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一群孙子
    凌正道本来是想回新北区办公室写材料的,他想要尽快把相关问题上报,希望领导能够重视环保工作中的一些盲目问题。

    随便整了点吃的,凌正道就打算今晚在办公室过夜了,晚上九点的时候,却接到了钱小宝的电话。“学长不好了,县纪委和县公安局的人,把我爸给带走了。”

    “什么!这怎么回事?”凌正道不由起身,中平县纪委和县公安局把钱磊给抓了,这搞不好可是是要出大乱子的。

    “我也不清楚,就是在刚才来了好多少,就把我爸爸带走了。是我爸让我给你打电话的,说要你来南柳乡,怕是出什么问题”

    这肯定是要出问题的,中平县环保局以及政府县委那边,一直都想强行拆除存在环境污染问题的南柳乡养殖场,已经让当地养殖户的很情绪不稳定了。

    要不是因为有钱磊这位乡委书记在,搞不好南柳乡的养殖户们就要闹事了。如今钱磊再次被纪委带走,南柳乡养殖户就处于失控状态了。

    如果这个时候,程斌那边还组织强拆什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南柳乡养殖户会暴力抗法。老百姓平时不惹事,可是被断了活路绝对不会继续沉默的。

    上次的情况已经足矣说明这一点,栗强那些人如果不是让了一步,钱磊不是及时赶到的话,恐怕那铁锹锄头就拍了上去。

    如果真因此出了人命,南柳乡的那些养殖户就从受害者变成犯罪份子了,这不是凌正道想看到的事情。

    “小宝你别慌,我马上就过去。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扔掉手里的笔,凌正道便冲出了办公室。

    问题很严峻,可是这件事现在找谁都不好使,毕竟事情还没有发生,也没有人觉得带走一个钱磊,就有可能会让南柳乡打乱。

    也顾不上什么限速不限速了,凌正道开着市纪委的公车,呼啸着冲出了成州市,这一路上的违章肯定是不少的。

    凌正道很清楚自己必须要争分夺秒,中平县纪委在晚上将钱磊带走,很有可能今天晚上,中平县环保局就要强拆掉南柳乡的几处养殖场。

    这种事情太常见了,政府部门在遇到一些拆除问题时,经常会选择在夜晚行动,给你来个速战速决,先给你夷为平地再说剩下的事情。

    这种有些野蛮的先斩后奏有时候也是很有奇效的,可是凌正道很清楚,南柳乡的养殖户如今是日夜守在养殖场的。

    这是因为钱磊怕出现野蛮强拆,特意通知大家值班守夜的。一旦有问题,钱书记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感到现场处理。

    钱磊没有想到,中平县纪委这次先给他来了一个突然袭击。意识到可能出现的严重问题,钱磊特意让女儿给凌正道打了电话。

    在中平县一些领导眼里,南柳乡的环保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其原因就都在钱磊身上,认为只要抓了这个乡委书记,那就没有了阻挠。却没有深入考虑,南柳乡没有钱磊坐镇,其中后果到底会怎样?

    “蠢货,真特么的是一群蠢货!”一想到中平县某些领导的这种决策,凌正道就气起骂起了人。

    可是骂归骂,凌正道心里还是很没底,从成州到中平县南柳乡,最快也要一个小时时间,这一个小时来不来得及,还是一个问题。

    想到这里,凌正道便直接给张政打去了电话,如果真是强拆的话,张政这个公安局副局长,肯定是要去现场维护秩序的。

    张政很快就接通了凌正道的电话,“小凌,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大哥你人在什么地方?”凌正道跟着问了一句。

    “我在县局呢。”坐在车上的张政,示意司机把警笛关掉,“说吧,是什么事。”

    “大哥,咱们都不是外人,你就别给我整虚的了,老实说你现在是不是在去南柳乡的路上?”

    “呵呵”张政尴尬地笑了起来,他的确是在前往南柳乡的路上,县委王书记已经下令了,要求今晚协同县环保局工作,对南柳乡养殖场进行强制拆除。

    事情虽然已经被凌正道猜到了,可是张政笑罢之后,却还是来了一句:“我闲着没事去什么南柳乡,我这会儿在县城呢。”

    “这事你可别骗我,搞不好可是要出大麻烦的,你的人是不是刚把钱磊给抓了?”凌正道有些恼火了,都这时候了,张政竟然还跟自己玩虚的。

    “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呀,钱磊的事儿,我不太清楚呀,要不然我给你问问。”

    张政不想对凌正道道出真相,主要还是怕给自己惹了麻烦,王书记都说了要低调行事,凌正道是市纪委的人,万一因为这事找麻烦,自己在王书记手底下以后还怎么混?

    不过凌正道实在是太了解张政为人了,从张政中话语中,他差不多可以确定,这位大哥可能已经快到南柳乡了。

    “南柳乡那些养殖户的情绪现在很激动,如果没有钱磊在,他们搞不好就会闹事的,一个搞不好就可能出人命。所以大哥如果你要去南柳乡,一定要谨慎点。”

    张政最怕的就是自己摊上事,凌正道这一番可能出人命的话,也是着实吓了他一跳。万一这事是真的,自己这个副局长,肯定会惹上麻烦的。

    “放心吧小凌,我没去南柳乡,人就在中平呢。好了,我这挺忙的,有事咱们回头再说吧。”张政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孙子”凌正道忍不住骂了一句,却又觉得骂得有些不妥,便无奈地摇了摇头。

    张政听了自己的话,会不会意识到其中的利害,凌正道也没有把握,毕竟这位大哥做事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挂断了张政的电话,凌正道随即又给赵正义打去了电话。现在真正能救南柳乡养殖户的人,也只要这位赵县长了。

    只是能不能说服向来磨磨唧唧的赵县长,凌正道心里同样没底。

    “有种事?不会吧,凌局长你不用担心,我都不知道这事,肯定就是没有的事。”赵正义的态度竟和张政出奇的一致,也是一问三不知。

    虽然夜间强拆是县委的决定,可是赵正义岂有不知之理,他不过是想置身事外罢了。

    至于会不会出事,他才不会管这样的。相反赵正义还盼着能出点事呢,到时候王殿军被问责,自己岂不是轻而易举解决了这个政敌?

    “孙子,一群孙子!”凌正道破口大骂,要赵正义、张政这种只顾自己前程,不顾老百姓死活的领导干部有个屁用?一群吃人饭不办人事的东西!

    已经到了中平县境,可是凌正道的心却是越绷越紧,他不想看到,当自己赶到南柳乡时看到的是一幕幕流血事件。

    再次摸出手机,凌正道找到了吴小莉的电话,此刻他只能指望这位县长夫人了。