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抛妻弃子
    李桂华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逆来顺受的生活,在程斌的指责和谩骂下,她抹着眼泪带着哭泣孩子,慌乱无措地离开了。

    “大姐,我看你还是在和孩子在县城住一晚,明天再回去吧。”凌正道劝慰了李桂华一番。

    “不了,他不想让我来县城,我还是回去的好。”李桂华不住地摇着头,这个女人是害怕程斌会和她离婚,所以她就想急着离开中平。

    “可是现在已经要黑天了,你要怎么回去?”

    看着渐渐被夜幕笼罩的县城,凌正道很不忍心让这个无助的女人,带着一个更无助的孩子,孤零零地行走在黑夜之中。

    “没事,领导你不用管我,我只求你能帮一下程斌,他也挺不容易的。”李桂华直到此刻,心里挂念的还是那个无情的丈夫。

    “这样吧,你既然要回去,那我就开车送你们回去。”

    凌正道叹了口气,此时已经没有前往邻县的客车了,李桂华一看就是过日子的女人,肯定也不会打车的。将近七十多里的路,难道还能让这可怜的母子走着回去?

    李桂华先是推辞一番,后来可能也是意识到,带着孩子又回家,自己受得了孩子却受不了,便接受了凌正道的这番好意。

    凌正道多少可以体会程斌的心情,那是一种长久压抑所产生的自卑感,那种感觉凌正道也曾有过。真的有时候即便是内心充满自信,却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对凌正道来说,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大学时光,作为一个连学费都凑不起的穷学生,那种可怕的贫穷,真的会让人消沉自卑。

    凌正道还记得当时自己在燕京的一家餐厅打工,面对那些客人的嘲讽鄙夷时,能做的也只有忍气吞声,因为你不忍就没有饭吃。

    那种被羞辱的滋味曾一度让他充满自卑感,他也曾质疑过命运的不公平。

    不同的是凌正道知道,自己应该去怎么做,虽然他也付出了很多努力,也同样没有得到收获,可是他一直都坚持,一直牢记着父亲与家乡父老的期望。

    大部分的人的道路并不是一马平川,其中也都是充满崎岖。所以自卑并没不是懦弱的代名词,只有走出那种消沉的自卑,就可以重新找回内心中的自信。

    人最需要的就是坚持与信念,哪怕命运屡屡把你击倒,只要你还肯站起来,路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凌正道无法接受的是程斌被妻儿的无视,或许这是自卑心在作怪,可是这只是你自己的原因,把内心的自卑抱怨在自己亲人身上,这就是一种自私的逃避。

    人其实可以没有骨气,但是不能没有人性,否则那就是畜牲!

    从中平县到程斌的家乡,这一段路并不好走,足近一个多小时,凌正道才来到那个偏僻的村落。和成州地区许多偏远村落一样,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程斌的家是一处很普通的四间砖瓦房,只是墙壁因为雨水的冲击,已经不知倒塌了多久,看上去显得很是破败。

    “程斌平时多久回来一次?”凌正道不禁问了一句。

    “以前倒是一年回来个两三次,可是去年过年都没有回来,家里墙倒了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拿点钱回来修一下,可是他说没有时间。”

    没有时间,程斌真的有那么忙吗?即便是他再忙,难道没有假期和周末吗?凌正道对此很不理解。

    程斌的父母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这些事他也从来没对别人说过,所以也不得而知。不过即便是父母过世,他也是匆匆而回匆匆而去。

    说起来来,这简直就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好干部,忙的连父母妻儿都没有时间照顾,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公务员的假期比许多人都要多的。

    李桂华很懦弱也很普通,却同样也很伟大,因为她就像一个男人似的守着这个家,程斌几乎从来不给她生活费,一切的经济来源除了那三亩薄田,就是打零工赚钱。

    来到程斌的家中后,凌正道才发现自己越来越不理解程斌的,环保局副局长工资虽然并不太高,但绝对可以让家中妻儿过的好一些,可是这个家仿佛仿佛已经被程斌遗忘了。

    “大姐,这点钱你先拿着,就当给孩子买吃的了。”凌正道摸了半天,才从身上凑出五百块钱递给了李桂华。

    “不用的,我也用不着钱,够吃够喝的。”李桂华连连摇头,显然这个女人除了自己的丈夫,并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施舍。

    凌正道也没继续相让,只是临走时悄悄把钱留了下来。

    虽然程斌官并不大,但是这在中平县也不算小了。李桂华这样的局长夫人,也应该生活的很舒适才对,可是程斌为什么要如此抛弃妻儿?

    返回中平县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有些疲倦的凌正道回到了中平县安排的招待所住处,便准备要去休息了。

    “凌局,这是我调查后查出的一些新问题,程斌在中平县还有一个情妇。”

    “什么?”

    接过邢米递给自己的资料,凌正道的脸上露出震怒之色,果然程斌抛妻弃子不仅仅是因为觉得妻儿让他没有面子,更多的是他已经有了一个更好的女人。

    程斌的情妇或者也算不上情妇,人家并不知道他有家室,只是想和他结婚过日子罢了。

    “两年前,程斌在中平县清苑小区首付分期购买了一套三居室的住宅,和现在的女朋友住在一起,根据我们了解,他们还准备今年结婚。”

    凌正道听着邢米的话,心里也是越发地愤怒,难道程斌对自己的妻儿真的冷漠到,这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吗?真不知道他在中平县安逸地生活时,到底有没有想过自己无助的妻儿。

    这一刻,凌正道对程斌仅存的一丝同情也荡然无存了。

    “他的经济有问题吗?”凌正道说着,就翻看起了程斌的调查资料。

    “这些倒是没有问题,除了还在分期的房子,他有十万元存款,这笔钱是省环保优秀工作者的奖金。”

    程斌早就说过,自己不怕凌正道查,他自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可是现在凌正道看来,程斌甚至远比那些贪污**,违法乱纪的人更可恨。

    “明天你继续对程斌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他可以不配合工作,不过我们手里也有充分的证据,直接给予处分结果移交检察部门吧。”

    凌正道之前还一直在考虑,是不是给程斌争取一下什么的,可是此刻他完全没有了这种想法,只希望世上能少一个人渣。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即便是一些恶贯满盈的人,也不见得将妻儿视作陌生人。

    程斌的所作所为,在凌正道看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至于那什么命运坎坷的理由,都不过是自私自利的借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