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可怕的执法
    张政和孙金城这都是官场的老油条,自找麻烦的事儿他们自然不会去做的。更何况这两年成州地区也一直都查这个查那个的,就算是傻子也不会去撞枪口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偏偏就不缺“傻子”,程斌见两个协助单位都退到了后面,很是不悦地走了过来。

    “张局现在那些刁民要暴力抗法,你们总不能就这么在旁边看戏吧?”

    程斌最不满的就是张政的态度,那些养殖户都要动手了,可是县公安局的警察却都缩在后来,这能起到什么协同执法的作用。

    “程局长,你可别冤枉我。我们警察就是在有人涉嫌暴力抗法时,才可以及时出面制止或者抓捕闹事的人,可是现在这不是还没动手吗?”

    “要真是到了动手的份上,那可就不好控制了,我觉得应该防患于未然。”

    “防患于未然,如果有人只是想要偷东西却还没有偷,你说我能抓人家吗?程局长,你这想的也太简单了。”张政不紧不慢地说着,出于种种原因,他也是打心底瞧不上程斌。

    程斌虽然也是副科级局长,可是对于官场上的道道,他还真是不行。原因就是他这两年太顺了,顺的让他自己都高估了自己。

    张政一嘴的歪理,程斌也说不过他,便又对旁边的孙金城说:“孙队你让你那铲车上呀,直接开过去给推平就是!”

    “程局你难为我呢,这都围满了人铲车过去,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从人身上轧过去?我可不敢干这种事。”

    程斌见张政和孙金城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心里的火气也随之上来了。“张局、孙队你们这样互相推诿,未免也太不负责了吧?这是王书记指示的公事又不是私事,我们应该协同合作才对!”

    张政和孙金城对望了一眼,彼此都抽了抽嘴角,显然都在骂程斌傻叉。

    “程局你还别说这话,说白了我和张局就是为你这事来的,你咔咔的完成了工作任务,领导表扬的也是你,我们真的一点光都沾不到。”

    孙金城看不惯程斌这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作派,不冷不热地来了这么一句。这话说的倒是没错,这次县公安局和执法局,干的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如此不给面子的话,也让程斌脸上有些无光,心里的火气也更冲了几分。“孙队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只好给王书记打电话了。”

    官场看似格局很大,其实内容和学生上学的班级也没有什么区别。同学们最讨厌的是什么,就是某个人有事没事就去老师那打小报告。

    程斌现在就是那个喜欢打小报告的同学,一言不合就找领导反映问题,这对于孙金城来说,也是要多厌恶就有多厌恶。

    “去吧,你爱给谁打就给谁打。”孙金城虽然不希望程斌告自己的状,但这个面子也是很重要的,岂能说认怂就认怂,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在中平县混?

    看到程斌摸出了手机,一直在看戏的张政上前一步拦住了他,“程局长你这没必要了,都是为了公事何必把关系搞得那么僵。”

    “正因为是公事,才要公事公办,如果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也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去求人。”程斌的语气听起来,可没有半分低三下四的意思。

    孙金城气不过刚想说话,却又被张政拦下了,“行了老孙,大家都让一步。”

    张政之所以要当这和事佬,主要还是怕程斌这二杆子在王书记那里连自己也给告了,张局现在一心盼着扶正,行事比以往也更加小心。

    按说这事张政是应该首当其冲的,不过看到这情况,想到凌正道电话里说的事,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强出这个头的好。

    程斌一副要找领导告状的模样,也是让张政有些左右为难。

    “这样吧程局,你带人你的人先上,我给你压阵。那些刁民要是敢动手,我就抓他们,然后老孙这边的铲车就跟上。”

    张政也是个大忽悠,话说的虽然头头是道,可是意思却还是要程斌先上,自己不做出头鸟。

    程斌如果动动脑子,就知道张政这话说跟没说,根本就没有区别的。不过现在他却是急于表现,点头便说:“那好,不过张局你要把警棍借给我,我的人不能空着手上。”

    “那没问题,我这还带了防爆盾,你都拿去!”张政表现的那是一个大方。

    程斌听到这里,便对栗强说:“抄家伙,给我打!”

    这一番话把张政和孙金城都吓了一跳,这程斌是不是有病,直接就要动手这不出事才怪。

    “我说程局,能不动手还是尽量不动手的好。”张政连忙说了一句,别的他不怕,就怕到时候自己这公安局副局,也压不住场子了。

    “张局你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好了!”程斌说着,便拎起着一根警棍,对环保监察大队的人吼了一嗓子,“都给我上,谁敢阻拦就给我打谁!”

    “张局,这事看着不成呀。”孙金城这执法局队长,与老百姓斗智斗勇多年,一看这情况心里也是没底了。

    “这小子还真是个二货。”张政扔到手中的烟,连忙吩咐旁边的警察,“给我压好阵,别他娘的整出人命了。”

    就如凌正道所说的那样,程斌已经疯了,为了升职为了政绩,已经彻头彻底地疯了!

    “最后一次警告,都给我让开!”程斌拎着警棍,对着面前的养殖户高声怒喝,在车辆的灯光照射下,他的脸显得格外狰狞。

    “想让俺们让开,除非你打死俺们!”南柳乡的养殖户依旧在捍卫自己的养殖场。

    “上!”程斌大喊一声,首当其冲,直奔距离自己最近的养殖户。

    几乎同时,十多支高亮手电照向了距离在一起的养殖户脸上,刺目的光线让一众养殖户都不由闭了下眼睛。趁着这个机会,程斌手中的警棍也重重地砸在了那养殖户的头上。

    见程局长得手了,栗强等人更是毫不客气,手中的警棍也是乱打乱砸,一个照面就把半数的养殖户打翻在了地上。

    倒不是说环保局监察大队的战斗力有多高,一是存在很大偷袭成分,二是人数占优,三是这一众养殖户,多半都是五十多岁的中老年人。

    南柳乡这种贫困乡是让人看不到出路的,所以大多数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在乡村的年轻人真的少之又少,这种情况在大多数乡村都很常见,乡村正在逐渐老龄化。

    “程局,快住手,差不多就行了。”张政一把拦住了程斌,真的很难想象平时走路都慢吞吞的张局长,这会儿反应竟这么快。

    这时候不快能行吗?程斌那二货拿警棍可劲砸人脑袋,他不怕闹出人命,可是张政是真的有些怕了。

    “拆,给我拆!”看着那些已经开始后退的养殖户,程斌也变得越发地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