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五章 信任
    纪大爷名叫纪铁柱,是一个乡村的不能在乡村的名字。然而名字这东西永远只是个代号,如果你一无是处,就是叫玉皇大帝,同样还是一无是处。

    纪铁柱和他的名字一样,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在安宁乡,特别是安宁乡老一辈人眼里,这却一个最值得去尊重的人。

    八十古稀的纪铁柱,二十多岁开始当村长,当了十多年的村长,又当了二十多年的乡长,这辈子几乎离开没有离开过南柳乡,所以在外人看来,他真的是普通至极。

    从当年的大饥荒到现在,纪铁柱在南柳乡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了。这位老乡长虽然并没有带领南柳乡父老乡亲发家致富,却也没有让任何一个家乡父老饿死。

    或许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很普通寻常的事情,因为外人根本不了解,以前的南柳乡到底有多贫瘠根本不了解,以前的南柳乡能吃饱饭是多么成功的事情。

    官场上并不缺标榜型的干部,同样也有很多默默无闻,却同样可以用“伟大”这个词汇来称呼的无名好干部,纪铁柱无疑是后者。

    虽然领导没有重视过他,虽然也没有人标榜过他,但是在南柳乡,他却是一个真正的好乡长,在以前他在南柳乡,比钱磊都要受爱戴。

    即便是已经退休了,这位老乡长依旧守在乡政府的大门口,看着自己为此奋斗了一声的南柳乡。

    纪铁柱心中有遗憾,这个遗憾就是自己穷极一生,也没有改变南柳乡的贫困现状,这让他始终难以心安。

    直到凌正道把绿色养殖带到南柳乡,又为南柳乡联系贷款,钱书记带领大家建了养殖场,纪铁柱才觉得自己有生之年,会看到一个富裕起来的南柳乡。

    正是因为如此,当纪铁柱得知南柳乡刚刚建起的养殖场要被强拆,市纪委要来查钱磊的问题时,他真的有拼了这把老骨头的打算,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个员的责任与期待。

    也正是这样,纪铁柱在认出凌正道后,才会表现出亲人般的热情,因为他很清楚,南柳乡能发展离不开这位年轻的凌乡长。

    “凌乡长就是我们的恩人,这一点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钱书记也说了,为了咱们乡里的事,人家凌乡长忙前忙后,给咱们找来了投资合作伙伴,争取早日解决污染问题,响应国家的政策!”

    纪老乡长颤巍巍地向前走了几步,“我虽然老了,可是我还没有糊涂,我相信凌乡长他是个好官,他说的话我信!”

    凌正道虽然并不了解这位老爷子的过去,可是这一番话说的他心里暖暖的,同时他也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感到深深的骄傲。

    “纪大爷,我谢谢你的理解。”凌正道重重地点了点头。

    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警笛声,这是张政打电话叫来的“援军”。看到渐渐逼近的车队,凌正道回头对张政说:“张局长,我看还是让人撤了吧。”

    张政有些迟疑,他刚想县委汇报了情况,这会儿不仅是县公安局全员出动。连县武警支队也来了,这时候把人撤了,是不是有些不好交代?

    凌正道看出张政的想法,脸上也随之露出怒色,“张局长,你是不是还想把事情闹大?”

    “不是,这事我说了不算,要不我再请示下领导……”

    看着张政装模作样地摸出手机,凌正道心就如压了石头一样难受。老百姓为什么不相信政府,那还不是因为政府出尔反尔一次次地伤了老百姓的心?

    张政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他连忙说:“是赵县长打来的电话。”

    赵正义?凌正道想到这位磨磨唧唧的县长,心里同样有些火大,如果这位赵县长能果断一点,南柳乡至于会闹出出人命的大事吗?

    “张政吗?这个南柳乡的问题还是要慎重处理的,你通知程斌他们,先把人给我撤回来。至于王书记那边,我回头会去打招呼的。”

    挂断了电话,赵正义看着面前的三枚铜钱,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亥时未刻,诸事大吉,这次应该是不会算错的。”

    中平县百姓的生死,掌握在一位神算县长手中,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

    南柳乡养殖场强拆事件,造成十五人不同程度受伤,另有两人由于伤势过重当场死亡,这两人正是被程斌用铲车轧死的两个人。

    不管程斌是出于何种原因,何种心态做出这件事情,无疑他已经触犯了法律,其结果被张政依法拘留,等待检察院立案,由法院做出最终判决。

    “大哥,那你个小混混抓住了吗?”凌正道最关心的,还是那些从中怂恿事端的小混混。

    “放心吧,跑不了他们的。其中有两个的确是南柳乡的人,我已经安排人去抓了。”

    张政对于那一群从中挑事的小混混,也是恨之入骨,这幸亏南柳乡的老乡长及时赶到,不然自己搞不好也要伤到了。

    “这事就麻烦大哥了。”凌正道说完,便向自己的车走去。

    “对了小凌,程斌那小子你不打算审审吗?”张政又问了一句。

    “这是你们中平县的事,我管不着。”凌正道有些低沉地说,程斌的事情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他始终不明白,程斌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凌正道不知道该去如何面对程斌,同时也不想再去见程斌,此刻他内心深处只有说不出的疲倦。

    看着凌正道开车离去,张政回头又对手下人说:“给我把程斌带回去,先好好修理一番再说,特么的坑死老子了!”

    “张局你放心,那小子落咱们手里肯定是没好的。”

    “这个孙子自己犯二非要把老子也搭上,看我不整死他!”又愤愤地骂了一句,张政便钻进了那辆猎豹警车里,这时候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张局,带头闹事的那几个小子都抓住了,是直接带回市局吗?”

    “废话!把人带到局里,老子要亲自审审他们,倒是要看看是那个王八蛋指使的。”

    之前那般带头怂恿事端的小混混,见事情闹起来后就跑了。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凌正道和张政给盯上了。

    说起来,张政这局长还是有些水平的,从南柳乡村民口中了解了一些情况,立刻就锁定了几处这些人可能要去的地方。

    果然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县公安局的刑警队就在南柳乡街道的某处房屋中,将正聚在一起喝酒打牌的混混们一网打尽了。

    南柳乡出了人命,这对于张政来说。无疑是给自己扶正的道路上涂了一层阴影,程斌虽然可恨,可是这些带头挑事的人更可恨!

    就在张政想着如何整治那些小混混事,业务繁忙的张局长,手机竟又一次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的署名,张政不由骂了一句,“事情不会是这小子挑起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