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 纪大爷
    就在凌正道好奇,南柳乡乡委政府的门神大爷,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时,那位大爷却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你们想造反是是咋地?”

    已经八十多岁的传达室老大爷,别看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了,可是这嗓门却是中气十足,一点儿也不比年轻差。

    “造反又咋地,他们政府的人不让人活,俺们也不让他们活了,反正就贱命一条谁怕谁?”

    几个年轻的村民,虽然没有继续冲上来,可是却也没打算放过眼前这些当官的。

    凌正道看到这里,心里也是暗暗叹息,果然没有钱磊在,这阵势没人能够压的住。

    这正想着,就见几个上年纪的村民走了出来,对几个后生怒斥:“你们怎么跟老乡长说话的,还没大没小是不?”

    老乡长是什么意思?凌正道听的有些糊涂,不过这么一说,那些年轻村民倒也是老实了许多。不由地,凌正道再次看向那传达室大爷。

    对于这位大爷,凌正道也一直好心虚的,毕竟这岁数摆在那里就是惹不起的主,他也只知道这位姓纪,钱磊也喊其一声纪大爷。

    “钱书记不在你们就炸刺是不,我还告诉你们了,我老头子还活着呢?我看看你们谁敢闹事,要闹就找我来闹!”

    纪大爷如凌正道影响中的那样,别看岁数大,可是说起来话来,却比年轻人还要霸道几分。

    “老乡长,这次真不能怪我们闹事,是这些人先动手打人的,刚才有个人还开铲车轧了两个人,人都让铲车给轧死了……”

    凌正道听得这里,心也不由“咯噔”了一下,程斌这简直就是作死,竟然真把人给轧死了?难怪人家南柳乡村民要玩命,这事换谁不玩命?

    之前场面太过混乱,谁也没有看清具体情况,这会儿一听真出了人命,张政和孙金城也是忍不住在心里大骂程斌作死,这是摆明了故意杀人啊!

    那位纪大爷一听这个,估计也是火了,伸手一指就说:“是谁开车轧的人,给我站出来!”

    程斌这会儿早就被吓傻了,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祸,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老头子今天就站在这里,今天不把杀人的人交出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纪大爷高声怒吼着,这幸亏是年轻几岁,不然肯定是要亲自动手了。乡下老百姓老实归老实,但也不是任人欺凌的!

    张政看到这里,便用手指捅了捅凌正道,那意思是想把程斌给交出去。

    程斌虽然是罪有应得,可是凌正道还是不想把人交出去,这万一程斌被人活活打死了,性质就变得更恶劣了,而且对南柳乡没有半分的好处。

    “大哥你等我一下,我跟他们去说说。”凌正道对张政说了一句,便想要去会会那位让他也有些怕的纪大爷。

    “小凌你疯了,这些人可都红了眼,万一给你来一下,芳芳还不把我给撕了?”

    “没事,我和南柳乡的人还算熟。”

    凌正道强作轻松地说了一句,心里也是有些担心,毕竟人要真的急了眼,有时候可是连六亲都不认的,他也就是来过南柳乡几次,这也还没那么亲。

    可是这时候,凌正道知道如果自己不出头,这事真的很难压下来。不管是为了什么,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站出来说话了。

    “纪大爷你好,你还认识我不?”凌正道从人堆里走出来,就想先和那位纪大爷套一下近乎。

    老爷子揉了揉眼睛,瞅了凌正道半天也没有说话,估计是上了岁数眼神不好,没有认出凌正道。

    纪大爷没认出凌正道,钱小宝却认出了来,小丫头很是兴奋地说了一声,“学长,你也来了。”

    凌正道点了点头,刚要准备向前走几步,跑老爷子看清自己模样,就听旁边有人怒吼了一声,“就是他,就是他开铲车轧的人!”

    这一句话说的凌正道都想骂人了,人命关天的事可不能这么冤枉人,这给自己来一铁锹一锄头的,那死的可叫一个冤了。

    “都别吵吵,谁也不能动手!”幸好纪大爷及时发话,不然旁边的铁锹可就要招呼过来了。

    凌正道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这会儿他就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似的,若不是老爷子说话好使,这话说的也及时,自己这会儿估计已经趴在地上了。

    “凌乡长咋是你?”纪大爷向前走了两步,总算是认出了凌正道。

    几乎是同时,钱小宝也跑到了凌正道面前,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学长,高声说:“凌局长是我爸爸的朋友,他是来帮大家的,绝对不会害大家的。”

    “对,乡亲们你们可要看好,是凌局长把人从铲车上拉下来的,开车撞人的不是他。”

    张政躲在身后也紧跟着说了一句,这要把凌正道冤死,对他来说也是个麻烦。

    好在周围还有很多看清楚情况的人,也是随之摇头,确定开铲车撞人的不是凌正道。毕竟大多数人的眼睛,还是很好使的……

    “对不起纪大爷,是我没有处理好状况,今晚发生的事,我也是很抱歉的。”

    凌正道看着那位纪大爷,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努力想避免流血事件,可是流血事件还是发生了。

    “嗯,凌乡长你是南柳乡的亲人,我不怪你,但是这和杀人绝对不能放过,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在南柳乡公然杀人!”

    “纪大爷,你既然把我当亲人,那您肯听我这亲人说一句话吗?”凌正道还是希望能够说服老爷子的。

    “你说吧,只要你不把凶手带走,说什么都成!”

    凌正道有些无语,自己的要求就是把程斌带走依法处理,可是这老爷子的态度,看起来似乎并不是特别好说话。

    “我说的事就是把人带回去,依法处理,绝不姑息!”

    “骗谁呢?谁不知道你们当官的向着当官的,让你们走了,你们还会承认。”

    目前官与民最大的矛盾,就是官员在老百姓眼里就等于失信,这种失信就是某些官员只为自己仕途,不顾百姓死活造成的。

    “我在这里给大家做出保证,这件事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公平的交代,如果你们觉得我办不到,那就把留在这里,到时候我去偿这个命总可以了吧!”

    “说的比唱的好听,南柳乡每人信你这套!今天我们豁出去了,反正也被你们逼得没有活路了,先拍死你们这样王八蛋再说。”

    群众的思想工作是最难做的,凌正道对此是深有体会,更何况民愤早就被激起来了,思想工作这种东西也显得越发无力了。

    “你们闹够了没有,政府有人对不起你们,可是你们也不能恩将仇报,你们的养殖场就是人家凌乡长给办起来的!”

    就在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的时候,纪大爷再次挺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