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 将错就错
    什么事情最让人焦虑不安?那就是等待,这就好比考完试等成绩似的,看不到成绩心里总是踏实不下来是一个道理。

    中平县县委书记王殿军现在就很焦虑,南柳乡的冲突事件,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他都是有责任的。按照正常程序,市纪委调查组首先也会先找自己谈话。

    可是让王殿军没有想到是,调查组的负责人凌正道,竟然先去找了赵正义,这实在是不应该,毕竟这事和与世无争的赵县长毫无关系才对。

    凌正道找赵正义是什么意图?赵正义会不会趁机落井下石?一个个疑问在王殿军的脑海中徘徊着,越想却越是想不明白。

    “王书记,市委调查组的凌局长离开县政府后又去了县公安局。”秘书及时地向王殿军汇报调查组动向。

    “他去公安局干什么?”王殿军听到这里,就更加地不懂了。即便凌正道不急着找自己,也应该去找县纪委的李刚,毕竟这件事县纪委也有参与的。

    “这……我也不知道。”

    秘书满脸为难之色,领导都搞不清楚的事,自己就更不明白了。“对了,刚才纪委李书记打来电话,问是不是停止对南柳乡乡委书记钱磊的调查?”

    南柳乡冲突事件的根本问题,说起来还是和纪委带走钱磊有一些关系的。事情现在闹的有些不可收拾了,李刚那边也开始为自己着想了。

    王殿军沉吟了片刻,却摇头说:“你给李书记打个电话,钱磊的问题一定要查,而且要尽快查出问题,这个李书记会明白的。”

    在没有实质证据下调查钱磊,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妥,可是王殿军知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错就错,最好能让钱磊承认,是他有在组织当地百姓闹事。

    如此一来,责任就会分摊在了钱磊身上,那县委和纪委的责任就会少一些。

    即便是最后不能问责钱磊,这人也是不能轻易就放了的。因为如此一来,就成了自己主动包揽了责任,这种事王殿军是不会去干的。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可是王殿军这心里还是不踏实,谁知道凌正道始终不来找自己谈话,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凌正道所打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先确定那些小混混从中怂恿事态恶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件事肯定是有人在故意而为。

    张政同样也没有想到,凌正道会先跑来找自己谈话,心里也是有些没底。

    办公室里,张政也是和凌正道相对而坐,不过这张局长的办公室倒是中规中矩的,没有任何歪门邪道的东西,张政表现的,也远要比赵正义坦然。

    “没有别的事,我听说昨晚那个混混已经抓住了,他们交代问题了吗?”凌正道接过了张政递过的烟,态度也很是随意。

    “人都抓住了,问题也都交代清楚了。那几个小子就是游手好闲的货色,其中有两个是南柳乡的人,为的就是想趁机讹诈政府钱财罢了。”

    “就这么简单?”凌正道皱起了眉头,

    “可不就是,那些小子就图个钱,那些受伤的养殖户里面,有一个是那混混的老子,他们就想借此闹事讹钱。不过小凌你放心,怎么也让他们蹲个一年半载的。”

    张政的话说的倒是挺合情合理的,那些流氓小混混不就是喜欢这样搞事吗?可是凌正道总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见凌正道一副迟疑不决的模样,张政压低声音又问:“小凌,现在领导那边都是什么意思?”

    “能什么意思,就是逐级问责,严肃处理。”

    “那王殿军这次怎么样?”

    “现在还不好说,问题还没有调查清楚。”凌正道一直都在留意张政,可是他却没有从这位大哥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张政的表现很自然,而且关心的也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八卦地问东问西的,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心虚作态,这也让凌正道信了这位大哥所说的话。

    虽然并不太喜欢张政这个人,但是因为彼此间的关系,凌正道对其还是有一种下意识信任的。这是凌正道的一个缺点,总是喜欢把关系和感情放在首位,往往这样也会失去正确的判断。

    同时张政在这件事情也算是受害者了,凌正道也觉得他也不可能去隐瞒或者为谁开脱什么的。

    “既然是这样,那这事我就不过问了。”凌正道点了点头,却不由又想起了程斌,“程斌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傻了呗?要我说就是这小子太得意忘形,真以为有领导就能为所欲为,谁他娘的不知道,出了事领导先把自己撇干净。”

    张政的话说的虽然有些粗俗,但是凌正道却很认可这一点,程斌就是没有看清自己,最后才酿成了如此的大祸。

    “怎么地小凌,你想去看看他?”

    “算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处理,就不去看他了。”凌正道摇了摇头,他现在真的不想看到程斌,因为一看到这个人,他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凌正道把对县环保局、以及程斌的问题调查,交给了邢米等人去负责。对于重感情的凌正道来说,有些事情他真的是不想去面对的。

    离开县公安局,凌正道本来是想找邢米等人汇总一下情况,然后去找王殿军和李刚去谈话的。可是刚把从中平县某家汽修厂提回来车启动,他便又有了一个想法,调转车头,凌正道直奔中平县医院去了。

    南柳乡冲突事件受伤的群众,现在都住在县医院,凌正道想去了解一下情况。

    根据张政所说,有一位伤势比较严重的养殖户,就是那些混混其中一人的父亲。凌正道也随口问了几句,得知这位纪姓的养殖户,就和徐建平住在一个楼层,他便想过去看望一下。

    来到中平县医院,凌正道刚找车位停车,一辆卡宴却呼啸着从他的车旁掠过,抢先一步占了车位。

    “有病吧,开这么快。”

    凌正道不满地说了一声,只好调换车头重新找车位,当然也是不忘多看了那辆卡宴一眼,这种好车在中平县还是很稀罕的,果然车牌是省城的车牌。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凌正道看到了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冯听声,还有一个留了一脸大胡子的陌生男子。

    “这个王八蛋来县医院干什么?”

    凌正道有些疑惑地嘀咕了一句,一直以来他对冯听声都没有什么好感,特别是知道这公子哥对宁雪用下三滥手段后,更是对其痛恨至极。

    不过这会儿,凌正道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冯听声。要对付这公子哥也有的是办法,毕竟他的房地产项目还被自己捏着呢,让他好过才怪!

    当然,如果凌正道知道冯听声特意从临山跑到中平是所为何事时,保不准他就要当场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