军后,却决定改变主意了。谁说钱磊不存在问题,如果不是他带头抵制,聚众鼓动南柳乡养殖户,又怎么可能会发生冲突事件?

    为此李刚便有了想法,那就是把责任都推到钱磊的身上,既然要这样做,钱磊自然是不能随便放的。

    另外颇有心机的王殿军,还特意告知李刚,暂时不要对钱磊提及南柳乡的冲突事件,就等着钱磊主动认识错误才好去推诿责任。

    不过王殿军和李刚想的还是太简单了点,钱磊向来有一说一,怎么做的就怎么说,不管你什么问题严重,不主动认识错误的后果如何等等。

    对钱磊的强度审问没有什么进展,李刚这心也静不下来,虽然夜色已深,可是李书记却是无心入眠。更何况他刚接到凌正道的电话,凌局长要上门来找自己谈话。

    凌正道早不来找自己,非要等到这三更半夜过来,李刚也搞不清这是怎么想的。不过人家是市纪委调查组的人,自己也只能去配合,等待不速之客上门。

    李刚并不住在县级干部待遇的独院将军楼,倒不是他级别不够,只是他来中平县并没有几年,那些独院将军楼早就住满了县级领导而已。

    李刚住在新县委家属院,说起来与徐建平的老县委家属院,相隔的并不是太远的。

    标准的三居室住宅,李书记的家看上去倒是很风雅的样子,装饰多以实木为主,显得也很是严肃庄重,但是很符合李刚的性格。

    凌正道对于李刚虽然没有什么好感,却也没有什么恶意,如果硬要找李书记一些问题,那就是这位领导比较护犊子罢了,当然这也算人之常情。

    不过今天,凌正道上门造访却没有以往的客气,脸色也是板的很紧,标准的一张纪检委脸。

    “凌局长对待工作果然认真负责,这么晚了还过来找我。”李刚看出来了,凌正道脸上写着“找事”这两个字。

    凌正道心情不太好,也懒得跟李刚客套,前脚刚坐下就说明来意,“我之所以这么晚过来,是想问一下李书记你还扣留着钱磊是怎么想的?”

    “哦,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而是根据实际情况,认为钱磊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的。”

    凌正道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李刚,等着这位李书记继续说下去。

    “南柳乡冲突事件,我的确存在一些考虑不周全的地方,但是这件事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凌局长你有没有仔细考虑过?”

    “李书记你不用问我,继续说就行。”凌正道始终都是一张严肃脸。

    凌正道的这态度,让李刚脸上露出几分不悦,他感觉这就好像是在让自己坦白问题似的。不过即便是如此,他还是要继续说下去。

    “钱磊之前一直都在阻挠环保工作,而且还组织群众进行对抗,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来看,南柳乡冲突事件在存在决策失职的同时,还和钱磊自身存在莫大的关系……”

    “李书记的意思是说,南柳乡群众聚众,都是钱磊在从中指使,也就是钱磊说什么,南柳乡群众就会去执行什么对吗?”凌正道突然打断了李刚的话。

    “这……”李刚愣了一下后,才模棱两可地又说:“应该是存在一定关连的,但是也不是完全绝对。”

    李刚可不傻,凌正道问的那话,明显是有后话等着呢,如果他给予肯定的答复,难免不会被其借题发挥。

    官场上说话就是如此,如果是有不确定因素在里面,要么是认同也不认同的含蓄话,要么就是套一些政策思想在里面。显然李刚在这方面,倒是做的很不错。

    “好了,李书记你继续说吧。”凌正道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追问。

    “钱磊身为南柳乡的乡委书记,不去考虑实际情况就武断行事,甚至还搞出那种聚众闹事的情况,这已经属于严重的违纪行为,所以南柳乡冲突事件,钱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么李书记,你觉得钱磊应该怎么去考虑实际情况,是不是要配合中平县委县政府,以及中平县环保局对南柳乡养殖场进行强制拆除,让当地养殖户血本无归对吗?”

    “凌局长,你这个观点我不赞同,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种,没有必要搞得这么偏激……”

    “原来李书记也觉得强制拆除养殖场,是偏激的做法了,那么身为中平县纪委书记,你为什么没有反映过这些问题,县纪检委有监督县政府和县委工作的权力吧?”

    李刚本来还想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责任缩小化,却不曾想凌正道那是见缝插针,不断往自己身上推责任。

    “这个我确实存在一定的工作疏忽。”李刚这会儿也只能顺着凌正道的话说了。

    “这不是一定的工作疏忽,而是你明知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调查钱磊,可能会造成一系列问题,却还一意孤行,心存侥幸,间接造成两人死亡,十几人不同程度的受伤。”

    李刚张了几次嘴,一时竟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凌正道了。

    “这件事我会及时上报成州市委市政府,就你的严重失职行为,暂做出停职处分!”

    凌正道已经明白李刚是何目的了,无非是为自保想拉钱磊做替罪羊而已。可是他不会给李书记这个机会的,先停你职看你怎么还怎么推卸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