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 关于命运的故事
    “是什么人找大姐去拍电影,什么题材的电影?”凌正道出于某种关心,还是又问了一句。

    “是那个什么劳什子文化传播公司来的,我一时还想不起来了,题材倒是挺好,是什么主旋律军旅战争题材。”徐建平这会儿有些后悔没留冯听声的名片了。

    “文化传播公司,还是主旋律电影,这事听着倒不是挺靠谱的。”凌正道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文化传播公司,比什么影视公司听着要顺耳许多。

    “是什么地方的公司,跟周阿姨熟吗?”凌正道大约也是知道那种圈子比较乱,没有熟人帮衬很容易出事的。

    “好像就是咱们省……”徐建平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凌正道也没有听清徐建平说的什么,而是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女人领着一**岁的小男孩,哭哭啼啼地闯了进来,如受了莫大冤屈似的喊着“徐局长”。

    这是怎么个情况,凌正道有些懵,徐建平同样也有些懵。

    那女人穿的很是普通,相貌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旁边的孩子或许是因为母亲的啼哭,吓得有些发呆了。

    “徐局长,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呀!”女人拉着孩子,一头跪在徐建平床前,哭的那是一个悲痛欲绝。

    徐建平最见不得这个,连忙说:“快起来,有话好好说。”

    凌正道也是紧跟着劝慰,“这位大姐,有事你先说事,这么哭搞得我们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呀。”

    女人抹了一把眼泪,抽泣着抬起头:“徐局长,我是程斌的对象。”

    听到这里,凌正道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程斌这次摊上大事了,还撇下老婆孩子,这是没有办法来找老徐说情来的。

    不过凌正道还是有些奇怪,自己和程斌也认识好几年了,还真不知道程斌已经结婚,而且还有这么大一儿子了,这事可是一直都没听他提过。

    别说凌正道不知道,就是徐建平也如果不是听这女人说,也不知道程斌有妻儿了,他还以为程斌没结婚呢?

    倒不是徐建平不关心下属,而是程斌从来都没有对别人提及过关于自己的妻儿。

    程斌的妻子就是个普通女人,相貌也是有些丑了点,至于那个儿子智商发育也有点问题。总之就是程斌觉得妻子和儿子丢了他的脸,他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些罢了。

    “混账,自己老婆孩子都看不起,怎么这么一个畜牲玩意!”

    徐建平听张桂华说完原由,气的差点从床上坐起来。程斌的妻子叫张桂华,就是一普通的农村妇女。只是程斌很少回老家,更不允许妻子儿子去县城找他。

    可是程斌现在涉嫌杀人犯了大案,自然要通知他的家属的。在农村老家的张桂华,得知了这件事顿时就觉得天塌了下来,对于一个普通女人来说,丈夫就是家里的天。

    慌乱无措的张桂华带着孩子,就想来县城问问这到底是咋回事了,她只知道丈夫在环保局上班,便去找环保局的领导申冤,最后就跑医院来找到了徐建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建平听得糊涂,他躺在病床上,还真不知道昨晚南柳乡的冲突事件。

    “程斌在环保执法的过程中,驾驶铲车轧死了两个人,现在被依法逮捕了,现在市里安排我调查这件事。”

    “轧死人了,他……怎么想的呀!”徐建平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赶紧的把我扶起来,我要去问问这事。”

    虽然说徐建平这段时间很反感程斌,但是听说下属遇到了这种事,他却真的有些躺不住了。

    “您现在还不能动,你什么意思跟我说,我帮你办。”凌正道摇了摇头,他知道老徐其实心很善就是嘴上不饶人。

    “我什么意思?”徐建平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他是故意轧死人的吗?”

    “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他的确属于故意杀人。”凌正道知道当着张桂华的面说这些不妥,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徐建平无力地躺了下来,他本来还希望能帮一下程斌,可是现在他知道这种事根本没法帮,白白害死了人,这就是罪有应得!

    张桂华听得也是有些傻眼,而后便疯了般地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是有文化的人,怎么可能去杀人。”

    谁规定有文化的人就不会杀人了,人的善恶真的与文化这两个字没有任何的关系。

    程斌和凌正道应该是一个类型的人,同样是出身寒门,同样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当时乡村中让人骄傲的大学生。

    可是大学生真的没有那么值钱,往往很多时候你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换来的么可能只是一无所有而已。程斌就是如此,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他只能再次回到家乡。

    然而四年的大学生涯,已经让他不甘心于现状了。为什么别人就可以成功,自己却一事无成?这种内心深处的极度不公平,让程斌的内心变的很是敏感。

    毕业在家的他,不肯去干那些不体面的工作,总是觉得自己有才华,不应该被命运给埋没掉。每个人其实都会自命不凡,可是当你真正经历过后,你才会发现自己真的很平凡。

    考取公务员成了程斌唯一的希望,只是一连考了三次都没有成功。已经二十四五的他,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父母为他找了一个很普通的妻子,普通的让他觉得可怕。

    程斌曾幻想过拥有一个知性、端庄、美丽的妻子,而并不是这种粗陋、庸俗、平凡的婆娘!这种巨大的人生反差,刺痛了他内心深处的骄傲。

    最为让程斌无法接受的是,就连自己儿子也是智障儿,那段时间,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最灰暗的时光,他感觉自己被命运戏弄了。

    或许是连上天都忍不住要同情程斌了,有或许是努力终于有了收获,程斌在屡屡失败之后,终于成功考取了公务员,他被分配到与家乡相邻的中平县环保局。

    那一刻的程斌的确是充满抱负和理想的,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展翅高飞了。可是事实却再次深深地打击了他,中平县环保局那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部门,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出头之日。

    从失望到希望,再从希望到失望,人生就是这样不停地反转。在中平县环保局,程斌意识到这里的人都是有关系有门路的人,自己是最无关紧要的存在。

    为了能够在这个环境中立足,他收起了内心的报复与骄傲,成了中平县环保局最老实、勤奋的那个人。当然正是因为如此,当凌正道来到中平县环保局时,他也渐渐得到了重视。

    程斌可以说成功地欺骗了凌正道,也欺骗了当时县环保局的所有人,甚至包括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